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很难想象我三年前踌躇满志,怀抱着满腔学术理想和热血走上了PhD之路 :blobcatgooglytrash: 现在我只求能毕业,实在毕不了业我也可以接受退学 (永久保留并置顶这条,希望能在我以后一不小心又对学术充满热情开始找postdoc的时候在我耳边敲响警钟) :mtfront_duck:

圈姐去世了。我们是从古典群里认识,后来又在猫头鹰群里有了更多的了解。圈姐会拉小提琴,懂得很多语言学知识,另外还养了小鸡,很可爱。她的先生来自印度,所以她也很了解佛教印度教等,还和我们分享过去印度的经历,非常有意思。
我们有过一面之缘,那是2021年的8月21日。我们在公园里铺下一个毯子,一起玩桌游,玩音乐,聊天,度过了一段愉快的时光。当时圈姐挺过了病魔第一轮的攻击,是一个很爱笑的人,很阳光积极,只有从她的手看得出她经历过什么风浪。后来我们一起去吃了饭,真的是特别美好的一天。
后来听闻复发,我们都很震惊,不知道能做些什么。和群友一起我们买了一只jellycat希望可以为她带来安慰。不知道有没有派上用场。我看着她在长毛象上的嘟嘟,虽然病痛很痛苦,对人的心理更是巨大的考验,她还是尽力的努力展现积极的一面,坚强得让人心疼。偶尔出现在群里,圈姐也是让我们为她加油,为她打气,从没有抱怨过也没有哭诉过。后来看到被诊断为四期,真的不愿相信,内心总期望会出现奇迹。
其实也是有预感的,之前每天都可以看到圈姐的嘟嘟,但是最近频率越来越低,这几天更是完全没有看到了…
有时慨叹上天是如此的不公,虽然对圈姐不是完全了解,但知道她突破了很多困难摆脱自己不喜欢的生活,勇敢地选择来到异国他乡一切重新开始。嘟嘟里也说她觉得自己已经得到了想要的东西。这么努力坚强的人,已经经历了很多艰难,为什么上天还要让她经受疾病的折磨呢!😭
圈姐一路走好,天堂不再有病痛的折磨,希望你在那里过得好,有很多三文鱼吃。

丁香园内部禁止讨论被禁言的事,目前员工也不太清楚被封具体什么原因。有猜测是之前写过连花清瘟,最近出了国产口服药,虽然一些博主已经写过生殖毒性和怀疑有效性的科普了(生物狗Y博),但影响力不大,可能是先封了防止丁香再发文。上一篇连花清瘟的文章是丁香约稿,三个作者有在公立有在私立,都不是丁香的员工(其中一个作者是我的朋友,约他的原因是他给腾讯较真写过连花清瘟不能预防流感的科普文章,这篇当时也被威胁删稿过,腾讯顶着压力没删,丁香之前发的预防新冠的文章已经被删了)。有影响力的私立医疗科普机构和帐号都发了类似的通知,以后的科普内容:不讨论中西药,不讨论私立公立医疗,不讨论新冠相关和防疫政策。
不管封丁香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只给一句根据相关法律法规,不给具体原因,就是杀鸡儆猴其他类似账号的作用,你根本不知道大爹的雷点在哪儿,那以后就只能更加小心翼翼地自我审查,封锁消息和反智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进一步全面加速洗脑。
【请不要截图或者转发出象】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