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前會對要是我沒能切實支持到我看重的人一事洩氣,也包括我自己沒有能力/力量去做這件事的時候。最近我想通了,只要對那個人來說有被支持到就好,不一定要是我,也不一定要只是我。何況能有安慰得/幫助得更到位的人在不是很好的一件事嗎。那這個道理反過來 apply 到我自己身上也是一樣的。所以說,重要的是「一直陪伴」作為「我在」的感覺而並非要是真的尋求一個事實。後者太沉重了。而一時不是事實不代表一直不會是,或者說沒可能是。

Show thread


我:阿D,塔罗里你觉得最克制自己,contain,试图达到一种理想样子而有时候又为之所困的牌会是哪张?
友:Devil 啊
我:原來我是個想成為愚人的惡魔… :ablobdundundun:

Show thread


2022/1/15 The Wild Unknown
问题:戀人十字(雖然名字叫這個但可以問一切关系,此處问的是關係发展 in general for the near future)
左:6 of cups
右:2 of wands
旧:3 of pentacles
今:8 of cups (reversed)
后:2 of pentacles (reversed)

Takeaways: 交汇的那一瞬间和那一段时间是灿烂的,“你”会感觉滞后会回味,殊不知早已分道扬镳。

Show thread


我有点想明白为什么回来后工作热情不高了。因为多方原因脑子里有了这么一个印象:“现在做的事情应该赶快敷衍掉交差万岁,把时间花在更值得的事情,去学 xyz 转 xyz。” 这样一边做还要一边埋怨自己在“浪费时间”,特别扫兴。说实话民生问题这么多(住房、灾害、就业、福利、健康等等;噢还有交通,但 travel-demand management 什么的实在不大感兴趣),不会没有我拿不到哪怕一口饭吃的地方的!我要是真能是全能,pay grade level 岂不得上天。在调整这个 mindset 之余,我也得找一找自己领域的社群了。

Show thread


和室友感叹,“你有没有觉得新年才开始但过去一周像是过了一个月?倒也不是觉得时间过得快。就是感觉发生了很多事情但也说不出来。" 室友敏锐指出:”是不是你压力太大了?“

嗯,我觉得是的吧?”发生了很多事情其实又没有“,可能是因为全都发生在了脑子里。最近 mind wandering 更频繁了,做一件事的时候会不自觉在盘算下件、下下件,和下下下件要做/想做的事情,很快心理负担超负荷了,便需要开下开小差缓冲。

还好我想到了个办法在尝试:先 mind dump on google keep (if using phone) and on papers,把大大小小(吃饭、休息、上嘟嘟、回复XX、阅读、工作任务等等)事情全列出来再排顺序,克制自己在一个”任务“里只想着这一件事情。希望能坚持下来并且有用。最近想得太多,做得太少。

Show thread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