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上曰:你又没工作又不怀孕,多浪费时间?
嗯,合着我活着喘气是浪费时间。

感觉其实这么多年,像这样的的鬼话,她只不过是没找到机会说而已。

被问到xxx是不是又严重了,还是止不住暴躁

也许平等比民主更难获得。

当今世界,除了少数国家,民主的理念基本上得到了广泛认同。而即使在欧美,关于平等的抗争仍在继续。平等的理念并未那样深入人心。特别是面对某个具体的族群时,总会有人说,嘿,这不可是歧视,他们不配/他们自找的。

而纵观历史,不论儒家的等级观念,还是古希腊的民主仅限男性公民,抑或是旧约与古兰经中对同性恋的憎恶。不平等的历史源远流长。一位信教的朋友曾经说,也许,上帝在创造这个世界时,从未考虑过平等。

人总是不同的,可以按照各种各样的标准划为各种各样的族群。民主可能总是相似的,而歧视各有各的不同。经济、宗教、历史、文化,歧视背后有太多的因素,族群之间也有太多不同的利益取向。甚至还有生物学和生理学的试验,证明歧视也许是人的天性。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除了在自己的脑子里装个人人平等的小警报器。

Show thread

時不時就會夢到跟我媽大吵決裂,往宇宙中逃亡以離開我媽等等奇幻情節,醒來總是懵住,沒想到潛意識中跟我媽的tension已經到這個地步。即使現實中跟她的關係很好,也很依戀很愛她,可是那些橫亙在我們之間的不同政見與人生觀竟至於如此深刻並在清醒時被刻意忽略。

#蠹书偶记

我为什么特别强调,“不爱XX”的自由必须得到保护?

——原因很简单,允许不爱,才有真爱。不管是对个人还是对群体,都是如此。

而如果另一个选项不被允许,那么“真爱”与否,就很可以怀疑:到底是爱,还是无从选择的强迫牺牲,乃至是伪装出来的生存技能。

李贽《史纲评要》:
“古今死忠者不少,必为道义名节不得不死耳。若论道义名节,则屈子尽可不死。屈子之死,根于至性,实是千古未有。”

不愧是李卓吾,果然一针见血。有选择的高尚才是高尚,没有选择的高尚不叫高尚,叫强迫牺牲。屈原所处的时代,士人可自由去国而不必死守一国,屈原却仍然对故国眷恋难舍以至于身殉,这才是真爱。而后世囿于道义名节无可选择因而死国的那些“忠臣烈士”,多少都带着点被迫牺牲的奴才气。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