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诚征 Slowly 笔友

在核战威胁的阴影之下迫切希望 carpe diem, 趁生命之息尚存,到世界中去,见识纷繁多样的人生。

通信三个来回为一个周期,每个周期完成后可以续约下一周期,或者愉快暂别,江湖再见,如果有缘仍可重聚并开始新的周期 :blobcathighfive:

欢迎私信交换 Slowly ID!
可以事先通过「只看原创嘟文」chrome 插件 ( chrome.google.com/webstore/det ) 观察我们是否合缘 :blobbunnynomblobcat:

@PigeonAdultman @mtfront 我从小就不想要,现在不但坚决不想要还积极加入了vhemt,难道不能说明就是老天的旨意吗?人总不能违抗生物终将灭绝的天命吧

感觉需要管理导师的期望!天坑专业才第 N 年开头,百废待兴(指所有半成品结果都非常可疑,还需要进一步分析),实验室以前毕业的学生都是第 N+2 年下半截才发第一篇论文,今天导师却开始要我向已经发表论文的同学看齐!同年级发了论文的同学都是因为加入了其实验室本已存在多年的合作项目才得以早早发表,我的项目却是白手起家,这能比吗!实验室里快毕业的高年级学生倒是第 N 年就开始写论文,第 N+1 年发表,但人家在 Science 级别的实验室里做过 technician 还发了论文,这能比吗!以上列举的发论文成功人士都是要去学界的,我这个早就下定决心去业界的人有论文是好事,没有也过得去,你看看这能比吗!

导师提起这种期望的原因居然是我想去参加一个为时没几天的技术 workshop,而导师想让我专心搞自己的研究,然而这就是我在为我的研究学习技术啊!您给不了计算方面的技术指导没关系,怎么还来阻碍我找技术指导啊!这到底是什么脑回路啊!

所以说该怎么管理导师不切实际的期望啊!!真诚求助!!

Your daily reminder that 现在的你球 整个历史时间线 都是 泽连斯基 当地时间2月24日深夜 脑内做了 宁可殉国的决断 的 直接后果

太乐了,在美国,儿童保护法的权限是高于个人隐私保护法的,which means作为一个有强制报告义务的人(社工、医生之类的)在HIPPA制度下受到的保密约束,在了解到可能牵涉到虐待儿童的信息时可以免除。但是!有一个例外!虽然神父也是强制报告者,但是!来访者如果是来进行忏悔的话,就算涉及虐待儿童也不可以泄露(相对的如果是在跟神职人员进行其他沟通的时候涉及类似信息,那神职人员仍然有免除保密责任的权利)!cnm真给我逗乐了,什么意思,进行忏悔就意味着已经报告给神了,所以不用再报告给保护机构了是吗?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