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在象上看到很多关于BBC新疆集中营报道的嘟文,多少都提到了逮捕理由之荒唐。还记得Clubhouse很火的那段时间有一个关于集中营的房间,里面有很多亲历者分享自己的经历和见闻。当时有好几个汉人都在反复问(甚至还打断发言人),他们被抓起来的理由是什么。这些汉人在听到这些反人类的事情,第一反应居然是居高临下地问逮捕理由。这背后的傲慢、理所应当、以及隐含的“受害者有罪论“都让我极度不适和愤怒。

去年年底我买了一本书叫In the Camps: China's High-Tech Penal Colony,里面收录了好几个幸存者/亲历者的真实故事。其中一个人叫Vera Zhou,是一个回族人。她本来在华盛顿大学上学,放假期间回了新疆。因为需要用学校的Gmail账号,她下载了VPN,因此被抓进了集中营。

今天朋友发来图二的时候我想到了这个故事。记得最初看到这条评论的时候就感到非常厌恶,厌恶字里行间透露出的聪明的、精致的、计算得恰到好处的坏。

給象友們推薦一個paraphrase軟件。把自己寫的英語句子放進去,就會出來更好的版本,比如説詞匯更加多樣,結構更加清晰。如果自己不滿意,還會提供近義詞替換等其他操作。太好用了,誰用誰知道。
啊!我那屎一般的英語表達。
鏈接如下:quillbot.com/

我没去过新疆,但就我去西藏的体验就可以看出,在这些地区里ccp 是恨不得每个家庭里都安插一个党员。
不知道去过西藏的有没有同感,我走在街上和山上,一边觉得很美一边觉得很诡异。如果你平时对你生活区域的propaganda就很留心和敏感,你就会发现藏区现在的政治标语多到爆炸,我走在一段20米才有一个人甚至都没有房子的空旷山路上都会每隔五米一个谢谢党感谢党帮助脱贫还有党员之家,甚至康定的山头上有很大一片区域印上了红色的政治宣传,给你一种感觉ccp 恨不得在西藏的天上都365天印上感恩共产党这几个大字。
还有一点是,明明是少数民族聚集地,你走街上怎么找都找不到一块纯少民语言下面没有中文的牌子,没有,就算是佛学院也用中文写了一行。
这种诡异恐怖的感觉,就是突然进入了一块自己的民族把别人殖民了的区域,走在街边,看着他们当地人的脸,你的罪恶感就会立马泛上来。

在学中文的同事努力说中文 :aru_0391: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