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的00后(Gen Z)用tiktok把Texas的“人流举报热线网站”给炸了。我对这群孩子们第无数次心怀感激,the kids are more than alright 🥺🥺

同时这也教会我们:让这个举报网站瘫痪是我们全世界每个人都能做到的事情。把你的VPN区域调到Texas, 登录该举报网站:prolifewhistleblower.com/anony

填写尽量看起来真实的人名、地址和其他细节。提交。完成。

这样做的目的显然是让这种针对女性的举报热线彻底瘫痪,让工作人员根本无法分辨真假信息,从而无法去迫害真正需要人工流产的女性。

有时间有VPN的大家这个Labor Day周末多了一项新活动。还有一个Tiktok上的*男生*tech小伙子直接写了个不停给这个网站输送假信息的bot, 所以tech领域的大家也可以get creative. 原推请见:twitter.com/noliewithbtc/statu

Pinned post

名人名言(不知道是谁先说的,很多人都在说):
It’s not a reporter’s job to just shrug and say “one person says it’s raining, and another says it’s not” when one person says it’s raining outside and another disagrees. The reporter’s job is to GO FUCKING OUTSIDE AND FIND OUT WHETHER OR NOT IT’S ACTUALLY RAINING

Pinned post

在美国的朋友们,如果有遇到不需要喊警察的emergencies,或者美国警察在场反而让你感到更加不安全的emergencies(比如women of color(我们中国女人都是)被家暴,这种情况我之前在纽约报过警,被非常鄙夷消极地对待了(“你就在那等着吧,我们可能四十多分钟到可能不到,我们很忙”),而现在我根本不信任警察到场会帮助我,尤其是如果我的partner是个白人男性的话),这是除了报警打911之外的其他紧急援助资源:

dontcallthepolice.com

有按照城市划分。

Abolish The Police, Defund The Police运动很重要的一块就是鼓励所有人尝试reimagine public safety. 美国警察目前主要的目的和功能是杀人,尤其杀有色人种和黑人。你每一次打911让他们出警都请记住你这是在邀请他们来杀人,可能杀的就是你。如果是mental health crisis,其他方面不需要这种致死暴力的crisis,我们应该知道有很多其他资源能更好地保护我们、帮助我们。

Pinned post

距离我接种第一针Moderna疫苗也过了几天了,没有任何不良反应。

最近看到象上的antivax运动远比我想象得要宏大,并不打算强行改变朋友们的意见,只是希望大家能够尽量保持open mindedness,思想开放,有疑虑的话比起专注于被疑虑困惑淹没、在本能的不信任之中越陷越深,试着多去进行一些阅读和了解。

尤其是在🇺🇸的朋友们,目前最主流的三大疫苗:mRNA的两针Pfzier和Moderna,一针的强生,关于它们研发和原理的资料都非常非常多,只需谷歌疫苗名称即可自己开始阅读。

如果觉得阅读英文资料太难,我推荐一位我关注了很久的豆瓣友邻:douban.com/people/1155157/stat

她一直在发布*各国*(包括🇷🇺🇨🇳)疫苗研发的进展,从疫情开始、疫苗还没有影时就开始了。在她这里你可以找到各国各种中英文相关专业资料。

以及针对冠状病毒疫苗的研发,从03年非典就已经开始了,这些研究成果和进度全球共享十多年,绝非“忽如一夜春风来”。

祝大家在安全的基础上,都能做到实事求是。❤️

Pinned post

@bubblewhale
最后留给需要的汉族同胞们这样几个问题以供自我检索。哪怕你前面那些都看不太懂也没关系,每次想到包括维吾尔族同胞们的苦难遭遇之内的少数民族/其他族裔所面对的问题时拿出来问问你自己,帮助你简单明了地发现自己的种族主义:

1. 为什么同样是中共政府的恶行,在汉人聚居区的通化等地近期实行封城封户时没有这么多质疑声?我们大家往往仅凭豆瓣上几张图片几条转发就已经义愤填膺。这个时候怎么没人去这么仔细地”fact-check”? 新疆维吾尔族集中营的事实资料远超通化封城十倍百倍不止,所实行时间已数年,如果你能看得到BBC的文章,你也同样能随手找到这些资料。是你不愿意找。

2. 为什么同样是中共政府的罪恶,对于🇨🇳(汉人主体)女性被杀害虐待、离婚冷静期等问题你能够轻易正视、承认,没有任何心理障碍,而面对百万维族人被拘禁、女性被强行节育上环一事你突然就存在了这么多心理障碍?突然就满腹质疑,不能相信,非常defensive,总觉得“不可能吧,不可能是真的吧”?

3. 你,有什么资格去否认一个你完全不了解的弱势民族群体的集体体验?凭什么你认为你的看法比人家的更值钱?

Show thread

色情内容预警 

看到有象友开玩笑说手机有裸男照准备发一发,想到我前段时间终于开机了一个以为已经坏掉多年的iphone 4还是5,里面很多jb照,是真的jb照,很明显那时候数据安全和revenge porn意识淡薄的我收了(意味着当然也发出去大约等量的)情色照片。

怎么说呢,可能女人随便拗一下就可以把自己的裸体拍得很艺术或者起码具有一定美感,因为奶子就是美,女人的身体就是很美。但是男的吧……尤其是直男,就真没啥可拍的,也拍不出啥艺术感或美感,想发裸照的时候就只能发个jj怼在镜头前的dick pic了事了。

然后我在看到这些令人震惊的一手机相册的jb照之后,觉得就这么删了那就没有其他人知道它们的存在了,不行我一定要把我的创伤分享出去(……)就顺手把这些jj怼在镜头上的可怕照片发给了一个姐们。

……后果就是尽管我们从小就认识,我还是差点失去了这个朋友。我觉得这么做有点好笑,类似“dude look what I found on my old phone”,她觉得她想把手机砸在我脸上。我对亲密关系的把握果然还非常,非常不够到位……

又怕疫情又非常想出去玩但又非常讨厌人山人海的投票:

万圣节🎃你出去玩吗?(指外出参加任何与此主题有关的活动,尤其指蹦迪、去蹦迪夜行类活动的)3

@bubblewhale
小学铲雪留下的终身伤痛:因为我当时是那种红色家庭出来的又特别信伪左派宣传话语/左派精神的(工人农民的国家……人民自己的联盟……大概我家大人都是部队里搞宣传工作的吧反正我小时候没听过什么童话,听的都是革命故事、中共童话)的傻逼小孩所以就什么这种集体劳动都冲到最前面,自然也就是手冻得最烂的一个小孩之一。唯独我一个最好的朋友手冻得比我还惨,全都发青发紫了,现在想来还非常非常让人心疼。从那以后我这个手就每年都冻了,高中更是因为完全没有暖气、教室还漏风,手肿得根本握不住笔、握着笔也控制不住使不出力气动,在国内的每个冬天手都不像是我自己的手了。(没有暖气的地方自然水龙头也是只有冰水的,别说能用温水洗个手了,水管子结冰的时候连早上刷牙洗脸都只能倒热水壶里隔夜放冷的水或者直接没水用)

所以每年秋冬,在第一股秋风吹来的时候我手上冻疮就会复发(推荐一下Working Hands的手膏,是我见过最管用的),我都会想起这些滑稽可笑完全人为完全没有任何意义在的冬季酷刑,也许意义就是在于让我由内而外地对那个国家的这些烂了千年的烂疮彻底恶心吧。

Show thread

@bubblewhale
大学我去了美国最冷的州之一,带了好多厚衣服鞋子因为寻思着这气温这么低、大半年都在下雪的地方我肯定得冻得比高中更实在。结果第一个冬天我就傻了:人 家 开 暖 气……或者说,美国社会美国学校选择不采用中式变态手段刻意折磨学生,毕竟我们高中也是高考大省的省前几名,💰那是大大地有,我们在教学楼厕所都结冰的时候老师们的办公楼那是温暖如夏,暖气整个秋冬就没停过。

就好像是在加拿大最寒冷的省份,汽车都设计好是可以人还在室内准备走的时候就提前热车、加热座椅的。能开暖气就是不给开,零下十几度的时候依然把电吹风设为违禁品(同时又禁止女生剪太短(比齐耳短)的头发,那么请问普遍都是长发马尾的女学生们零下十几度不用电吹风怎么让头发在一个小时内变干呢?),中式高中就特别能反映出这一整个国家文化上的变态之处:在🇨🇳,有特别多的痛苦与受苦都是被人*刻意为之*的,是完全没有任何的原因或必要发生的痛苦,但是比你更有权势的人们就是决定了你就是要受苦,不然他们从哪里寻开心?

我爱冬天,我恨🇨🇳,that’s it and happy morning y’all

Show thread

降温了降温了,纽约都四十几度了,这一冷下来我整个人都清醒了🤩🤩北方人,北方魂,冬天永远是我最爱的季节

唯一的缺点可能是因为冬天太适合睡觉所以早上起床很困难,我找到一个小窍门:闹钟早设定15分钟左右(所以也要早睡20分钟哦),起来先把暖气打开了(指自己用的小电暖/随便哪种小暖气),把床周遭都吹热了,然后再开灯,明亮暖和地起床。

想到这儿完全不能想起来我们从前在国内,零下十几度但是为了“培养艰苦意志”(省钱)故意不给教学楼开任何暖气(根本没装暖气可还行,只有基本不能用的制暖空调),大爷的厕所屎尿都直接冻成冰了,每天十二个小时在教室大家只能贴着暖宝穿着羽绒服腿上还得再盖一件大羽绒服,晚自习都是发着抖晚自习,洗完头如果时间来不及使用违禁物品吹风机(……)的话头发走回教室那一会儿就结冰了……的脑残集中营日子是怎么过的,真的脑子可能冻坏了一点具体的回忆都没有,只记得这种持久的、令人麻木的被人刻意设计出来的痛苦。就连小学,也要在全年最冷的时候发动学生去*无防护,戴手套要被嘲笑不够艰苦不够少先队”铲雪,然后比谁的手冻得最深(指青紫发烂的程度)谁最优秀,真就完蛋国家。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