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无法真正爱上内娱明星或许就是这一点:他们选择做明星的同时放弃自己成为一个公民的可能。

不是说必须要对每条社会议题发声,各人的共情能力是有限的,也不能严以律人。但是做了大半辈子艺人,拥有万千拥趸,却每天只会谄媚讨好,不管是对上,还是对粉丝,这都是令人不齿的。

张国荣会探讨性别文化,酷儿身份,吴青峰写御花园,张悬唱南国的孩子、玫瑰色的你,他们在做明星的同时,坚持做一个完整的人,他们愿意用受伤换取血流如注的尊严。

而内娱明星呢?业务能力没有,翻唱歌曲能接受改词,面对不公一言不发,涉及自己时嚷嚷着个人权利,写的歌完成的作品充满腐朽落后的爱情模式,哦对,他们只会谈爱情,但不能谈性。

微博成为广告聚合地,个人发言永远温良恭俭让,价值观能上就上,但对民主、自由、科学一概不知。我有时真的觉得疑惑,粉丝爱的到底是什么,一个形象吗?人偶吗?皮囊吗?

还是说,这里的人,终其一生,没见过艺术?

我一个好朋友一家去三亚度假,现在滞留在那里。她记录了一下为了离开所做的努力……太荒谬了!

核酸、滞留、航班取消、静默、弹窗……这些词纷纷扰扰,占据了这些天的大部分时间。跳脱开来,时代背景的杂乱和荒谬越发凸显,我不想做歌颂者,也不能做批评者,就只好成为观察者和记录者吧。

8月2日至6日

从三亚出现第一个病例开始,空气就慢慢紧张起来。为了入住新酒店,我们2号去陵水人民医院做了核酸——当时还没有要求核酸结果,只要有记录就行。后来出台了政策,要求航班起飞时间前必须48小时两次阴性,间隔必须大于等于24小时,而彼时我们还需一次核酸才能满足要求,于是还是决定按原计划6日返京。担心航班取消,我们还又订了一套石家庄的机票。

果然5日北京航班取消,抱着一丝希望,不停刷新航旅纵横,还好石家庄航班尚未取消。

6日一早,做完核酸,匆匆扒拉两口早饭,我们开着租来的车子前往机场。没多远就遇到关卡造成的塞车,前面的两辆车还追尾了。关卡设置的地方一侧是稻田,陆陆续续有人从车上下来,从稻田抄小道绕过去,其中一些拎着行李箱,不知道他们是缺少核酸记录,还是网约车不能往前开?

警察认真查了我们的核酸记录,放行时提醒说一旦开出,可能返回时就不让进了。

一路陆续看到推着行李箱步行的,还有人示意搭车,我们没敢停车。

到了机场,还了车,发现门口也有工作人员查验核酸记录,当时是十点,我们的两次核酸都是九点四十左右的,一个工作人员不让进,换了另一个才放行。(其实当时还不知道核酸时间需要覆盖起飞时间,我们的明显不合格。至于就算合格,航班延误怎么办?没人能回答。携程群里有人为此一天三次核酸。)

这时收到15点航班延误到17点的通知。虽然离起飞还有很长时间,我们也完成了网上值机,左右无事,我们想试试办托运行李。排队十分钟左右,就被告知所有手续停办,进出港航班一律取消。

大厅里一片哗然,焦虑的旅客、一片“取消”字样的大屏幕、不断播放“很抱歉地通知”取消信息的广播、无奈的工作人员。小朋友还是兴致勃勃,拉我去手信店买了一堆零食。

出机场的时候,工作人员提醒出了机场就不可以返回。心里一阵茫然,不知该去向何方。

怎么办……我们打算再租辆车,看能不能来到海口。不能,所有的路口都被封了。没办法,我们决定还是回鸟巢酒店,毕竟这里密度低,更安全。

到了关卡,警察指挥我们靠边停车接受检查,知道是航班取消,他很同情,说可以放行,但一旦进去就不能出亚龙湾区了。他又帮一旁看起来非常着急的中年男子问能不能让他们搭车,那名男子说只带上他的孩子就可以,酒店还有家人可以接应,他和另一个家人再搭别的车。我们答应了,但我忽然想起问他是哪个酒店,他说丽思卡尔顿。丽思离我们酒店八公里,我们的酒店还没有着落,所以我很抱歉地回绝了。泥菩萨过江,先能解决自己的问题再说吧。

一路上,我有些懊恼和内疚,又看到很多推着行李、抱着孩子步行的人,大约是打的网约车不能进关的游客,心里一阵难过:怎么就会这样呢……

还好酒店能够入住。本想换个经济点的房间,都开好进去了,但实在是觉得至少七天要窝在这里,心情一定更郁闷了。思来想去,换了和以前同样面积,位置低一些,价格也便宜一点的房间。虽然花钱心疼,但还是对自己好点吧。[捂脸]

(复盘的时候,发现有机灵的人这些天勤去机场打听,他们和我们核酸情况一样,但就在机场现场核酸,提前5号飞走了。我们不够机灵,也离机场太远。这就是命运吧。)

“不参与政治”是个伪命题,沉默和顺从是政治的一部分,而且是主要部分。

2015年我去藏地塔公草原旅行,一进到塔公,就没有网络了,只能打电话发短信。我以为,是那里基建落后,跟当地人聊了才知道,每年七八月都会断网,彻底断,为了避开达赖喇嘛生日。

美國遊行比香港輕鬆多了,氣溫舒適,晴空萬里,群情激昂中帶著美國夢的樂觀底色。酷暑暴雨中百萬人站滿街道,全是痛苦和悲涼,明明知道結局,反抗到絕境,只剩下反抗本身。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