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读过《鼠疫》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neodb.social/books/2366/
香港艺术节话剧版《鼠疫》太好了,那句「在自己家做难民,在自己的国家流亡」直击心脏。
于是我终于push自己来读原著:比话剧更冷静克制的笔调,但蕴含的哲思明确无误。直至今日我才明白加缪的好,真是看得人汗毛倒竖。
(btw,加缪真是不折不扣的废除死刑提倡者,每一句写死刑残暴而整个社会构建于其上的话都精确又深刻。)
临近结尾这句在话剧版里也很impressive:「编写的初衷是不做遇事讳莫如深的人;是提供对鼠疫受害者有利的证词,使后世至少能记住那些人身受的暴行和不公正待遇;是实事求是地告诉大家,在灾难中能学到什么,人的内心里值得赞赏的东西总归比应该唾弃的东西多。」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