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郁新闻频发之际,读到弱智吧的奇思:「鉴于我们都没活多久,想死其实是一种思乡。」
同时读到欧里庇得斯《特洛亚妇女》末段:「你问你死后的去处么?你的去处便是从未诞生过的人所在的地方。」
余音勾连起「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以及珂拉琪《'Adingo》跨越东亚文化的物哀与侘寂。

「朝阳与落日所照见的一切,大海苍苍的波涛在两度潮涨两度潮落的时间里所冲击的一切,都被迈着飞马一般的步伐的岁月所消灭。以十二星辰飞驰时旋风般的速度,以众星之主催促时代前进的急迫,象赫卡忒奔下斜向地府的弯路一样地急速,我们大家奔向死亡,而一旦到达了天神用来发誓的河流,就再也不生存了。象热火发出的乌烟暂时把天空染黑,终于又消失;象厚重的浓云,我们方才还看见,但转眼之间就给寒冷的北风吹散;支配我们肉体的精神也将这样逝去。死亡是短促的生命途程最后的结束,人死后一切都不存在,死亡本身就是“不存在”。贪心的人,放下希望吧;忧愁的人,放下顾虑吧;贪婪的时间和混沌将吞蚀我们。死是不可分的:肉体死了,精神也不会独存。泰那洛斯、残忍的阴曹的暴主、在那不容易通行的道路的关口守卫着的克尔柏罗斯——这一切都是流言蜚语,一片神话,其飘渺就象愁人的幻梦。你问你死后的去处么?你的去处便是从未诞生过的人所在的地方。」

@reading @readingmarathon

一场历时两个月的破局,希望能够激励未来的自己 

2021-04-09
暴雨,雷电,大风,冰雹。灯光下摇曳的树影,飞掠而去的云层,刹那间照亮整片天空的闪电。「落日像狐狸潜入这国度, 转瞬间点燃青草。」自大瘟疫开始以来,第一次感到难以名状的希望与自由。也许刑期已经服尽,是时候重新开始了。

2021-05-21
重审与再造的时刻近了
不管未来如何,我决心开始搞克苏鲁历史游戏。从底层开始,从复制轮子开始,正本清源,力求日有寸进

2021-06-11
搞游戏副业的时候 debug 起来都心甘情愿2333 已经愉快地开始研究(拖延已久的)windows 系统上如何创建 linux 虚拟机了
重构了一下 systematic exploration & reverse planning, 发现如果认真做游戏就可以整合感兴趣的多个阵线!包括编程、自然图像处理、自动化作曲、黑历史线索阅读与考证、克苏鲁神话和史料所需的语言,最棒的是能够运用已有及可得的知识进行创造!
今后应当少被动娱乐,多瞎搞创作… 最后即使游戏要花十年造出来,路上也有望搞出很多智障小工具之类的副产品,都是可以进 project portfolio 的嘛(。

2021-06-13
昨晚跟搭档谈 career planning, 讲到前路有许多条可以探索的支线,但我并不知道应该聚焦在哪一条上。谈过之后我感觉情形清晰了很多,不管是计算神经科学支线、程序员支线、独立游戏开发支线,还是稍偏文科的计算语言学 / 翻译副业 / 科普工作者支线,核心技能方面都需要进修 CS 及相关数学;于是伊当场给我设计出了个循序渐进的 CS 本科主修课程计划 😱😱😱😂😂😂
所以接下来我准备上完计划中的六门课,做出并发布结课项目 git repo, 同时推进自己的游戏项目,勾搭做了程序员的校友们,练习编程面试,明年夏天找到第一个实习(这一步比较困难,因为需要说服导师放生我两个月),等我毕业的时候希望已经 de facto 获得了 CS 本科的技术水平(。

这几天循环播放谭维维的《小娟(化名)》,为受害者的命运感到难以言表的愤怒,并希望这控诉与反抗之声能够传的更远。因此我尽力翻译了歌词并在自己的 youtube channel 发布了英文字幕版歌曲视频(需打开 closed captions 观看),如果可能的话,也会在可见的将来继续翻译并帮助推广优秀的中文作品,力求在中文与英文世界之间架起语言之桥。

歌曲本身属于创作者,只有翻译错漏属于我。欢迎在评论区提出指正和建议,欢迎点赞留言订阅与传播。

youtu.be/UP0iz6GD4NY


没忍住开了《我是个怪圈 / I am a strange loop》,序言里侯世达拉清单(不是)列出好几页人名并感谢他们对自己产生巨大影响的样子真的非常温暖,从文段中隐隐约约浮现出科学-艺术-哲学史的源流分支与思想的谱系,指向人类历史上如草蛇灰线、时刻摇摇欲坠却未断裂的一丝光明,“过去和未来织成的广大流形”。想来我自己也是更认同灵魂相通而不是血脉相连吧,这算不算是谜因战胜基因的一个例子呢。


@readingmarathon

重拾赋格的艺术,头一页半还没忘,令人欣慰。然而接下来又开始了复调视奏老大难循环:读不懂啊巴赫你到底在写啥 → 原来又双叒叕认错音了 → 四个声部交叠太多了你们怎么交接的来着 → 两只手真的够用吗 → 卧槽我突然明白了音乐结构是这样的!→ 终于听起来正确了 复调音乐之美不可言说 → 弹下一段 → 读不懂啊巴赫你到底在写啥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