Pinned post

写个置顶。

日常习惯使用以下词汇的用户(包括但不限于“婚驴”、“蝈蝻”、“偷国”、“丑国”等),为避免日后彼此冒犯,请不要关注我。

我认同性别之间的不平等现象,也认同国家地区之间存在矛盾,但我不认同用贬低性词汇称呼他人。就算是再讨厌的群体,也请正确称呼对方,而不是使用侮辱性标签将其简单定义。如果不能在彼此尊重的前提下进行交流,那就没有对话的必要。

可能怒斥一些现象是能带来激烈的回响,但如果只有简单粗暴的表达,非黑即白的论断,那我认为这种情绪的宣泄并无意义。

最后引用张文宏医生的话,共勉。

“互联网时代是一个表述失真的时代,可以迅速产生一个网红,也可以夸大任何一个现象。建议您一定要特别留心那些与你自己的想法高度一致的表述;一定要特别警惕任何简单粗暴的表述;一定要学会正确地评估论据和推理模式。”

我真讨厌当下所谓的“新媒体写作”带来的坏风气,怎么,是不加粗不标记读者就不认得字了吗。这种大堆的冗余格式才是真正影响我阅读的部分。我真的不需要作者来帮我划重点!

5月18号19:15,B站“江苏省演艺集团昆剧院”的账号会直播桃花扇,这次的演出阵容是钱振荣龚隐雷,很值得期待。

桃花扇开头的这段余韵·哀江南我真是百听不厌。

bilibili.com/video/BV1tp4y1Y75

野火频烧,护墓长楸多半焦。山羊群跑,守陵阿监几时逃?鸽翎蝠粪满堂抛,枯枝败叶当阶罩。谁祭扫,牧儿打碎龙碑帽。

横白玉八根柱倒,堕红泥半堵墙高,碎琉璃瓦片多,烂翡翠窗棂少,舞月墀燕雀常朝,直入宫门一路蒿,住几个乞儿饿殍。

问秦淮旧日窗寮,破纸迎风,坏槛当潮,目断魂消。当年粉黛,何处笙箫?罢灯船端阳不闹,收酒旗重九无聊。白鸟飘飘,绿水滔滔,嫩黄花有些蝶飞,新红叶无个人瞧。

Show thread

努力习惯在屏幕上写字的感觉。不过找到了新的解压方式。过去情绪不太好的时候我喜欢默写诗词,现在可以不用浪费纸张,在屏幕上写多少都行。

Show thread

Chrome OS中文输入可选择的也太少了。通常在实体键盘上我用双拼,触摸屏时用笔划,可这俩在Chromebook 里都不支持!打中文快别扭死了。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