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有关部门约谈,奥密克戎表示将严格按照相关规定对自身毒性进行整改。

我跟我妈讲了上海发生的事情,我妈很丧气地说最后肯定会压下去。
我说中国现在各地抗议频发,警力调动不过来,上海这次可能会被压下去,但其他地方也可能会接连出现新的抗议——关键是我也没法预测接下来的发展,我们现在就处在历史的节点上,一切都是进行时,我不知道明天会怎样,但我想为勇敢的人祈福。

我跟我妈说:“我知道你总是觉得我们小老百姓做不了什么,但至少你可以记住这里发生的一切。我知道你信息来源闭塞,所以之前不知道8964发生了什么,但现在我告诉你这些,你可以记住人们在上海喊出来的口号,记住乌鲁木齐冤死的十个亡魂,记住贵州的转运大巴,记住徐州的铁链女,不要让这一切最后都变成共产党宣传下的伟大胜利。我们要记得共产党和它的暴政,记得这黑暗的时代下依然有勇敢的英雄。他们也都是我这个岁数的年轻人,是别人的宝贝儿子和女儿,他们比你更清楚这么做可能会招来什么,但他们依然选择喊出那样的口号,这些人是中国的脊梁。”

最后我和我妈说再见,邀请她和我一起祈祷上海的英雄们都能够平平安安回家、和他们的父母团聚,她很乖地说了句:“好,我们一起祈祷。”

from象友发的上海乌鲁木齐中路。
因为无比耀眼所以画了。

质疑抗争意义的人,经常会忽略一个重要的问题:“抗争过”这件事情,本身就是很有意义的。比如四月的上海,乖乖关了几十天之后上头突然说,这可是是你们自愿的,你哪个眼睛看见我出文件不让出门了?所以这次北京人学乖了,封控第一天就冲到居委会要看红头文件——能不能解封的再说,好歹我得封个明白对吧?不然事后你又说是业主自愿的,我们得多窝囊?所以你看,单纯是“事情不能不明不白”这一点,就已经足够构成抗争的理由了。而只要抗争确实发生过,就一定会有后续的影响。

《随机波动》最新那一期果然在小宇宙之类的国内平台被干掉了。

用Spotify听,从谈一次“维权”事件开始,她们越聊越忘乎自己之前长期小心翼翼不越雷池的安全线,公然讨论起如今这个情况到底谁是受害者,谁又是加害者,有种很奇妙的感觉。

老实讲,我很长一段时间不听《随机波动》了。一是因为在某个时期之后,突然感觉到她们的距离与身为普通人的听众拉得很远,二是主创身处国内的现实也导致了节目内容必然只能避重就轻,甚至沦为某种清谈。

但即使这样,即使依然看得出顾虑,这一期就还是说了。这让我想起自己很多很有学识的朋友,平时其实已经因为明哲保身或者单纯的疲惫而不做什么公共言说,但还是会在某一刻突然决定:“是时候了,轮到我了。”——然后坦然迎接一个炸微博、封微信,乃至被请去喝茶的结果。之前《不明白》采访慕容雪村,他不也是这样说的吗?

对于作为一个群体的概念的“知识分子”,我一直都很不以为然,觉得他们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但即使是这样虚弱犹豫的一群人,对于强权来说依然是有危险的,因为他们想说点什么的欲望很难被控制,也总有人真的相信某种理念。于是,总归会有人突然抬起头来,说:“是时候了,轮到我了。”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