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nomura boosted

朋友最近落地东京没几天,遇到两次警察,一次是在外面骑单车晚上没开车灯被三个警员两男一女拦下查看证件,因为怕你偷车,为了请他把在留卡从卡套里取出来,特意找了个远程翻译电话请求。查完没问题之后各种道歉。
后来没几天捡到一个钱包送去交番,两名警员忙了快两个小时各种登记确认,远程翻译换了三个,给他解释各种法律规定包括失物处理办法,合法谢金的规定。就算钱包里证件俱全,不会主动联系失主,必须等失主报警。朋友说后来仔细想想,这对隐私的保护和个人物品的权利维护到了变态的程度。
朋友家三代北京人,“头一次觉得自己被当做一个人对待”。“经历了这些再回想国内看的大白警登堂入室的视频,才明白痛得有多深。”

Nonomura boosted

他在书中还反复批评了美国所谓的“网络带来自由”的提法,因为这恰恰给那些独裁政府提供了借口:“我就说吧,帝国主义在拿网络妄图颠覆我们”,从而更加使得审查机制茁壮成长。
在互联网发明的早期,ccp就极其敏锐的意识到网络监管的必要性,在这方面的投资力度之大,手段执行之强硬,效果之好,完全是教科书般的典范,比俄罗斯以及一挂独裁小弟,高明了不止10条街。
对于“网络主权”这个概念,还是得高度警惕,一旦得售,等同于把现在的互联网变成完全不同的另一个东西。
所幸的是,综合来看,这个概念毕竟提的还是迟了,互联网的技术发展已经先政治一步自我演化,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匿名加入web3.0,现有的互联网即便被主权化,以他为基础也还会催生出一个“新”互联网,继续传递“资讯自由”的火种。
这场“猫捉老鼠”的游戏,很可能永远没有终点。

Show thread
Nonomura boosted
Nonomura boosted

看到一个女孩子拿了LSE的商科offer,学费3.2万镑一年,家里不肯出钱(还有个弟弟),已经想要放弃了,不晓得她能不能开一个go fund me.

douban.com/group/topic/2667535

Nonomura boosted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