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郁新闻频发之际,读到弱智吧的奇思:「鉴于我们都没活多久,想死其实是一种思乡。」
同时读到欧里庇得斯《特洛亚妇女》末段:「你问你死后的去处么?你的去处便是从未诞生过的人所在的地方。」
余音勾连起「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以及珂拉琪《'Adingo》跨越东亚文化的物哀与侘寂。

「朝阳与落日所照见的一切,大海苍苍的波涛在两度潮涨两度潮落的时间里所冲击的一切,都被迈着飞马一般的步伐的岁月所消灭。以十二星辰飞驰时旋风般的速度,以众星之主催促时代前进的急迫,象赫卡忒奔下斜向地府的弯路一样地急速,我们大家奔向死亡,而一旦到达了天神用来发誓的河流,就再也不生存了。象热火发出的乌烟暂时把天空染黑,终于又消失;象厚重的浓云,我们方才还看见,但转眼之间就给寒冷的北风吹散;支配我们肉体的精神也将这样逝去。死亡是短促的生命途程最后的结束,人死后一切都不存在,死亡本身就是“不存在”。贪心的人,放下希望吧;忧愁的人,放下顾虑吧;贪婪的时间和混沌将吞蚀我们。死是不可分的:肉体死了,精神也不会独存。泰那洛斯、残忍的阴曹的暴主、在那不容易通行的道路的关口守卫着的克尔柏罗斯——这一切都是流言蜚语,一片神话,其飘渺就象愁人的幻梦。你问你死后的去处么?你的去处便是从未诞生过的人所在的地方。」

@reading @readingmarathon

Follow

@reading 补一下准确出处,方便检索

欧里庇得斯著 - 塞内卡改编 - 杨周瀚译《特洛亚妇女》第二幕第三场:
book.douban.com/subject/267213

Seneca Troades line 382-408:
perseus.tufts.edu/hopper/text?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