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一打开脉脉,满眼都是「东哥赢了」「果然是仙人跳,我就说吧」等等恶臭言论。不管做什么职业年包多少都是一样的恶心。
操你妈,操你们妈,就那么愿意和强奸犯称兄道弟是吧? :aru_0470:

下:我妈就急需看心理医生,但她一定不觉得自己有病。好在我觉出她病得不轻并赶紧跑路了。真的好爱我自己。 :blobcatlesbian:

明后天挑战不出门!
十一期间去和广州友邻面姬,耶 :blobcatlesbian:

我遇到过最傲慢无知的顺直人发言,是有一次无意中和某位同学(此同学是粉红,没有彻底闹掰只因多年同窗关系)谈及同性婚姻的事情。我说我不是不想结婚,是不想和男的结婚,要是同性婚姻能合法就好了。
猜猜对方说什么?
「那你去跟人大代表说啊,跟我们说干嘛。」
:aru_0470:

睡饱真是太舒服了……放在几个月前想都不敢想啊。:aru_0020: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