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hony boosted

和辱华,哦不,普通粉红朋友(你们是从高中时代就认识的,但在大环境下你不知为何、从什么时候起他们就慢慢变成了粉红)一起出门小聚。
你对这个时代的粉红普遍率已了若指掌,但对朋友还是有所希冀,同时你的自我保护机制让你在这方面无法信任任何一个哪怕温和的粉红,所以你对政治和时事只字不提,装作你是一个从来没有主见和观点的人,避免冲撞发生,但这一切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无法避免地贯穿了生活。
你和他们去超市买零食、酒水,呀土豆辱华了,所以不能拿,维他辱华了所以不能拿,你对此只字不吭。
你和他们看投影,碧梨辱华了所以她配乐的电影不能看,谁又辱华了所以不能看。没办法,你对此只字不吭。
作为一个政见不一的普通人,你将会在真实社交生活中被剥夺做选择和出声的权利,这一切是不平等的,他们可以肆无忌惮地将这种辱华审查带入生活,肆无忌惮地开启政治话题而不惧怕什么,拥有“言论自由”。而你面临的不仅是担忧,还有出“政治柜”的问题。
和粉红做朋友没关系,其实除此之外他们人都很好,我可以去包容他们隐藏我自己。
但我还是一如既往地想要问一句:凭什么?
以及做到包容这是我牺牲自己一部分权利(表达、选择)而做到的,可以说是迫不得已,任何人不能把这当成理所当然。

有很多野心,比如去最好的项目。但想了想,拿全奖把自己跑路掉这种期待就已经是很值得庆祝的期待了。# the waiting game

Anthony boosted

感觉目前为止的人生用一个词形容的话就是“幸存者”,不论是出身选择,学业考试还是别的什么,都是艰难地不断幸存(当然在某些层面已经死亡了,毕竟东亚是一命通关关卡嵌套)因为这一身份,活着近乎逃亡

我觉得瘟疫会变成瘟疫的一个原因是,在指数增长初期,纽约的人觉得武汉的事情很遥远,美国中西部的人觉得纽约的事情很遥远,欧洲的人觉得印度和非洲的事情很遥远,美国西海岸觉得荷兰的事情很遥远,等等等等。可能是国家概念和地理边界的建构,可能是文化和信息传播上的阻隔,除了病毒之外的东西确实不会跨越这些界限扰乱你的生活。中东难民危机再怎么发生也不会让另外一些城市封城(虽然可能会影响你的国家的外交和移民政策),加州山火再怎么烧也烧不到东海岸,美国再怎么外交抵制奥运会也只是隔岸观火。但是病毒不管这些边界,一把火把全世界都点燃。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