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重拾赋格的艺术,头一页半还没忘,令人欣慰。然而接下来又开始了复调视奏老大难循环:读不懂啊巴赫你到底在写啥 → 原来又双叒叕认错音了 → 四个声部交叠太多了你们怎么交接的来着 → 两只手真的够用吗 → 卧槽我突然明白了音乐结构是这样的!→ 终于听起来正确了 复调音乐之美不可言说 → 弹下一段 → 读不懂啊巴赫你到底在写啥

@ESN 练巴赫日常觉得我得把脑子劈一半,然后再把俩合一起

@albusdumbledore 哈哈哈哈再造胼胝体(不是
同感需要双核运算, 每个核负责最多三个声部吧 😂

@ESN youtube.com/watch?v=Tku8ceGJ4d 帕莱斯特里那的 Missa Brevis,复调四声部无伴奏合唱。巴赫也改写过他的另一部五声部弥撒曲 Missa Sine Nomine,给它加了伴奏。想来是很喜欢帕莱斯特里那的复调风格。

最好搜到网上免费的谱子,选一个自己音域比较舒服的声部唱,并尝试听一个相邻的模仿或模进关系比较明确的声部。

从老帕到老巴,作曲家小时候几乎都是教堂男童歌手,所以听听无伴奏复调弥撒曲,会和他们的心走得更近。

祝你成功哈! :blobcatheart:

@GiovanniCroatia 谢谢建议 :blobrainbow:

可能我的描述容易令人产生误解。SATB 合唱唱过一些年,其中很多是文艺复兴时期的复调作品(不过没唱过 Palestrina 本人,more's the pity),对复调理解确实有帮助。但我目前主要的矛盾是:既想练赋格的艺术,又想在这个过程中练习跨声部现场视奏(不是科班出身,双手视奏堪忧)。

这样当然不是最有效率的方法;很可能跨声部视奏应该先用结构简单点的作品练习。但反正就是玩票嘛,进一步算一步也不着急。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