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央视别抄地方台的特色节目了
央视:少年党史知识竞赛
我:……要不然你们还是抄吧

塞尔达里时间流速极快,据说一天只有二十四分钟,这种情况下看日月都变成了非常有意思的事情。经常是夜间一边逃避骷髅怪的追捕一边余光看到白白的圆月升起,明亮无匹,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

不得不和不太想fo的人互fo怎么办😣抹不开面子

很多华夏儿郎讲黄色笑话时,一见女性面露不悦、表达不满,总会腆着一脸贱相笑嘻嘻说:「我不就开个玩笑嘛,你怎么还当真了?没点幽默感……」

而杨笠呢?只是说了「普却信」而已,那些平常以幽默自居涎着脸热讲下流笑话的华夏儿郎,怎么这时七情上面又开不起玩笑了?

这恐怕不仅是双标那么简单。男性热衷在公开场合嬉皮笑脸讲黄色笑话戏弄妇女,在性别层面是上位者对下位者的欺凌,宣示权力。

可女性一旦开始反击,尽管言语连言语轻慢都算不上,只是指出了客观事实,就会被男人视为下位者对高高在上优越的自己的挑衅。这就好像,奴隶要是开奴隶主玩笑,奴隶主当然以为奴隶不懂尊卑要反了。

烦死了烦死了😣上午什么事都没做成。平时家里没人还好,一到中午我就要和爹妈在多个房间里闪转腾挪连环走位,避免一个房间里有两个及以上的人共存,完全坐立不安,想安生洗个衣服都要被迫打断好多次开头,为什么爹永远没有自己在打扰别人的意识呢,你进厕所接个水也要分那么多次吗?最后我什么都没干成,爹开开心心泡了茶还好意思喊我吃饭。你他妈的,不要烦我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