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诚征 Slowly 笔友

在核战威胁的阴影之下迫切希望 carpe diem, 趁生命之息尚存,到世界中去,见识纷繁多样的人生。

通信三个来回为一个周期,每个周期完成后可以续约下一周期,或者愉快暂别,江湖再见,如果有缘仍可重聚并开始新的周期 :blobcathighfive:

欢迎私信交换 Slowly ID!
可以事先通过「只看原创嘟文」chrome 插件 ( chrome.google.com/webstore/det ) 观察我们是否合缘 :blobbunnynomblobcat:

重玩 Witcher 3,恰逢 next generation update,所有 mod 直接失效,一切不符合游戏机制的需求都要依靠 console command. 新手村里,我一如既往热爱手动烧鸡、烧鹅、烧牛、烧鹿,获取游戏前期利于回血的食物(尤其钟意于手动烧鸡,可以获得令人爆笑的烤鸡腿)。由于瞄准不慎,激怒了路边士兵,他们人多势众打不过,我只好跳河游泳逃生(笑死)。

发现村里的奶牛每次被我烧死后还会 respawn,不禁多杀了几次,没想到突然触发了 [Bovine Defense Force Initiative](witcher.fandom.com/wiki/Bovine):牛圈惊现超高级别的 chort,打得我到处乱滚;欺负 chort 不能下水,一路滚到河里。花了很长时间一边踩水漂浮一边隔岸观火,欣赏河边守卫硬刚 chort 的胜景,神妙的是 chort 本身会缓慢回复血量,而守卫 NPC 被打死了还会过几分钟当场复活(笑死),起身就继续冲怪物射箭,可谓富有武德。

过年期间被母系和父系长辈连环催对象(当然没说自己已经有对象了,不然下一步无疑是催婚催生),愈发觉得很多人时不时突然变成一味重复某些语句的发条玩具,就好像 life script 把他们夺舍了一样,这事非常恐怖谷…… 明明平时看起来都是各有不同的人,为什么一遇到这种 trigger 就立刻变身 philosophical zombie 呢?

⬇️ 这个我太有发言权了。我家就是中国平均家庭的缩影,只有我一个对曾祖、高祖辈产生好奇,会特地扫描保存旧照片或者上网搜索资料。所谓传承、所谓因血脉相连能穿越时空去理解之类,完全non-existent。血缘系起的,全是一些因为不得不负的责任而生的怨怼。父辈忆起祖辈,说的都是些当初结婚问外婆要她养的鸡她不肯给、或者是外婆帮一个舅舅带孩子没帮另一个带这种鸡毛鸭血的事……总之一想到过年头都要爆炸。

看到这个想起来,以前工作的公司创始人去世多年,无儿无女,公司转了好几手,现在员工们每年他诞辰的时候还把他照片抬出来对着切蛋糕吃 :3040: 生儿育女不如开公司咯?

流浪地球一类刘氏文学,可能是某种反伤痕文学
传统伤痕文学反思痛苦,而刘男士显然被打上了中共正典史观思想钢印,走不出光荣感和挫败感共存的矛盾(aka阳坚的应然和阳痿的实然),必须要设计一个平行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他所经历的一切痛苦都是正确有意义的。不是个别独裁者发疯,是大棋以及伟大工程;不是血海横流的荒谬,是光荣铁血悲壮大而坚硬人定胜地愚公移山;不是愚昧落后逆文明发展浪潮而行,西方先进白人迟早会看到我们的伟大,所有人都要平等地经历共产主义智能设计先实现血海的洗礼;不是野蛮的集体癔症,毕竟野蛮也是有意义的,失去兽性失去一切,人性是白左毒草不可能真的存在。
伤痕文学走出伤痕,而刘男士是伤痕本身。
至于非要把全世界卷入其中默认别人一定会同自己一起伟大坚硬这一点,往小了看,就像电工不仅自己意淫吃女人,还要逼交大教授江晓原一起吃才满意。

Show thread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