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有很多敏感词就是被惯出来的。抛开当局的确害怕的词(比如自由、学潮),有多少敏感词敏感得让人完全摸不着头脑。词库不是一夜膨胀的,光指责公权力就太轻率了。

在前段时间的“中文死了”的讨论里有很多友邻指认了大象,在为什么年轻人爱用字母缩写时有人提到了这一点。但我始终觉得这个理由太不典型,yyds之类的网语可以说跟回避审查没半毛钱关系。拿我自己来说,我最讨厌的规避审核的方式就是字母缩写。一是拼音缩写人为会造成理解障碍,几个字母组合所能代表的词语少说也有几十个,我觉得它含义的宽泛性使语言本身无意义。二是这样的缩写既没有语言的美感,也没所谓“黑话”、“行话”的专业效用。我觉得比喻、借代、双关、反语,甚至谐音、空格、分隔符都比缩写好。

三也是最重要的,zf、sfb、gwy这样的缩写最直观地羞辱了我。政府、司法部、公务员,没有一个正常的社会会因为有人提到某个跟政治沾点边的名称就觉得突兀吧。这些出现在方块字里的外文缩写最直观地暴露了我们在害怕什么,以及我们在这个时代遭受了什么禁锢。

少沾政治是中国人的生存法则,享受不到权力的人只想离政治远远的,遇到有反骨的人是又害怕又嫉妒,生怕他们得到什么好处。越少的人关心政治,越多的人讳莫如深,政治领域的长时间沉默无声只会让正常的词语更刺耳。简直是刚打瞌睡就有人递枕头,公权力进入网络空间翻云覆雨怎么会没普通人助力呢。

是,权力最傲慢最不讲理,它只是用最低的成本禁止你说话。把敏感词编纂成库,它就能从第一步开始让你自说自话。可是对于日常高频词汇的审查,精准识别的难度和各种成本要高得多。习近平的姓也是敏感字,但他们能禁止使用“学习”“习惯”“习俗”“凉风习习”吗。他们能抹掉“换届”、“国葬”、甚至“可惜不是你”,可是他们能抹掉天安门广场、翡翠…这些真实存在而且无法用任何其他词语代替的东西吗?他们能堂堂正正地告诉所有正在使用和正在学习中文的人,告诉他们出于避讳需要次等公民不能再使用这些词语了吗?

了解审查系统之后你不能说:哦,因为这是敏感词,所以以后在不敏感的语境下我也要避免使用这个词。敏感时不用那是自我保护,本不敏感还规避敏感词又算什么。把对词语的使用权拱手相让,就不仅是助纣为虐毁灭旧话,还是让那些在敏感语境下使用敏感词的人更高几率地被暴露了。中文互联网审查的触发机制就是这样被一步步放低的。
(超字数了 接评论)

每天一上网,劳东燕清空微博,正常说话的人都在消失,仿真锦衣卫会用电子血滴子到处封口吗?网友四处求李易峰打碟,偌大的互联网存不下人的隐私,也没有成年人可以正常地看看黄。热搜里杨颖抽烟,括号后面是爆,抽个烟,图片还必须写抽烟有害身体健康,上一次刘恋抽烟上热搜还给烟打码,而Angelababy明明白白确确实实是只能叫被称呼为杨颖了。台风梅花来了,网友开玩笑说放不了假可以不用做核酸,啊哈哈,想多了,只是从晚上改成了早上。看个脱口秀大会,李诞股票也套牢啦,哈哈真搞笑,不像你,压根就买不起股票,公司因为疫情发不出工资早就把你劝退啦!世卫组织都说疫情要结束了,新闻告诉你动态清零正式成为基本国策。谁在流泪,谁在抑郁,谁在破产,谁在呼救,谁睡在立交桥下,谁在为其他疾病求助无门,谁的A市核酸结果得不到B市的承认走哪都得重新做。一个人罢了,倒得多少个核酸来配ta,一个生活罢了,倒得要多少苦难去配它。而这,不过是普普通通平平无奇的一天随随意意睁开眼罢了,每天都有数不清的荒唐新闻,荒唐多了,也就常态化了,悲伤的动态被清零,也就没有了悲伤。鱿鱼游戏拿奖了算什么,涉及穷苦现实的隐入尘烟被强制下映了啊。韩国人中秋节放7天算什么,东兴封九个月风光大假啊。文娱干不过南韩怕什么,政治我们可以刚北韩啊。已经是美丽新朝鲜了,还有人不知道吗,以后不要光晓得南韩北韩了,还有中韩,你能做到吗,你听明白了吗。

晚清中国人为何要学习西方?历史上中原被“夷狄”打败,乃至被彻底亡国也不只一次,何以那时不认为挨打就是落后,而抛弃传统去“胡化”,反而常常是打胜仗的夷狄走向“汉化”?晚清所谓被打败,其实主要是丢失一些藩属和边地,比起西晋、北宋的怀愍徽钦之祸、南宋、南明之覆巢毁卵、军事上彻底败亡皆不可同日而语,晋人、宋人、明人没有因此抛弃道统而学习夷狄,何以晚清“那么点”失败人们就会因此自认落后,要去学习对方?

臭名昭著的的奥斯维辛集中营门口有句德语口号“工作带来自由”,如今天朝终于打出了“核酸通向自由”的标语相呼应了,真好!PCR TEST MACHT FREI!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