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reides boosted

“微小的拒绝服从被复制几千次后,足以彻底打乱将军或者国家元首制定的大计划。这种小的不服从永远上不了新闻头条,但是正如千万毫无头绪的珊瑚虫能够创造珊瑚礁,成千上万的不服从、开小差也能够制造经济或者政治上的巨大礁石。一种隐秘的双重共谋使得这些行为难以为人察觉。做坏事的人从不希望把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他们的安全感来自他们的隐身。官方则站在自己的立场不愿意人们注意到日渐高企的不服从水平,否则就有鼓励其他人效仿的风险,并且让人们发现官方的道德支配地位的脆弱性。这就造就了一种奇异共谋关系下的沉默,使得其中的不服从行为几乎不见于历史记录。”

-《六论自发性》James.C.Scott

我因去年网购的书籍被公安局找上门 

@grayhouse 安慰一下……受到惊吓是难免,但确实现在不算啥大事。境内查非法出版物历来是按照店家/经销者/印刷者之类来查,店家被查的话,办案人会倾向于把大量销出图书都算成非法的以增加案件数额,波及面就会很广,甚至几年前买的都会牵连。一般把要的那本书缴回,换个店家再买一本就行了。

都说北京四中比二中强,我就不这么认为。同样是教学生,总是二中全会了以后再过几年,才能让四中全会。

atreides boosted

看完这则影片
youtu.be/YNv_s-VMZPU
我似乎有点明白因为信息过载陷入政治性抑郁的机理了

因为短时间大量吸收外部信息
结果一切关于「自我」的事都在认知中被边缘化了
(特别是在去年乙型非典瘟疫的隔离期间,每天除了基本的吃睡都在被动或主动地暴露在外界信息中,自己身上也没有什么新变化发生)

而对于吸收来的这些外部资讯,自己又完全做不上任何事情来改变
两相叠加,自然会让人感觉到自己的无力和渺小

所以应对的方法,读书是对的、看电影听音乐也是对的
但重点不是在这些行为上,而是要认真地记下自己读、看、听时的感想和感受,不管多么零碎都没关系
一定要通过记录、通过输出,去产生和放大和自己有关的事情
以此重新让自己的心意识到,啊我还存在、我还在做什么
或者打扫卫生、做饭、运动也好
并且一定要记下来自己做了啥
「我今天擦了马桶,缝隙里好恶心哦所以我没擦干净」
让与自己有关的信息重新占据自己的大脑
就能夺回自己的掌控权了

新教材培训,主讲专家说,大家要把这个新教材讲透、讲好、“讲出史味来”。

看来不能在饭点排课。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