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晚上睡够了,白天依然要与困意做斗争。中午我把小孩弄去睡午觉,然后打开电脑上网课,学了两分钟我就倒下睡着了。

皮酷珠 boosted

网络人设千百种,我最讨厌的就是泛着精英味的那种,一旦嗅到就捏着鼻子赶紧拉黑。本来豆瓣是个丧丧的平台,大家丧得好不快活,后来不少人走起精英款豆红路线,这类人时不时要踩一下别人以彰显自己的优越,看到就烦。我已经拉黑了好几个这样的,可豆瓣的拉黑机制不行,我拉黑了还是会时不时在有些友邻那里看到他们。

公婆都是学习型的,平时的娱乐活动都带智力属性,做数独做crossword看Letters and Numbers这样的电视节目。一起出行在车上的对话冷不丁就变成了知识问答,搞得只想躺平的学渣本渣我很有心理压力。

今天我们一起出门,车上婆婆跟她哥哥电话,本来聊的都是日常,后来不知怎么话题就变成了"哪个国家包括了最多时区"这样的知识竞猜,昏昏沉沉中我惊醒,问我老公:"话题什么时候又切换成了Jeopardy模式?"

不知道他们一家全部聚齐的时候都干些啥,是不是要围在一起解数学题。

上个月和朋友聊天,提到我想写点儿什么,她说她在一个写作小组,问我要不要加入。为了有人监督,我就加入了。大概两周前跟小组成员在线上见了面,我还报名这周末提交写的东西。过去这几天我每天都写一点点,终于把之前只开了个头写了一千字的东西推进到了两千五。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