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肉食谱
我觉得有必要记录一下这个省时间的妙招 :awesome: 。我前两天按照盐水鸭的方子腌制了一批鸡腿(为什么不是鸭腿呢,因为鸭腿贵啊),放进冷冻。昨晚拿了两只放在冷藏解冻,今天中午拿出来洗干净表面的盐粒和香料,放在米上面进电饭锅同煮。煮饭的水和米的比例不变,煮饭时间也不变。这样就省了一个蒸锅和单独烹饪鸡腿的时间。
鸡腿很嫩,鸡腿里的油脂和盐流进米饭里,米饭有种海南鸡饭的感觉,十分美好了。 :ikeasama013:
用盐水鸭的方子腌制鸡腿可以让鸡腿肉变得相对紧实,在不好买走地鸡的地方也是一种变通了。

雏菊海

这片怒放的雏菊已彻底把岩石给包围了起来。/Radius Images/高品图像Gaopinimages

Show thread

用钢笔随便记笔记,字迹的边缘出现了奇妙的渐变色 :ablobaww: 好看!

广州最好吃的沙茶面。
因为太好吃了,所以就算独立命名为阿肯面也没问题,叫沙茶面真是给沙茶面脸了。

@mature

#论文导读
一篇简短的论文导读:利用社会网络分析推断成年人口死亡率。

The network survival method for estimating adult
mortality: Evidence from a survey experiment in
Rwanda (Dennis M. Feehan, Mary Mahy, and Matthew J. Salganik)

这是一个乍看很简单其实不容易的问题。发达国家的人口统计数据大多翔实可靠,但是许多欠发达国家的数据非常欠缺,而且由于人口注册系统的不完备,许多人甚至至死都没有被登记过。正因如此,这个问题很有研究价值。至于死亡率,虽然定义很简单,=死亡人数/总人数。这个问题统计起来有两个难点:一是死者没法自己回答问卷,所以必须从别人那里收集信息(比如年龄性别收入),二是成年人口死亡是个相对小概率的事件,很难准确估计。

之前Demographic and Health Survey项目的标准问卷是“兄弟姐妹调查”,也就是让受访者回答每一个兄弟姐妹的年龄性别收入等,以及是否存活,用生存分析法来估计每个人口区间死亡率。但是兄弟姐妹调查有两个问题,一个是抽样方法使得结果方差很大,一个是亲人的汇报会有一些偏差,比如故意不汇报某个活着的兄弟姐妹,而且全部存活的兄弟姐妹更容易被抽样到。所以这个标准问卷其实很少真的使用。

作者提出可以使用一些社会网络方法。简单来说就是估计你在一个社交网络(比如,亲人网络,工作网络,熟人网络)里认识多少人,这之中多少人近期去世了。典型的问题是“你认识的人有几个在去年去世了”。但是相应的,研究人员需要准确地估计每个人“认识”多少人,也就是每个人的在这个社交网络里的人际规模,来估计死亡率的分母。社交规模可以通过一些标准问题来估计,比如“你认识几个警察”。(因为全国警察数量是已知的,认识的警察越多,说明被试者的社交圈越大)。

实际应用起来,调查员需要选择一个社交网络来研究。这篇文章的例子里用的是“吃饭网络”,也就是“最近12个月内一起吃过饭的知道名字的人”这个范畴。估计社交规模的标准问题用了20个,包括认识多牧师,老师,离异男性,吸烟的女性,以及名叫XX的人等等。

这篇文章我挺喜欢的,一是让我时常想,看似简单的问题也有大学问,二是用了一些巧妙的方法,三是这个研究是个理论学科和人文学科有机结合的好例子。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