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自微博博主王才亮律师
“最新消息欧金中死了,但欧金中前妻欧秀香涉嫌包庇罪18日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而且其前妻姐姐两个儿子、女儿因该事件涉嫌“散布谣言”被查。”
share.api.weibo.cn/share/25737

大家好像已经开始习惯艺人一旦出事就把与其相关的一切内容下架了,但这是不对的。

加强使用 Linkedin 一个星期,已经拿了两个硅谷企业的面试了,特此感谢@yun5s@go5.dev 大师指点!

强烈推荐端的这篇文章,爱国大V是怎样形成的👇

【限額免費讀】誰在號召網絡舉報?誰在獵巫普通網民?——微博民粹意見領袖的成名史 theinitium.com/article/2021092

m.weibo.cn/1896127370/46890617

这篇关于跑路的文章写的不错。

我好像跟塔塔说过我的心路历程:跑路对我来说是life or death问题。我从很早开始就觉得自己在国内很难正常生活。我无法忍受局域网。丑陋的共产主义建筑、面积过大的红色标语、伟大领袖的巨幅照片、复制粘贴一般的的摩天大楼在美学上对我不说是虐待也至少是一种刺痛。我厌恶被人“管”。我纪律散漫仇恨集体生活。我害怕身边多数人都习惯的那种生活方式。我无法和我父母进行没有滤镜的对话,和他们朝夕相处超过两周会让我觉得痛苦。为了显得正常,我只能装成一个我不是的人。朋友说我看着总是温吞吞的,感觉永远有些话藏着没说。我其实非常尖锐而且执拗,unfiltered的情况下老工说他觉得我是他见过个性最强的人,但是在国内我情愿给多数人留下一个面目模糊温顺体贴的印象,懒得解释自己,越解释麻烦越大。大学四年,同学一概不识,交往比较深的朋友只有一个,如今再和她对话也已经感受到隔阂。当时我俩都想出国,她最后因为父母反对就放弃出国开始工作,她的工作辛苦又奔波,我试探着问她以后还打算去深造吗,我可以提供建议,她不断地跟我说“没办法呀”、“做不到呀”、“只能这样了啊”,父母也不断催着她挣钱/买房/回家/结婚,我顿时就觉得这仿佛是我的噩梦成真,这就是我恐惧落入的境况,而我如果当时留下,我面对的并不会比这好太多。

但是我也明白几乎对所有人来说,潇潇洒洒抛下过去快快乐乐直接开始新生活是根本不可能的。新生活里会诞生诸多新问题,其中情绪问题是最严重的。我确信自己在刚出国一年左右的那段时间轻度抑郁了,害怕出门害怕社交害怕碰见人——我连去超市都只选自助结账。孤独是会伤人的。后面慢慢好起来是因为我也算是鼓起勇气踏出房门,越挫越勇磨炼出了厚脸皮,也遇到了好朋友。她是台湾人,从小接受国际教育长大,英语好法语好意大利语也好,语言方面没有任何问题。但后来她跟我承认,有一段时间她也非常孤独,怀疑自己得了抑郁症。一个人突然被独自进入一个全新的环境开始生活,真的会有可能像猫一样应激,甚至我知道有些人基本上一直在这个应激状态里从没走出来。

总而言之,跑路不是一切问题的解药。如果你以为它能迅速帮你解决烦恼,那一定会失望的。但是你得思考自己到底想过怎样的生活,哪些可以妥协或暂时妥协,哪些是deal breaker。如果出于现实原因实在没法离开,也不要太绝望,人是善于adapt的动物,并且你仍然可以通过各种方式设计自己的生活体验。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