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去朋友家玩,听说一对nerdy夫妻在婚礼上放的是《侏罗纪公园​》 的主题曲,我们受到了莫大的启发。
我:那我想放Edith Piaf那首“不我一点都不后悔”。
A:那还不如放《星球大战​》的主题曲。
我:怎么不选《曼达洛人》?对Agent Pena的爱没了吗?
A:也是哦。
我:但其实,要论经典隽永脍炙人口,我们应该放《云宫迅音》……
反正,聊到最后差不多是攒了一个“妈见打婚礼歌单”,偷着乐专用,因为婚礼上放了真的会被我妈打。

印度朋友要外派学习了,我们一起吃饭给他饯行。4个人吃完之后印度朋友站起来说:“这顿我请。”就要去买单。
在座的法国人坐着没动,我和新加坡人同时弹起来说:“不行不行。”然后新加坡人跟上去阻止印度人买单,被劝退了,我觉得不能放弃,于是也上去提出大家分摊,也被拒绝了。
我只好作罢。谁知一回头,发现就在我和印度人说话的时候,新加坡人已经掏出手机微信买单了!相当于我暂时拖住了印度人,新加坡人上篮得分。
印度人惊呆。法国人这时走过来说:“你们就应该让印度人买,他都要抛弃我们了。”
新加坡人伸出手跟我握了一下:“合作愉快。”
我对着法国人耸肩:“你不会懂的,这是亚洲自尊心之间的角逐。”
本回合新加坡队暂时领先。

明年我爹就要退休了,人走茶凉,这些年送给同事朋友的份子钱可能再也收不回来。我知道这个消息之后怒急攻心,立马决定秋天办个婚礼把钱收回来。说干就干,今晚就开家庭会议组织分工对流程。
-----------------------------------
爹:到时候串场词你都可以自己写,对吧,就介绍一下你们的生平……
妈:你瞎说啥呢!
爹:哦哦哦不是,呸呸呸,就是,介绍一下你们是怎么相识相知的,对吧。
-----------------------------------
爹:我只要确认他以后都爱护你、有担当我就放心。
我:可是男人不是至死是少年吗,三十几岁男的有个鬼的担当啊,还不是过一天算一天。
爹:这话怎么说的呢,我26岁跟你妈妈结婚,27岁有的你,我就很有担当啊。
妈:你有个鬼的担当啊,你四十多五十岁才开始有担当的好吗,以前都不成熟。
-----------------------------------
妈:你跟他也在一起两三年了……
我:妈妈,我们认识第六年了……
妈:啊?昨天我们还在算,我说你们在一起三年了,你爹说两年。
我:五年……
妈:嚯!这个人在我们家潜伏了五六年,我竟然还不太了解他!
-----------------------------------
现在我有点明白为什么人家办婚礼需要提前半年到一年准备了。
(我就不一样了,我速战速决,只为洗劫各位来宾。)

夏天最大的失望莫过于等你走到超市时,架上只剩最后一扇切好的麒麟西瓜了。你知道这一扇瓜是被挑剩下的,也知道超市不会再开新的瓜,只好怀着怜悯把它抱回家。
揭开保鲜膜一看,果然熟过头了,没有新鲜的瓜果香气,也不脆。你一个人守在窗子跟前,明知道这个瓜不好吃。你心里的天,迟迟地黑了下去。

女丘陵 boosted

重申一遍,瘟疫是瘟疫,防疫是防疫。封锁,失业,隔离,方舱,消杀宠物,核酸检测,饥饿,高价团购是防疫带来的,不是瘟疫。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