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李莹现在在哪儿?她自由了吗?夏天这么热了,铁链摘下来了吗?
乌衣呢?还有消息吗?一直失联了?连亲属都联系不上吧?
唐山被打的女生呢?到底怎么样了?是生是死?救没救过来?现在人呢?

又想起来,在俄罗斯,那个在电视台直播的时候站在身后举牌子反对战争的女人。她被警察带走之后又被放出来时,周围那一片举着长枪短炮似的记者和摄像。
我们的记者呢。

我们的敢说话的记者啊。也像乌衣一样被抓起来了,有的被判刑,有的至今下落不明。就是那个沼泽地的故事,记者看到了有被沼泽吞噬的人,自己去救人的时候,也被沼泽吞掉了。

cn.nytimes.com/china/20201228/

@PigeonAdultman 在以前,死亡是死亡;今天的死亡是被社交网络遗忘。

@[email protected]
“我们的记者呢”
我们的“记者”在吹嘘伟大中国和伟大中华民族复兴。
我们的记者在伟大中国的监狱里服刑。

🥲

@PigeonAdultman 我本來琢磨著「一切發聲渠道都被壓制住了」,然後想起在官方指定可以攻擊目標之後,蜂擁而上獵巫的「正義民眾」的那些嘴臉⋯⋯⋯⋯我就噁心得頭疼。

@PigeonAdultman 我们的记者是喉舌啊,这个定位都是明文规定的,不是潜规则,记者开展独立舆论监督才是潜规则,正如我们的股市是国企融资工具,这是明文规定,在股市里投资才是潜规则。都是明牌,光明磊落令人感佩的。

@PigeonAdultman 中国特色言论控制,控制一切看得见和看不见的东西。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