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想有一双raised by wolves 里面mother的眼睛👀~(自带开关٩(˃̶͈̀௰˂̶͈́)و)

Pinned toot

想在大街上跳舞,并且大喊大叫。
:aru_0180:

我反省了躲在规则背后的生活方式,试着去和学生更亲一些,或许有违公平,不像过去那样坚守着“从毕业那一刻才能开始做朋友”的教条。
我反省了曾经无视那个又是出走又是跳海的“问题学生”,那时觉得她就是个太妹而已,连交女朋友也是太妹作风的一部分。但或许是反过来呢?或许她表现出来的种种出格,正是她对困境的抵抗呢?

豆瓣和长毛象不一样,我能预见到发在豆瓣一定会被说“你想多了”。但我作为一个教育者难道不应该想多吗?就算只有1%的学生因此而受苦,教育者和教育机构也有义务去救助她们,不是吗?但我亲眼看到了学校的不反省、不哀悼、不公开。

中国大学生中的同志群体的处境有多艰难?大学生的身体已经成年,但整个社会环境不允许他们“成年”。他们有爱和性的需求,却没有在经济上独立的能力。
这种矛盾对异性恋者们来说可能只是一段短暂的尴尬期,对得不到家庭支持的同志学生却是极大的折磨。
她就是同性恋者,她就是有爱和性的需求,同时,她也就是养不活她自己。这三个事实无法改变。如果家庭不保护她,学校也不保护她,她还能怎么办呢?

Show thread

为什么总有男的一边走路,一边控制不住自己抓🥚的手。
辣眼睛

发现自己真正喜欢做什么有一个很容易的检验方法:当你身处低谷,最精疲力尽、仓皇失措的时候,你还能主动去做的事(除了吃饭睡觉)。这件事就是你的calling,它是最不耗费你精神能量、最匹配你内在世界的事情。对我来说,可能是无目的吸收知识和写日记,对有的人来说,可能是游泳、打游戏、带娃、学语言。

反之,当状态好的时候,你甚至可以爱上背单词和刷题,更别提社交电影话剧看书了。这种水涨船高带来的“喜欢”,是失真的。

看也子跟小马唱缘灭,笑着笑着就哭了。
​:0b08:​​:0b08:​​:0b08:​

怎么,离婚冷静期要拿“境外势力”背书了?​:8111:​​:8111:​​:8111:​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