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我想通了,某些人搞女权根本不是因为“女人也是人,人人生而平等”,而是恰好因为她们是女人,如果投胎成男人的话她们就是最激进的incel

今天晚上加加油,把理想国的第三帝国三部曲给完结掉

最近学校里有密接了,终于有了被关在集中营里的实感。封校不允许外出,快递不让取外卖不让点看病都出不去,与此同时学校老师、食堂阿姨、路上的清洁工人却可以随意进出。像是猪流感时期的猪圈,我们是感染就会被杀死焚烧的猪,不配活得像人的贱命。

细数我关注的台湾youtuber,有两个蛮有趣的,志祺七七和勾恶,一个以面见蔡英文为荣,有鲜明站队立场和喉舌背景的“理客中”,一个是前律师由于疫情期间扩大公权力在网络的管控范围而怒骂民进党为“绿共”跑到司法院门口无能狂怒,事后又赶紧推销自家周边T恤号称众筹“备战”资金。 

阵营立场两级的时政类我却看得不亦乐乎,这才是政治冷感吖,解构权威观赏政治成了自己的娱乐口味。当然这点趣味也在慢慢被剥夺,当初为逃避审核而创造的黑话也很少更新了来来去去都看腻了。我想能不能在苏联连政治笑话都创造不出来的日子,试着过着曾经最讨厌的岁静生活,可能还是不够忙吧吧。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