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后一位学生找我讲震旦职业学院告密事件,他极厌恶告密行为和视频里那些学生的态度,因为他听外婆说过太婆(外婆母亲)怎么死的:大约六十年代,朋友们来家里做客,有人见到墙上贴满毛主席画像,其中一幅画边角有破洞,画旁边放着太婆织毛衣的针线篮子,于是向当局告密说太婆用针扎诅咒毛主席。

半夜里一伙人冲进家里,拉太婆去审讯,把太婆打成重伤,当时老太太年事已高,很快去世了。外婆一辈子都在和子孙们说这件事,你信任的朋友,竟然会陷害你。她写了不少日记和文章,但都不敢发表。

而他的爷爷是文革时期的小红卫兵,十几岁,跟着同龄人到处打砸抢——连告密的步骤都省略了,想砸谁家就砸谁家。爷爷解释,那时候若不和同龄人一起去打砸,那些青少年就会说他是反革命分子,把暴力的矛头指向他。但爷爷认为自己也有底线,只敢砸东西,不敢打人。

1980年以后,仿佛一切都翻篇了,家里没有人知道诬告太婆的,具体是哪个“朋友”,也没有任何人被追责。只有他的爷爷觉得自己年少无知的时候做了荒唐的事情,想来又后悔又无意义。

这位学生把原因归结为“政治环境和社会气氛的裹挟”,无论他的爷爷,还是那个告密者,或者打死他太婆的人。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