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moly 整体最有想法最有规模,也是最早最有影响力的还是11月26日下午的南京传媒学院,“白纸女侠”的壮举堪称最佳行为艺术作品,简直有划时代意义,后面有学生慢慢加入举白纸行列且女生占多数,然后受感染而演讲的几个男生的讲演也是简洁有力,女生男生们连着呛老师呛校长反应之快简直大快人心;中间还有个戴一字发夹的女生,拉下口罩不遮面孔,当校长质问谁挑事儿时,喊出来自己的名字“刘XX”,肉眼可见的勇敢和先锋,中国女人了不起!

可以看出来,南传大学生的综合能力和表达水平都是相当相当高超的,如果有言论自由出版自由,他们走上社会和工作岗位,真的大有作为,且讽刺的是这所大学既不是985也不是211只是一所普通民办大学,上这所学校的都不是传统意义上最"好“的学生”。

也请大家记住最近几天抗议冲在前面的女人们,挡警察女教授,清华演讲姐,还有年初被抓的乌衣,以及早在18年就泼墨习近平画像的董瑶琼。

下面是南传事件王志安的梳理,有全过程。
youtube.com/watch?v=rgPj2EgyA8

加了湾区悼念活动电报群。
组织活动的全都是女孩。确定活动流程、给警察打电话报备、维护群里秩序。
男的在干嘛呢,吵架,出警,分享自己的youtube频道,随地当爹教做人。一会儿嫌弃民运一会儿嫌弃港独,一会儿又不让人唱国际歌了。这些男的对骂时候还要相互问候母亲,这么爱当爹怎么不去操爹呢?
男的什么时候学会闭嘴,这个世界的美好程度就会陡然猛增。

接下来的几年请大家勇做给组织添麻烦的老百姓,给组织添麻烦了!这是什么,麻烦?添一下。组织你好,这是什么,麻烦?添一下。组织你好,这是什么,麻烦?添一下。组织你好,这是什么,麻烦?添一下。组织你好,这是什么,麻烦?添一下。组织你好,这是什么,麻烦?添一下。组织你好,这是什么,麻烦?添一下。

2022年11月26日 白纸革命的发起者,一南传女大学生,“白纸女侠”,值得被历史记住她。

今晚参与的人生中第一次政治集会,比想象中带给我更多复杂感受。

七点到九点集会在阿姆斯特丹市中心的水坝广场举办,现场大约来了100~200人,没有明确的组织者,形式上以悼念为主。我和朋友到达后放下花束,就一起帮忙点燃蜡烛和分发事先印好的海报。点蜡烛时我才注意到现场还有好几位维族人士在以维语沟通,音箱放着的是陌生的维语歌曲。从今天看到的视频猜测,他们是下午就一直在水坝广场抗议的人。能明显感到现场一两百名汉人无法与维语音乐产生联系、在现状下不知所措的情绪。

同龄人们都戴着口罩,有些女生跟我一样用口红在口罩上涂画了噤声/404的标志,不少人举着白纸。但不久后颇为肃穆的现场氛围内就有些异动。有人指出维族人士举着的蓝色旗帜是东突旗,有男生表达不满后,主张与几个同伴将他们的旗挡住,并说“这不是我们的诉求,不想被他们利用”。维族大叔不会汉语,用维语对他们挡住旗子将人群割裂成两半的行为发出抗议,另一位维族年轻人作为翻译进行调节,最后汉族男生妥协,从东突旗前离开。

矛盾在半小时内逐步升级。有人提议“是中国人就到另一边去”,主张新建一个圈层,以和维族大叔的群体进行区隔。而后又来了一个从表达和行为上判断明显是pinky的应激郭楠对维族大叔喊“terrorist”,引起了几位维族大叔的激烈反抗,齐声对郭楠喊“滚回中国”,并产生肢体对抗,一位白人男性帮忙拦住双方。一个汉人女生大声说“我们今天都是为了human才站在这里”。

没有想到,最后现场气氛有所松动的契机是所有人齐声喊“习近平下台”和“共产党下台”的时候。汉人用汉语喊了几遍,维人用维语喊了几遍。虽然因为语言不通没法同时喊,但主席还是把大家的心牢牢地系在了一起。

不过维族大叔喊“习近平是法西斯”时,大家默不作声;喊“中国是法西斯”时,又有男生上前理论说“不能说中国是法西斯”,现场霎时间听到很多“又吵起来了”的叹气声。身边不时听见“我怎么觉得今晚不对劲,怪怪的”、“感觉水很浑”的担忧。

临走前瞅了眼与维族割席的一群人,手捧蜡烛全然沉默地站在原地默哀。我感到十分悻然,就和同伴离开了。最后还听到法轮功的阿姨在现场跟学生热心辩论,“不要文革要改革是不可能的呀,共产党不下台做不到的”。

回到家后我点击热趋Amsterdam,第一个跳出的结果居然是维族大叔的账号。点进主页看见一幅banner,上面是他将2017年起失踪的19个家人的头像挂在自己身上的照片,以及一个让整晚都无所作为的自己感到刺痛的问题。他问的是:where is my family?

这是一个整体上很失落的夜晚。不仅因为汉人内部的意见不合,汉人整体对维族问题的陌生、尴尬和傲慢更让我不知如何自处。但总归我知道今晚在现场的十几个朋友,虽然对集会走向的态度不一,其实都有着相近的底色,更有在内宣下一直以为camp是伪造的朋友在愧疚中接受了科普。政治参与需要学习,对于出国不久、还不适应大声讲话的很多人来说,一切才刚刚开始。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