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文折叠:记述一次典中典的性骚扰事例,不是第一次,更不是最危险的一次。但情形过于典型,性别素质对比过于强烈,值得写下来以供鉴赏分析 

夜间在校区与几位女性熟人同行,熟人先我一步回宿舍楼了,我自己走在回实验楼的路上;已知实验楼与该宿舍楼距离不到五十米(谷歌地图测距),实验楼门口有人在开 party,人声鼎沸。
此时出现了两个男的,其中一个可能喝醉了,但没有醉到口齿不清的程度,他开始对我 catcall(口头性骚扰的一种,不知道有没有正式译法,通常是男性路人对陌生女性路人莫名其妙开始喊含有性意味的内容)。

我回头看了一眼,判断他们在路对面,暂时没有肢体冲突风险,于是无视了 catcall 并继续往前走。

男骚扰犯遭到无视,顿时恼羞成怒,开始大喊大叫。他的同伴(男)在此过程中毫无反应,没有试图阻止他。

此时我离实验楼正门不到三十米,离侧门只有两步路,但需要划卡才能进入,容易耽误时机。为了回到人群聚集处,我迅速走到了实验楼正门。

在门口碰到一个女生,看起来有些喝醉了,她邀请我加入 party 一起玩。我说我还要去工作,还是不去了。于是我们交换了姓名,互相说了一句很高兴认识你,然后和平告别。有趣的是,整个过程中我并没有因为刚刚受到性骚扰而警惕心大起,因为我的大脑潜意识里做了一遍「索多玛的概率题」:搭话的人明显是女性,她加害于我的概率远低于男的。

事后,我从实验楼回宿舍的时候打起了十二分的小心,以防骚扰犯有心跟踪报复。幸而这只是许多例 opportunistic harrassment / 随手骚扰中普普通通的一例,似乎没有什么后续。

---

人物心理分析:此案例中的男骚扰犯可谓典中典,上一秒还在对陌生人发出性信号,一旦受到拒绝(不知道不予理睬和直言拒绝 哪一个伤害更大2333),下一秒就开始无能狂怒。其傲慢与 entitlement 跟实验楼门口的女生形成鲜明的对比。

性骚扰情境分析:这是一例典型的陌生人性骚扰事件,不适用于推导熟人性犯罪的情境。在充满路灯且比较安全的校区,在距离人群不到三十米的大街上,在头发较短、外形模糊、前几天才被服务员认成男性的我身上,可以随机发生这样的骚扰事件。可想而知,在犯罪率更高的地区,在离人群的掩护更远的偏僻处,在外貌看起来更好欺负的人身上,这种事情只会更多(。

世界大局分析(不是):可以想象,如果世上所有男的突然消失,犯罪率至少下降百分之八十,性犯罪率至少下降百分之九十五,世界将拥有美好的明天(是的,人类和平灭绝完全是个如假包换的好结局,比一直延续物种并自相屠杀好多啦。

Roe vs Wade 被推翻了,我对人类的痛恨又达到了新高。所以人类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灭绝啊???

愿发起真正的 运动,每个女权人士死前(老到不在乎法律惩罚的时候,或准备自杀时)带一个已确认性别犯罪的恶男一起走,多多益善
现在我的死前刺杀名单已经包括了反人工流产的美国大法官(男的优先)。感觉成功率会比刺杀习近平和普京高很多,而且由于即使独裁者死了也不一定能推翻极权系统,刺杀美国大法官的收益风险比也更高

我终于悟了,当今 CCP 借瘟疫之机逐渐朝鲜化的过程才是最大的规则类怪谈。
不同的地区在不同的时间有不同的规则,彼此矛盾冲突的规则暗示着它们背后林立的势力;一切常理均告失效,曾经相对安全的事物如今变成生命危险。只有抽丝剥茧,拼合信息碎片,才能接近隐藏的核心设定:一个不可名状(否则轻则删贴封号,重则物理消灭)的存在。

昨晚刚回房间,partner 突然告诉我:俄罗斯-乌克兰战争开始了。
我:什么???
转眼就看到了独裁者宣布千万人的命运就此走向地狱,而轰炸已经开始摧毁数个城市。

从未像这一刻一样如此痛恨又怜悯人类。求求大家,有可能的话就不要再生了:这样的世界里,多一个孩子就是多一个奴隶、多一个人质啊,究竟为什么还要给强权添砖加瓦,为何非要把清白无辜的生命带进这随机地狱般的不义之地?就为了增加一组与其他人类相差甚微的基因拷贝吗?

拖延了无数世代的问题仍无法解决,战乱、瘟疫、饥荒、强暴、奴役、屠杀,毫无意义的压倒性的苦难无限循环,凭什么以为我们的孩子就可以达成哪怕只是百年的和平?就凭着虚假的希望、徒劳的努力和永恒的等待吗?我们无数世代的祖先也曾怀着这样的希望与忍耐繁衍下一代,请大家看看,他们的希望难道成真了么?二战后短短不到八十年,部分人类就又双叒叕忍不住蠢蠢欲动,再次引诱其他人类大规模自相残杀;如果我们不能解决这人性的难题,怎么能指望我们的孩子做到这一点呢?

忍耐的时间早该结束了,拒绝将苦难代代相传的时刻必须到来。没有出生就没有伤害,用收养代替繁殖,在出于个人选择而不是出于血缘的家庭中为人母父、体验爱的施与受、建构精神传承,为那些已经无法避免地存在的孩子减少其生命中的苦难,而不是去生产更多无辜受苦的人类 :aru_2101: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