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很难想象我三年前踌躇满志,怀抱着满腔学术理想和热血走上了PhD之路 :blobcatgooglytrash: 现在我只求能毕业,实在毕不了业我也可以接受退学 (永久保留并置顶这条,希望能在我以后一不小心又对学术充满热情开始找postdoc的时候在我耳边敲响警钟) :mtfront_duck:

来象上吐个泡 :EveOneCat04: 这两周好多事好忙,但还是有在好好吃饭睡觉谈恋爱!

跟被关了24小时后放出来的朋友聊了几小时。他很想接受袁莉老师的采访,但担心自己被监视,还没有恢复安全感。总结了一下他说的话。

1. 28日的游行群体,总体非常年轻。中学生和大学生为主,中学生的比例相当大。且中学生的政治诉求更明显,口号更激进,警察清场时候也更不愿意离开。

2. 组织度非常不够。口号杂乱,人群也并没有统一的诉求,政治观点也不尽相同,人们不大跟周围的人交谈,担心政治观点不同,也担心便衣警察。

3. 经验缺乏。朋友非常自责,说年轻人街头抗争经验的缺乏,是因为过去三十年都没有像样的街头抗争,是我们这些大人留给他们的世界不够好。三四百人被捕,却没有任何意义,没有造成任何冲击,甚至无法获得周围的市民们的同情和支持。年轻人完全不知道如何保护自己,不戴口罩,也没有雨伞,喷漆一类的工具,跟香港的示威游行差的太远太远了。

4. 在警察局,警察不会告诉你你的权利,你必须知道你的权利。24小时不是按照拘捕的时间算的,是按照提审的时间开始算的。一定要反复询问 自己的提审时间。上海的警察还是会在程序内保证你的权利,但是在程序没有规定的地方,也会刁难你。

5. 警察把白纸叫做“白旗”,在他们看来,这是比喊“放人”这种口号更加严重的,这意味着你有可能被颜色革命煽动。

6. 周围的居民其实对这次抗议者非常不满,影响了他们的休息。他们也不理解年轻人的政治诉求。这不是他们的错。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人们,不是每个人都有你们这样的优越条件,翻墙、出国、见识到外面的世界。大部分人是不明白民主自由的好处的,就是需要你把民主自由的概念塞进他们的脑子里的。你做不到这一点,抗争就不可能成功。

最后一段,是朋友哭着说的,我也是哭着听的。

“我想说,政治真的是很残酷的 ,哪怕这一次,你获得了一个好的结果,他们轻轻把你放下了。包括参与这次行动的人,希望你们出来之后,要做好准备,再进行斗争。你们要学会保护自己,只有保护自己才有未来,才有前途。保护自己,去影响周边的人,争取广大的市民人民的支持,不要一开始就把激进的口号放在最前面,这样是没有办法煽动起周边的人的。你没有得到别人的支持,只凭这样一些少数激进的人,你是不能改变中国的,你只会毁掉你自己的未来。如果你毁掉自己的未来,中国就没有未来了。”

-------------------------------------------
烦请大家多多转发。我已经联系上了袁莉老师,虽然没法做博客,但会尽量把55分钟的录音整理成文字稿发出来。

学生们,连白色,都不被允许拥有
而他,在黑白的日子都必须是彩色的
彩色的人控诉着没有颜色的人
说他们是颜色革命

百灵果在这一期采访了一位叫A的维吾尔族男性,他提到:

1.实际上的遇难者人数有四十多位,其中最小的孩子只有十个多月;

2.遇难者多为女性和小孩,男性不是在方舱就是在集中营;

3.因在微信上告知他人实际死亡人数而被拘留两个星期的苏女士其实是维吾尔人。她也很可能不是被拘留的个例,实际上会有更多维吾尔人被拘留或者直接送到集中营;

4.火灾发生后信号屏蔽车开入小区,所有住户的手机都被一一检查,删除敏感信息;

更完整、更准确的内容请参考视频或音频节目,4:27秒开始。

【『直播』 聊聊中國抗議:跟中國、香港、維吾爾、台灣人直播聊】
youtube.com/watch?v=STOrnWctl4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