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实在是不理解
为什么一些中年男子能那么那么矫情又屁事多

习近平和拜登通电话
好奇
是本人打电话吗
他俩怎么沟通啊
耳朵上挂着同声传译么

健身房的单车课好像邪教组织在聚会

今天早晨醒来 心情和状态极其之差
刚刚透过窗户看到
外面果然是下雨了 ​​​
越想越生气
把自己气哭了

不说别的但一瞬间我是真的热泪盈眶,就,总算有人想起来了,管他男的女的美国的德国的,总算有人想起他们来了。求求了,就,救救她们。的确很困难,但不要管护照机票了……救救她们,唉。当国门紧闭我们就再也无法得知她们的血与泪。
亚洲虽说是一锅烂,但总算中国女人尚比阿富汗女子自由(那么一丁点也算是吧),还有其他地区的女人们也是,不论如何女性都是在战斗着我深刻地知道。但此时此刻阿富汗的女人们(和孩子)的的确确是只有尚且身处自由之地的女人们能救得了的了……
sisters help sisters,如果有什么办法,真的,唉。
但转念一想身处墙内别说捐款,连参加ngo扶助难民营都做不到……
(无能狂怒

Show thread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