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刚才在回复象友时发了我们普通人如何说服其他还没有get there还没有完全支持推翻中共政权的普通同胞们、白纸革命后我们要到哪里去的内容,结合这两天毛象上是否支持群众与条子们对抗聚众放烟花的讨论,不禁想到了我十二月初听过的这档Podcast节目,在这里真诚深切邀请每位象友们去听、试着听完:
Offline: How to Talk to Your Uncle Out of QAnon this Thanksgiving

podcasts.apple.com/us/podcast/
(对英文听力以及听力有障碍的朋友们,本档节目的字幕版视频请见:youtu.be/8_gbrheW_Ps
如需要完整文字稿,请email: [email protected])

这期节目乍一看主题和我们关心的中国社会与社会运动差了十万八千里,但事实上正中红心。本期嘉宾Beth Goldberg是一位专业研究violent extremism的researcher, 她目前是the Head of Research at Jigsaw. QAnon是自从2020年开始逐渐在美国MAGA和保守派、甚至许多两者都不沾的普通人群中飞快传播、信众巨大的一种阴谋论,您可以粗略理解为🇺🇸的法轮功但是比轮更上头且更不着调(法轮功起码有“真善忍”的价值观,QAnon……其实更像地平说这种毫无逻辑的傻子都难信的东西原来,用法轮功类比实在有些辱轮了,我这个比喻主要指其流行程度),特点是一旦一个原本正常的人陷入QAnon阴谋论就很难出来,哪怕一次一次被现实打脸(Q说要发生的事情都没发生,比如2020年底他们就一直在传几个关键的日期,其中就包括2021年一月本来该是国会按程序certify选举结果的时候包括Hillary Clinton在内的全体民主党主要人物都会被捕(Hillary:多大仇啊,醒醒啊老娘退休几年了啊?)也依然执迷不悟,似乎油盐不进的状态,因此这一一开始只有网上一些边缘人群相信的、还被全美国和世界人民传为笑柄的滑稽阴谋论,却成了撕裂无数美国家庭的伤口与横沟。这一期Beth来就是和主持人Jon Favreau一起讨论、分享从她的专业角度看,从目前她们research的进行与所掌握的实际数据来看,究竟对于这些深陷邪教、深陷洗脑的人群来说什么样的沟通手段才有用,我们要怎样才能触碰到他们。

我觉得其中非常震动我、也非常对目前的🇨🇳革命与社会运动具有指导性的一点就是:Beth用了planting the seeds种下种子这个比喻。她说,对于已经深陷这种洗脑和信仰的任何一个人来说,无论这种信仰在我们外人看来多么离谱滑稽、三岁小孩都不会信,但对ta而言已经是ta花了经年累月去与之共存、精心呵护浇灌、更重要的是和这些信徒内部社区互动发展关系的重要存在,是和这个人自己的identity紧密共生的。这就注定了,不管这种信仰本身多么离谱,它都不可能被任何人通过一天、一次的谈话辩论就这么轻易改变。你要改变的并不只是一种仅关乎事实本身的看法——这只是我们这些此刻还立足于现实中的人们的偏见——并不只是“1+1就是等于2就是不可能等于5”,而是一个大活人活生生的identity,是一个人最重要、最重视也最赖以生存的东西,这比直接要ta的命都更能令ta感到受威胁。你在试图挑战的不仅仅是ta的现实认知,更是这背后ta一切的思想与感情,是在逼迫ta去切断一切ta可能直到此刻都还长期赖以生存的那个信徒community中的宝贵人际关系。想想如果有人要切断你和亲密象友们的人际关系你该多难受?多么defensive?一样的道理。

这也和substance药物、酒精等成瘾的阶段非常相似。人类都是有情感需求和精神需求的。如果你只是提出要切段对方目前这些需求被满足的来源——QAnon等离谱信仰,却不提供出一个可以供ta的这些需求安全顺利地转移过去的替代品,那这就还是相当于在要人命。种种这些决定了,在一次激烈长谈辩论、妄想一天就扭转别人经年累月的想法与理念世界都不可能的事情,不管这些想法理念本身多么脱离现实、多么对他人和自己有害。

那么怎么办呢?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要从快刀斩乱麻、对线直到赢的思路转换到planting the seeds种下种子的思路。Beth说,每一次和这种你试图改变想法的错误理念相信者们沟通,都是在埋下通往现实的种子。有一天时机到了,种子们就会发芽🌱,在这个人本身所处的境遇、经历、感受与感情到位了的时候,在ta自己终于had enough的时候。其实这也包括对深陷恶性感情和生活环境中却看似拒绝自救的人们的救助过程,一定是埋下种子,而不是强行无视他人主观意愿、野爹入场替人做决定。每一次我们与对方的对话都是在埋下种子,所以抱着这种心态,我们就更知道不能一味采取aggressive,激烈的、具有伤害性的态度,比起斥责打压对方“你怎么这么蠢,你到底有什么毛病,你脑子里到底进了多少水”等等这些,更努力采用更多supportive的,或者说最起码是中性带有探寻意味的态度,比如“嗯……有意思,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会这样相信吗?这一点是谁告诉你的呢?”这样,give them grace and give them time without enabling them. 绝对不是在纵容、认可或助长他们的错误理念,而是采用更中性、更不具有打击性的态度帮他们梳理,允许他们把自己坚持的重心表达出来,并且在这个过程中埋下真相的种子。“(在说完你认为的现实实际情况之后),这些你现在也不需要急着相信,但我希望你会记得咱们今天这些谈话,记得曾经有一个人对你说过这些。慢慢来。”告诉他们他们可以慢慢来。

事实上,作为一个也曾经深陷非常abusive非常糟糕恶性无望的同居亲密关系却也花了大半年才终于做好准备出逃的人,我其实是也对这种planting the seeds的关键性深有体验,且我身边也有很多类似经历的朋友们。一段自己深陷其中、眼下找各种借口就是不愿意离开的有毒关系其实和QAnon、和粉红等所有人群对中共政权的固执眷恋与幻想本质都是相同的,都是一种深陷其中的执迷不悟。人都不是真的傻,当时的我并不是真的听不进去所有爱我关心我人们的劝,而是的确他们、她们所有人的所有话语都像种子那样埋进了我的潜意识里,等时机成熟那一天一起发芽、托举着我把我推出了地面。但在时机成熟前,还深陷在地狱里的我当然还是嘴硬,当然还是会反复说“但是他很需要我呀,我们还是相爱的”云云。事实证明——真正的事实,Beth代领她的团队多年长期research过有较成熟数据支持的证明——改变错误理念与信仰,将人们拉回现实,最管用的手段恰恰就是这种润物细无声的planting the seeds,就是要我们格外有耐心地一步一个脚印经年累月地埋下种子,而不是非常符合父权式理念地抄起武器就上战场、指望一击破敌、口才最好辩论能力最强的人winner takes all,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后者只能创造永恒的积恨和敌人,前者才能创造盟友。

这就是我们必须要利用到发展中国社会运动与民主革命中的理念。读到这里,请您扪心自问一下您自己的民主理念、包括女权在内的人权理念萌芽的过程,是不是也是一个从无到有、从长期蒙昧到有一天似乎种子发芽的过程?是不是多年以来曾经在不同时间不同地点从不同人那里听了很多当时一知半解、不太能懂的东西,但积累着积累着直到某天*你自己生活的境遇、你自己本人所亲自面对的现实*本身条件忽然到位了,突然触发了这些种子,然后你一下子突然都理解了?这都是别人为我们种下过的救命的种子,我们现在义不容辞必须要去做的就是也接过火炬,继续做能为余下尚未醒悟的十四亿同胞们种下救命种子的人。不是“我们反贼和你们粉红就是势不两立坚决割席”,而是“我们都是一样生活在痛苦黑暗无望现实之中的普通中国人,我们一直站在真相这边、现实这边等你们过来,桥不会断,只要你准备好了”。请相信,不管对方此时此刻嘴上怎么嘴硬,现实的种子总会埋进每个人的潜意识里,这是不可被更改的生物事实。人类都是利己的动物,生物趋利避害是生物的本能,人每天都会无法控制地考虑“到底怎么做怎么选才对我自己最好、明天下一顿饭下一笔工资在哪里”这些。时候到了,每个粉红和蒙昧者自己此刻所过的生活切实符合我们之前所说的了,自然种子就会发芽,谁都挡不住。这也就是为何中共政权一直执着于封禁言论、禁止人们组织起来,并不是为了阻止我们每天线上线下对线😂,而就是为了阻止我们更广泛、更普遍地种下这些启蒙的种子。

当然这也是我自己非常需要自我反省的地方。我是个暴脾气,经常看到一些目前还在迫切需要种子门的比我们慢半拍甚至更多的同胞们有意无意维护中共、维护当权者的发言就先炸了,就这两天我已经不重样地把那位支持禁止放烟花的象友讥讽嘲笑一万遍了😂😂😂😇🙏但这么做对于真正改变ta的理念,有朝一日也把ta融入我们的群体中来有无帮助呢?我感觉应该是卵用没有的😂😂😂人几乎不可能被骂改,骂只能自己和自己人们解气。骂完之后我几乎立刻就想到了这期pod,想到了Beth告诉过我们的所有策略与道理,所以立刻就想写今天这篇、刚刚才趁通勤有时间去写。所以从我这一个例子也可以看出,人性本贱😂😂不是,从“明白道理和事实”到能够每次都做到,尤其是在社会运动与政治相关的领域,尤其尤其是涉及到最关乎我们每个人生死存亡性命安危的基本人权问题时,往往有着漫长艰难的距离。重点不是每次都能交出满分答卷,民主进程不是应试教育,重点在于每次都去试了,失败后继续总结学习,成功后也不要骄躁继续努力(我他妈的依然是在用应试教育鸡娃的语言在描述它……orz高考大省出身伤不起啊but you know what I mean)。下次我还会不会网上骂人了?大概率还是会的(),但是我会更有意识努力去埋下种子,我会带着这种意识继续生活下去。希望亲爱的你也是,我的手足同胞们——只要你相信人人生而平等、人权不可侵犯,只要你相信民主价值观,就都是我的手足——作为播种者一起继续下去吧,路上有你有我,还会不断有更多新加入的姊妹兄弟们。从敌人中创造出盟友,这才是民主运动最了不起的成就,这才是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努力去做、只要足够多的我们站在一起就必然会被做到的事情。加油🙏❤️🌱我们一起加油。

Pinned post

如果需要补课的朋友们,我诚心推荐大家看一看ContraPoints这位YouTuber的内容。她的视频都是video essay的形式,全都是深入浅出的硬干货,你可以静下心来哪怕看完一个,我推荐JK Rowling这期:youtu.be/7gDKbT_l2us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B站上也有,不翻墙也可以看到(但不确定有无字幕,或者可能是有她别的视频但不是这期)

她的视频分享过从transition初期一直到现在的很多心路历程。她是个过于勇敢也过于无私的人了,也实在太过强大,今天的我实在是做不到,所以我分外appreciate世界上有她这样的人们存在,而我有幸和她生活在同一时代。

只保障顺性别女性权益的主义不是女权主义。谢谢,真的再见了。我好累😔希望的确有朋友看到后能获得一丁点帮助。

Show thread
Pinned post

到底是谁在groom孩子们;为什么二元性别身份gender roles是完全虚构的 

社会上的性别gender和性别身份gender roles,是被教会的,是完全后天形成的。

我人生最初最深刻的一则记忆,就是在幼儿园的时候经历的gender politics. 是啊,believe it or not, fucking GENDER POLITICS among 3 and 4 year olds. 作为一个话都说不清楚的几岁小屁孩,我完全不知道“做一个女孩子”到底是什么意思,更不知道所谓“男女有别”除了身体上的细小区别之外还有什么深意。小孩只是喜欢玩,我只是喜欢能和我玩到一起去的其他小孩们一起玩,玩就是为了快乐,就是在院子里疯跑、抓虫子、大叫追逐打闹角色扮演打仗和其他所有互联网前时代的普通小屁孩的游戏。但我不知道不代表其他孩子们不知道。很明显,有些同学们的“家教”做得比我家要“好”,有人把他们,把这些拼音都还没学完的幼童们给教得非常“完善”。

我第一次遇到这个问题,是在一天的游戏时间结束后,大家回到教室里,围着桌子团团坐下。你和谁一起玩的就和谁坐一张圆桌,一桌大概六七个小朋友吧。我们刚坐下,我们桌就突然有一个小朋友站起来,指着我对着我们这堆孩子里领头的那个孩子王说:她不应该坐在这里,因为她是个小女孩。一时间所有同桌的同学们都看着我。我还记得那种突然被put on the spot的感觉,而双倍懵逼的则是我截止彼时完全不明白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或者说我和同桌其他小朋友的区别在哪里。是的,应家长要求我留着长头发、穿着小裙子来上学,但到底什么叫“是个小女孩”?更关键的是,为什么一个“小女孩”,一个小“女”孩,就不能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了,就需要被区别对待,甚至被赶出去、要换桌坐?那个年纪上的我完全没有日后的能言善辩,在那个时刻上完全是震惊、迷茫和沉默的。其他每天一起玩的小孩子们都看着我也不说话,这时候我才意识到哦,其他人好像都是穿着裤子的小“男”孩,哦,我们这一队里原来只有我一个和别人不一样,只有我梳着长发穿着裙子。一时间我就变成了那个等待群体审判的局外人。实际上时间也就过了几秒吧,但我的感觉上却像过了一整堂审讯一般漫长的时间。(小孩子没有法律系统的概念,但被群体中的所有成员针对、自己在这里的合理性被质疑、被指责不同并因此被要求离开的感觉,是所有人类、所有有智慧动物都一并最能领悟的感觉,这直接和最基本的生存本能相连接。)

然后那个孩子王站起来回答了他。我们叫他小王吧。小王是个比我更调皮捣蛋的孩子,和他一起玩总是很有意思也更疯,不会像一些其他比较乖的小朋友那样让我觉得无聊,所以那时的我很喜欢和他一起玩。但我完全不知道他接下来会说什么,因为这一趟人之初始性别政治的怪圈已经把我给打晕了。小王站起来,他却显得很淡定,他很干脆地对那个指着我的小男孩说:为什xx不能和我们一起玩?对方答:因为我们都有小鸡鸡,就她没有。(此刻我好像又学到了一些莫名其妙的新“知识”:哦原来没有鸡鸡的不能和有鸡鸡的一起玩……这都是些什么狗屁规定,我们是在中世纪吗?(当时的质疑会这样伴我一生)这时候小王做了一件在性别政治中石破天惊的大事。他大声回应道:哦是吗?然后掏出他的小鸡鸡。对,因为好像当时大家穿的都是开裆裤(对,我知道,这真的是在幼儿园中小班,it’s fucking mind-boggling to me, too, how early this Gender fucking bullshit starts to haunt us all. 裤子都还不会穿脱的幼童们就被卷入了性别政治的斗争中,这他娘了个逼的哪里是人该干的事情,但这就是绝大多数直人代代相传最乐此不疲的事情🤷🏻‍♀️)所以这动作非常行云流水,特别顺利。

他把他的鸡鸡放在了桌子上,然后说:我也有小鸡鸡。我说她可以和我们一起玩。行了吧?

在想当然的震惊效应之下,我忘了这句话具体的语言组合。大概的意思有以下两种可能性:1. 小王他用他的小鸡鸡,给我这个因为没有鸡鸡而被质疑身份对成员做了一种担保;2. 小王用这种非常戏剧性地亮出他的小鸡鸡的方式,震慑了全场其他鸡鸡拥有者们,震散了他们的质疑,他把鸡鸡放到桌上的动作类似于一个封建君主在争议不休的群臣前把御玺用力砸到桌上的动作。不得不说,虽然这一行为无论如何都很男性,也比较富有父权意味(瞧瞧这多年来的参与性别政治都把我变成了什么),有人能针对这一行为作出的批评批判大约能水够不止一篇毕业论文,但毋庸置疑的是这是一件非常酷的行为,作为当事人我甚至愿意将它称为一件“壮举”。当时我的心理活动就是拍案惊奇,就是哎,老铁牛逼,哥们我这个感动啊,在座其他老铁可能都是憨憨但这个老铁是真的够义气,能处,有事他真上。(而且是真的拎着命根子就上,现实中的人类行为真的远超任何艺术创作🤌👍)之后就再也没有小男孩们质疑过我不能和他们一起玩了。这整件事情的发展都非常“男性”😂,葱冲突到解决到解决方法本身都非常一刀切、简单暴力,事情也随着一个男孩把鸡鸡摔在桌上而彻底一锤定音。

但不幸的是,性别政治是有两个阵营的,而我刚面对完的只不过是第一关。身为穿着裙子输着长发、没有鸡鸡只有外阴的一个女孩,我躲不开的还有来自同性群体的性别审判之怒火。老实说,直到今天,她们的怒火还经常追逐着我,我永远能遇到她们之中永恒执着不放弃的那些人。她们永远在精神上揪着我的小辫子(即使我已经短发多年)不依不饶地质问着、盘问着:“你、到、底、够、不、够、女?你到底是不是女?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你‘女’得完全不正确,我们要开除你女籍!” 在幼儿园的小院子里,在人生第一次与她们的相遇中,她们的最终审判还带有几分童稚的单纯,以及相应对的残酷。并没有男孩那边的戏剧场面和古典法庭(……),我并没有被指控、被辩护和被集体审判的机会,女孩们这一边完全只是上行下效的对君主们命令的传达。我只是在班级一起合影之后,女生们一起排排站好的间隙里被两个女孩王给通知了。明艳动人、艳压群芳(是的,我要再次提醒大家这一切都发生在一群三四岁小屁孩之间,大家都还屁股都擦不干净,但性别政治及其他政治已经深入现实层面,孩子王就是和别的孩子不一样,女孩孩子王就是打扮发型饰品都艳压群芳、有自己的跟班团队,乃至言行举止气场和我们都不一样,你问我为什么我也想知道为什么,大概人类或者所有高度分化的社会性动物就是这个吊样吧)的她略微昂着下巴对我说:xxx,以后我们都不带你玩了。我再次懵逼(似乎一直以来在性别政治和性别身份中,我最擅长的行为就是……懵 逼。Like what is all this, why y’all like this. Can we just please not. Can we just please LIVE):为什么?我做错什么了吗?然后从小媚女(……)的我立刻绞尽脑汁准备着卑微道歉。对,从小就是如果男的质疑我我会对抗、对打,但女的质疑我我就会本能准备跪舔、无条件先认错,这其中原因涉及到太多没人有时间去分析的复杂mother issue懂得都懂。

但是我却没有跪舔道歉的机会,甚至没有求饶的机会,因为她,叫她大王吧。大王对我轻轻传达了最终审判:因为你老是和他们(用小天鹅一般的下巴指了指男生那一群;那个时刻女生们列队整齐、都穿着漂亮整洁的小裙子梳着专门为集体照准备的精致美丽头发,而男生们却像一群彼此撕打的泥猴子🥲;老实说,在那一时刻我的确理解大王语气中的鄙夷与嫌弃,甚至为我自己的参与而一并感到羞耻。我低下了头),一起玩。

见到了我的“悔过”,大王和她的姐妹/共同治理者二王一起轻叹了一口气。真的,她们连叹气都比我们美。她们中一人对我说道:那今天就告诉你了哦,以后想和我们一起玩的话就不能再和他们一起玩了,你自己想吧。然后她们就走了。我不记得后面发生了什么,但印象中所有其他女孩子们的行动也总是跟随着她们的。

…………(深呼吸)

我写出这些早早早年回忆究竟是为了什么呢?在骄傲🏳️‍🌈月的尾巴上,在国内两性(虽然性别,不管是生理性别sex还是性别身份gender都远远远远不止只有两个,但在落后、反进步、反人性至此的🇨🇳社会中,性别依然被十四亿人中几乎每一个都坚定认为只有两种,性别身份只有男和女,所以中国的性别政治也只能是、只能是、只能是这种非黑即白的二元化二极管决一死战,要么男死要么女活(。)矛盾与社会对话再一次白热化的今天,作为一个从一开始就无法完美融入其中任何一个阵营、无法套进中华好女儿或中华好男儿这两个性别角色中的任何一个的,不能有选择的普通中国人、严重不合格的一个中国女人,生活在今日保守势力、极右势力愈发气焰嚣张,誓要让全社会回到1776年的🇺🇸,聆听着他们高度统一的对LGBTQ+人群的指控“你们在groom(驯化、养成,尤指性方面的驯化)孩子们!不直的人都是恋童癖!你们在教原本正常的孩子们做同性恋!”的口号,我只是想指出,我只是需要指出:这一切都是被后天教会的。我们今天所知的性别身份gender,是纯粹的一种社会构造,是完完全全被后天教会养成、驯化信服的;仇恨与歧视,全部都是被后天教会、驯化接纳的;不,*中国人不是天生就不能民主,中国人、汉族人不是天生就邪恶、天生就奴性、天生就不行,中国男人也不是天生就是坏、天生就厌女*,就像美国的保守派, evangelical Christians, MAGA, 白人至上主义者这些高度重合的群体也不是天生就恐同、天生就反智、天生就种族仇恨一样,这些全部、全全部部都是纯粹后天的培养驯化,是畸形倒退的社会和它高度压迫、高度统一的文化教育系统的产物,是“社会”这条高效生产线上强行烙印进我们几乎每个人脑子里的东西,是除非个体意识非常强大、非常具有批判思维能力,否则终身都无法撕脱的“商标”。

当然了,如果你生活在2022年的🇨🇳、你是个女性,你从小到现在所见过、所经历过的只有身边男性们无穷尽的恶意和歧视,从来没有哪怕一个中国男孩/男人把你当成一个平等的人类来尊重、相处,你所接触过生活过的环境每一个都是这样,那没有任何人能责备你会产生这样的信念:中国男人就是天生邪恶,厌女是基因里的。就好像如果你是个生活在2022年的🇺🇸的深肤色queer普通人,你从出生到现在接触到的每个白人evangelical基督徒都是高度种族歧视、恐同排外厌女的样子,无一例外,你所接触过的每个环境情况都完全一致,那你也会开始相信“这可能就是基因问题,可能Mississippi每个白人都有基因缺陷”。没有人能说这是你的错,只能说这是社会性的错误。后一种情况远远没有前一种情况普遍,这就是🇨🇳社会、中国这个国家、中华民族对系统性错误。你的人生已经这么艰难了,我遗憾的只有你没有得到你应有、每个人类生下来都应有的最基本的尊重与善待。其他人看来偏激、片面的想法,可能只是你赖以生存的唯一武器而已。我们也都只是想要活下去,最底层的人们之间,最手无寸铁的人们之间谁还能有精力去攀比评判谁的武器更好看、谁拼杀的姿势更正确吗?

我想分享这些,也许只是因为我足够幸运吧。从儿时到现在,这不长的一辈子里,我被许许多多来自“敌对阵营”的人们善待过,平等尊重过,或者抱着平等尊重的努力与彼此爱护的善意,与最大极限真诚、坦诚地相处过,扶持过,在最原始的人类个体的层面上一起,生存过。能在中国这种社会、国家里平安长大的中国男人、汉族男人,不厌女几乎是完全不可能的,想要评判的人们我真心劝一句:此时此刻闭上眼睛设想一下你如果是个生在中国的男孩,你这一辈子会是怎样度过。你绝对不可能做到如你今日设想的那般“正义”或完美,如果你努力坚持,大概率你不会被允许活到成年。我们难道都没有见过因为不合群、不够符合传统男性性别身份和暴力文化而被霸凌、欺侮的男生吗?我们都没有听过,甚至说过,甚至反复说过那一句句“你这样/他这样还能算个男人吗?你还有点男人样子吗?”我们每个人心里难道不是至今依然有“一个男人应该是什么样子”的这些刻板模型存在吗?……是的,在这样的现实之中,在这样任何一个个体都完全没条件去蚍蜉撼树地对抗的国家、社会和民族中,我遇到过的每个中国男孩、男人都是绝对不完美的,而来自上一辈、上上辈的他们几乎全部都是遍体鳞伤的,他们甚至没有我们这种了解创伤、正视创伤乃至寻求专业帮助的机会,他们甚至不被允许寻求任何帮助,他们只能披着满身创伤走一辈子,直到走不动了默默倒在无人知晓的黑暗里。那些默默自杀的中国男人们,男性长辈们,留给身边所谓至亲之人们的只有无尽迷茫,谁也想不通他怎么就倒下了,谁也看不到那些拉扯了他、折磨了他一辈子的痛苦与鬼魂。他倒下了,大概还是因为他“不行”吧,还是怪他“不够男人”。

我所遇到过最温柔、最饱含爱的能力与意愿的,即使是远远不够完美、非常残缺的爱的一群人们,就是普通的中国男人们。我的爷爷是个因为家庭条件被剥夺了受教育机会的,终生寡言的普通工人。这一辈子我们聚少离多,我上次见到他已经过了许多年,我们之间的谈话连一次、一句能被清晰记住的我都没有,完全没有。但是他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爱过我的一个人,是对我的爱唯一最不求回报的一个人,每个中国孩子、尤其是非男性中国孩子们最遥不可及的所谓unconditional love. 别说这个英文词组了,连汉语他都不是特别地懂,他没有对我说过“爱”,我也没有对他说过,我们相处的时间绝大部分都是沉默的。在最后告别时(当时我不知道是最后一次,也不知道是告别)我没能拥抱他,在中国、在我生长其中的那个中国我们真的很少很少拥抱别人。我不记得这一辈子我们是否曾经拥抱过哪怕一次。远远在我理解、学会爱的语言之前,他就离开了我们。我至今不能知道这辛苦痛苦的一辈子,究竟有没有哪怕一个人对他说过爱,给过他一个平稳的拥抱。和他一起过的每个年,他总是绕着整个厨房客厅忙里忙外干活最多的那个人,吃一晚上的年夜饭他会忙活一礼拜,然后被全家人数落一晚上,“就这么几个人你包这么多饺子,吃两个礼拜也吃不完”,而他永远只是讪讪地笑。他是个生于四十年代贫困家庭的人,是个和他的工友、同乡邻里们一样,最普通的一个中国男人。你说他没有厌女情绪和刻板印象吗?没有我就把我的头给你割下来,厌女仇女是中华文明几千年里流淌至今的骨血,是遍布九千六百多万平方公里的氧气,是每个在中国长大的中国人无论出身性别都没有选择、必须一口口吃进去被喂养长大的粮食,是比汉语言本身更中国的东西。我肯定我爷爷通不过最基本的女权检验,身为家长叱咤风云的奶奶一样也通不过,我家里没有一个长辈可以通过,他们那个年代全中国除了0.01%最有特权、财富和资源去接受现代进步教育的人上人之外,没有任何一个人、没有任何一个普通中国人符合女权的要求。(说到女权,插一句,一直以来我都误以为“女权feminist”本身是某种标明左派、维护基本人权立场的正面词汇,直到我发现许多人会把所有权力大、地位高、靠剥削他人聚集起来财富的女人称为“女权”。比如Alice Astor这位著名认可欣赏希特勒的法西斯政治人物,居然也被誉为“trailblazing feminist”, 那我想江青自然也是中国的trailblazing feminist, 我相信有不少人们是真的unironically这样认为的😅😅🥹🤡我再次重复一遍:女权是人权,人权是女权。女权不是,永远都不能是凭借自己生有阴道就似乎获得男人们没有的压迫、剥削、践踏、伤害他人的虚幻正当性,你如果真觉得事间存在这种正当性那我只能祝福一位或多位优秀中共女性干部们来为你亲自送上几分党的爱与温暖,相信因为没有阴茎(不要忘了很多女人有阴茎)就不管干啥都无罪、生而为女就是高人一等的人们我讲实话不能理解你们关注我是为了干啥)而这些完全通过不了女权检验的、不完美的、没文化的、不够进步不够左派姿态不够好看不够先进优秀的他们,始终都是我认识的最善良、最能爱人的一群人。他们以我所不能想象的坚毅活到了现在,沉默寡言地在只能用艰难恶劣来形容的环境中守护、照顾着自己身边的人们,因为童年因饥荒失去过家人所以每年都会包多到吃不完也没地方放的饺子。他们爱我爱到可以付出生命,但永远不会用正确进步的语言说爱。我如果和他们出柜,和他们谈起女权主义,要过好长好长时间才能一一解答、消弭他们的迷惑与抵触。而他们依然是值得爱、值得尊重的一群人们。我认识的最好的一群人们之一。

同样在美国,我也遇到过普通的、怀有善意的保守派右翼人们,戴着MAGA帽子、直到🍊落选后依然戴着MAGA帽子来我上班的地方吃饭喝酒的白老爷们儿们。你还是可以和他们礼貌交谈、保持普通社会成员们之间基本的善意和尊重相处,只是一谈到社会问题,他们就会开始向你背出一整套Fox News的说辞。这里我觉得很有意思的一点是,就像有人指出过的那样:保守派对于所谓“你们queer人在教坏小孩!原本正常的孩子看到同性恋之后就会变成同性恋!”的无稽控诉,其实是一种自我投射,因为本身真正直的人并不能被“变”成queer,但天生queer的人们、尤其是女人们和非男人们,千百年来都在强大的社会压力下被变直,或者说被加工、训练成一个思想行为模式都高度符合直人二元传统性别标准的“正常”人。今天剃着板寸纹身穿孔酷爱裤装的一个non-binary年轻人,如果出生在五十年前就不得不被社会和他人们按着头驯化着去和别人一样穿高度女性化的连衣裙、终生使用“她”这一人称代词、和其他女性一样在厨房和育儿室里实现人生抱负,而如果出生在一百五十年前的中国,ta还会被缠足,然后始终认为缠足也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因为身边每个类似家庭的女孩女人都也这么做。ta一辈子不会被允许知道自己也可以不用做“她”,拒绝做别人的生育机器,自己的人生可以更宽广也更多彩。一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高度驯化、养成、规训、洗脑儿童们的,从来都不是任何性少数群体们,而一直都是始终占据绝对多数、始终拥有绝对霸权的顺直人们。

是你们,教会了我的那个小同学“没有鸡鸡的不可以和有鸡鸡的一起玩”,是你们,洗脑给了话都说不清楚的小孩子“你如果和他们玩,就再也不能和我们一起玩了”。是你们教会原本一起玩得无忧无虑撒欢开心的小孩子们,小男孩要轻视、轻贱、嘲弄小女孩,小女孩要规矩、文静、要自认不如小男孩聪明,要顺从小男孩。是你们口口声声“男女有别、男女授受不亲”,“女孩应该有女孩的样子/男孩得有男子汉的样子”,并在每个孩子不符合你们刻板要求的每个时刻怒斥、殴打、虐待,高呼着“你还是不是个男子汉了?你还像不像个女孩子家了?“是你们把这些违背人性、忤逆自然、肮脏污秽的东西,着魔一般地一代又一代驯服进、烙印进每个生来平等自由的灵魂里,是你们手把手一字一句教会这些人造的仇恨、偏见与执念,然后又在我们刚刚开始尝试解放一丁点、尝试消除一丝丝这些后天毒药的今天转身扮演满地打滚的受害者,哭诉着教坏孩子、洗脑孩子的是我们这些一直被赶尽杀绝的人,哭诉着宣扬平等与尊重以及多元化就是最可怕的仇恨,在你们嘴里爱就是恨,平等就是歧视,接纳就是排斥,地球不可以转,人类怎么敢进步,最好的变化就是朝过去退化。

在这个Pride写下这些,既是一些掏心窝的倾诉,也是一个不能被放弃的愿景:我希望,我一直都会希望全地球的小孩子们都不再被洗脑、强迫学习二元性别这种东西,同样也不再被灌输种族理论、宗教和党派信仰、国家主义这些玩意。让孩子们一起玩吧,让他们只是一起玩,因为一起玩很快乐,只是让他们一起玩,不要再把他们强迫塞进“男孩/女孩该有的样子,中国人/X国人该有的样子”这些监牢里。把人性还给他们,让他们活下去吧,让他们作为被保护、被尊重的人类们活下去。让孩子们在操场上玩吧。孩子们就只是孩子们。有一些孩子回喜欢女孩子,有一些会喜欢男孩子,有些会都喜欢,有些孩子只是喜欢和其他孩子一起玩而已。有些孩子并不是他们生下来身体所有的性别。大部分孩子们终生都不可能成为父母理想中的样子。所有的孩子们都不是、不可能是他们父母的翻版,或者任何人人生的延续。他们只能是他们自己。他们只能做他们自己。让孩子们玩吧。让孩子们活下去,请停止杀死他们吧。

只要这一天还没有到来,只要地球上还有这一天尚未到来的地方,Pride就永远都有存在的意义。其实每个孩子生来都是骄傲的。请你不要夺走他们的彩虹。🌈

Pinned post

在美国的朋友们,如果有遇到不需要喊警察的emergencies,或者美国警察在场反而让你感到更加不安全的emergencies(比如women of color(我们中国女人都是)被家暴,这种情况我之前在纽约报过警,被非常鄙夷消极地对待了(“你就在那等着吧,我们可能四十多分钟到可能不到,我们很忙”),而现在我根本不信任警察到场会帮助我,尤其是如果我的partner是个白人男性的话),这是除了报警打911之外的其他紧急援助资源:

dontcallthepolice.com

有按照城市划分。

Abolish The Police, Defund The Police运动很重要的一块就是鼓励所有人尝试reimagine public safety. 美国警察目前主要的目的和功能是杀人,尤其杀有色人种和黑人。你每一次打911让他们出警都请记住你这是在邀请他们来杀人,可能杀的就是你。如果是mental health crisis,其他方面不需要这种致死暴力的crisis,我们应该知道有很多其他资源能更好地保护我们、帮助我们。

Pinned post

@bubblewhale
最后留给需要的汉族同胞们这样几个问题以供自我检索。哪怕你前面那些都看不太懂也没关系,每次想到包括维吾尔族同胞们的苦难遭遇之内的少数民族/其他族裔所面对的问题时拿出来问问你自己,帮助你简单明了地发现自己的种族主义:

1. 为什么同样是中共政府的恶行,在汉人聚居区的通化等地近期实行封城封户时没有这么多质疑声?我们大家往往仅凭豆瓣上几张图片几条转发就已经义愤填膺。这个时候怎么没人去这么仔细地”fact-check”? 新疆维吾尔族集中营的事实资料远超通化封城十倍百倍不止,所实行时间已数年,如果你能看得到BBC的文章,你也同样能随手找到这些资料。是你不愿意找。

2. 为什么同样是中共政府的罪恶,对于🇨🇳(汉人主体)女性被杀害虐待、离婚冷静期等问题你能够轻易正视、承认,没有任何心理障碍,而面对百万维族人被拘禁、女性被强行节育上环一事你突然就存在了这么多心理障碍?突然就满腹质疑,不能相信,非常defensive,总觉得“不可能吧,不可能是真的吧”?

3. 你,有什么资格去否认一个你完全不了解的弱势民族群体的集体体验?凭什么你认为你的看法比人家的更值钱?

Show thread

一些垃圾英语(指垃圾人的垃圾英语):

asshole这个词还是直译比意译好。
意译:混蛋,混球,坏人
直译:屁眼子

David you’re such an asshole!
意译:David你真是个混蛋!
直译:David,你个大屁眼子!!!

气势一下子就出来了,而且能让更多人知道(听到)David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对,就是大屁眼子。(对时间线上的全体David无任何冒犯之意🙏)

⬇️听君一席话,如听一席话文学在英语网络也很流行。
文化的本质是全人类😂😇

抱歉,虽然我的确认为Biden Administration这第一任期的前半段的确表现出色、面对一些历史罕见的世界级别难题都给出了最起码是良好的答卷(在美国政治现状之中这些良好都只能算极优),但看到这条推和这张图片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你选张用过的面巾纸做总统,也必然会让🇺🇸在全世界国家中更获得尊重😂😇”

这完全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点😂 the bar is at the bottom of the universe. 真的,我甚至可以说你就是选习近平做美国总统,都也可以让美国在全世界更受到尊重。刁近猴同志的确没有🍊搞笑或富有魅力和创造力(一些纯粹胡言乱语word salad的推依然具有一种自成一格的语言艺术,这是找不到回车键的小学博士所望尘莫及的🥲),也没有🍊可爱(怎么地了它的确有可爱的一面!尤其是比起的确毫不可爱……的近猴来说!),但是最起码近猴的确很自重,人贵有那啥之名,知道自己丢人现眼就少丢点人,就这一点近猴就是比🍊体面,好吧,快点为🇨🇳自豪好吗,让我们给咱自己的本届政府鼓鼓掌算了把我抬下去吧我实在编不下去了,但真的就是我去年便秘拉的那坨💩做了美国总统也依然比🍊更能让美国显得更体面,回首那四年尤其最后那一年我真的已经traumatized到……自我保护机制被启动,已经刻意模糊化了整个news cycle. 就真的,整个美国每个人、每个和🇺🇸哪怕有一点点关系的人都做了五年多的小丑🤡。没经历过的确很难理解这种程度和持续时长和强度的羞耻。真的我是认真的,就算习近平来也绝对不会这么全方位无死角24小时365x无限多…天……地丢人。能达到这种极致的耻辱程度的确也是一种艺术,是艺术啊!Man, woman, person, camera, TV, 是他娘的艺术啊!🥹 (眼看2024又要是🍊代表共和党参选了,我真的好累,我真的很难承受住2016或者2020再来一遍了,我真的丢够人了,也被别人丢人现眼够了,我那四五年已经做够了这一辈子的🤡,可以别吗,真的可以别吗,那几千个swing voters可以挺住吗,咱们可以和正常人一样吗,我的要求真的已经超级低了,就是咱们可不可以和正常人一样,就是可不可以最起码不要这么丢人现眼了,真的连shame kink都极度饱和八百次了,咱玩点别的不行吗?共和党就没有像小布什那样的可爱男孩了吗?(你要知道这是个玩笑😇人类史上名列前茅的战争犯应被审判,但的确曾经也是世界屁眼子笑柄的小布什先生被🍊一衬托也都算国士无双了,我看Biden inauguration上他和奥巴马、克林顿这两位现代美国最受欢迎和最成功也干了最多造福于民实事的总统站在一起还装得挺像个孙子的😂🤣我就乐,不知道的恐怕真还以为这多是一位为国为民鞠躬尽瘁的前总统呢😂当然了Bill这家伙本来就不怎么正经,现在这把年纪了在退休总统巡演上果不其然无法和过于正经(aka要脸、体面人、从不干性骚扰这档子事)的Barack Obama玩不到一起去,于是以迅而不及掩耳盗铃的速度和小布什飞快处成了南方老哥俩·嬉皮笑脸忘党交,每个他俩一起出席的活动都真的非常嬉皮笑脸,非常乐子人😇甚至让人难免为这两个老憨批单纯且完全没点架子的放飞自我感到有些🥹哎都没人能带着🍊玩,所有退休总统都一起玩,没人想和它玩,连同党小布什都不稀的和它玩……小布什:我也要脸的好吧,我虽然丢人但究竟没有那么丢人,谁和你同党啊离远点好吗共和党已死MAGA是什么我不认识I don’t know him)

我个人因为一来美国就机缘巧合和Asian
Americans社区相识并融入其中,我最早一批在美国的朋友几乎全部都是Asian Americans, 大家的背景也都非常diverse, Vietnamese Japanese Cantonese Mung Laos… 也包括Mandarin Chinese. 我们在一起过的每个Lunar New Year都是我最理想的新年和节日氛围,每个人带着自己、自己父母们的journey和习俗和食物来。每次有学校活动的时候各种Asian student orgs都会非常骄傲地有自己的banners和展出,游行时有自己的队伍。(CSSA真的嘛也没有只有一群在民主国家依然打着官腔还挺把自己当个领导😂🤣的各种官富N代、红色贵族们和他们的超跑以及网红俱乐部,seriously if you hate yourself that much then get into it, do it 😂😂😂 )

所以我一直都很抗拒使用ABC这种恕我直言,站在我们Asian Americans亚裔美国人的角度看非常……具有偏见而且还固执己见、超级不尊重人🙄️也就是典中典中式、汉族式🙄️的价值观,“世界万物以我大汉族帝国为绝对中心”。有没有搞错?!人家不是什么American Born Chinese, are you fucking kidding me?!?!! 人家是Chinese Americans,华裔美国人,人、家、是、美、国、人!!!!!I just don’t know how the fuck to register this in certain Han folks’ minds. Seriously. Could y’all just please, PLEASE, respect other people’s identities and background please? 恕我直言就因为一个人不是白人,就否认了人家在美国土生土长、有且只有🇺🇸这一个祖国认同的现实吗?这不是种族歧视是什么?就因为人家父母家人有华裔血统,以及ABC这种写法说法对于简中母语的你来说更顺手更轻松,不尊重别人的错误说法对你来说更轻松更顺手,就一定不分青红皂白把民族主义的烙印往别人身上贴?Can we just please not? They are Americans. They are Americans like anybody else, like European Americans or Native Americans or African Americans or Hispanic Americans. Americans. 热知识:美国不是只有白皮公民和居民;不是只有白皮的才是“真正~的~”美国人;没有华裔、没有亚裔美国人,压根就他爹的不会有美国,谢谢不客气再见。

(这绝对不是我在尝试行使某种言论管控,您怎么说怎么做完全是您的言论自由,就好像B站上那些在每个有黑皮肤人类的视频上刷各种种族蔑称的小法西斯们也是在行使他们硕果仅存的言论自由一样😂🥹。我写这些只是因为实在忍了很久了,然后实在是对一些🇨🇳本位、汉族中心式对他人他文化完全彻底不尊重甚至拒绝开始学着尊重的恶臭态度非常、非常过敏,这字面意义上让我从灵魂深处感到反胃🤢。很多人都在美国生活多久了,甚至自己都也深入Chinese American和Asian American社区,但还是非常傲慢无礼地在叫美国本地人们(非亚裔)“老外”(不是我寻思在美国到底谁是老外啊?),叫Asian和Chinese American人们ABC🙄️对每个自己觉得长得像华裔的人一开口就说汉语普通话🙄️(有没有考虑过呃其实Chinese Americans的首选通用语历史以来一直都是粤语呢……现代开始才有🇨🇳非粤语区移民更多诶……就是就算真的是华裔,凭啥在🇺🇸也假设人家的母语/惯用语就是普通话呢……like how,真的普天之下皆你大华夏帝国的感觉……)

如果上述这些让您感到冒犯,那我真是太开心了,因为没有这些discomfort人就不可能会成长。也是因为,您也该知道上述言行已经让我和每个类似经历和身份认同的人们被冒犯和痛苦很久很久了。这也是前总统🍊煽动之后anti-Asian hate crime直到今天都还在创造历史记录的原因之一:包括部分🇨🇳人、🇨🇳新移民在内的很多人,很多🇺🇸非亚裔人们甚至亚裔美国人自己(hey FUCK YOU Andrew Yang, fuck you now then and forever🖕不懂的人请自己去查一下这屌东西在2020年我们亚裔最水深火热之时发表过什么高明言论🙄️)都发自内心依然认为Asian Americans are NOT Americans, or at least not American enough. 我真的建议读到这里还是对于“为啥华裔/亚裔美国人首先是美国人、最终最后无论你怎么看也都是美国人,和白人、和其他族裔的美国人不差分毫地是美国人”不能完全理解的朋友们去看一看,看一看PBS的Asian Americans纪录片,看看为什么我会说没有亚裔美国人根本就不会有美国,了解一下比如二战期间美军完成最艰巨、最出色战斗任务的就是一支几乎全员亚裔的部队,也是损伤最最惨重的,但宣传时of fucking course只他爹的宣传白老爷们🙄️🙄️对全体战功累累、伤亡惨重、回家还不能作为二战英雄还得继续遭遇严重种族歧视的非白人士兵和英雄们到现在了都几乎只字不提,搞得全世界人都误以为二战期间全体非白人美国人们都搁家闲着玩呢是吧。这一点真的非常痛苦,somehow许多🇨🇳人和许多🇺🇸人都一致认为我们亚裔、华裔美国人不算美国人。这就好像你明明是queer,但你所接触到的所有人都非常坚持非要说服你不你不是、你是直的你就是直的我不要听你说我要你听我说你到底是谁。我可日了孔子他亲爹欠结扎的贱卵了的吧。

⬇️这条下面的前2条回复(我能看到的)都散发出相当晚期厌女入骨髓的味道,非常梦回🇨🇳局域网。我拉黑了反正🙏这种毛象上实属罕见的经典款老中言论是如此让人迷惑,我拉黑前专门把他(没看档案,但要么是他要么就是精神“他”)们俩的伟论又仔仔细细看了一遍🙏🧐 一个拐弯抹角在拷问po主“你说几万年前女性生孩子就不疼了吗,就你事多”,另一个在疯狂野爹“你们女的作为生育容器也就是生物繁殖本能,你们活该倒霉,就你事多”,我实在是……我实在是五体投地🙏这两位要能来到我面前,我就能当场直播给大家表演一个徒手有菌无麻醉结扎和阉割一套流程,也让二位精品国男阳刚三寸男儿们体验一下他们这么好奇的几万年前的生产痛苦呗?不疼,真的不疼,谁敢皱下眉头谁事儿多,这就是刻在我这位现代智人基因里的欲望本能呢,这就是我的生物本能那就是见到这种重度厌女的就杀杀杀切切切割割割,我也控制不住啊,我也只是个人~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