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我他妈要笑疯了!我之前只看见了大狸子发的截图就觉得好好笑了。看了整个视频之后,真的笑到停不下来。
记者问泽连斯基有没有最喜欢的普京笑话,泽连斯基沉默了一下下,憋着笑,然后终于忍不住了,憨厚地大笑了起来,说有,但是不太好说。
这个场景,仿佛没辱,但是又好像什么都辱了。
我疯狂代餐,这如果问的是习近平该多好,我能笑一年!!!
(来源见水印)

YY一下,如果是崔娃采访奥巴马。

崔娃:总统先生,你有没有喜欢的乳包笑话。

奥巴马:
*标志性的沉默15秒*
*想是想起来了什么忍不住微笑*
*尝试表情管理,硬憋回去*
*没忍住笑了出来*
“我想应该是有的”
*继续标志性沉默*
*语速非常缓慢地*“但是现在还不是一个分享这个笑话的好时机”

第二天,微博热搜:美国前总统奥巴马辱华!
他怎么辱华了?
别人问他有没有乳包笑话,他居然什么都没说! :mtfront_pooh:

@PigeonAdultman 我记得之前有一次,有记者类似于问到二十年后的俄乌关系会如何,泽连斯基先说20年后肯定不是他能左右的了,然后说,很大可能20年后也不是普京能左右的事情,然后可能是想了下一个老僵尸颤颤巍巍地坐在独裁座上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音。

那个视频非常治愈我,因为我想到20年后的习近平也忍不住像他一样笑出声。也意识到笑声响起,那么看似牢不可破的权力都能被瓦解。

@flyover @PigeonAdultman 可能是那个经典的苏联笑话“我们的陆军在天上,我们的空军在地上,我们的海军在海底”

@flyover @PigeonAdultman 20年后 我笑不出来啊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更别说还没死的时候😭

@PigeonAdultman 我应该去搞个微博账号每天发:“哈哈哈哈哈我想到一个关于他超好笑的笑话但我不能说” :ablobdundundun: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