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如何判断你是不是走上了TERF之路,是不是还在父权、男人们创造出的话语秩序里定义你自己和女性的性欲:
看你对“性”、“性交”和“性快感”的定义是否还是以男人,和以阴茎为中心的。
(再一次强调不是所有男人都有阴茎,不是所有有阴茎的都是男人,世界上也不是只有男人和女任🙏)

再重复一遍:
看你对“性”、“性交”和“性快感”的定义是否还是以男人,和以阴茎为中心的。

看你对性交中什么才意味着占据了主导地位、什么样的性行为才是让自己占据主导地位的定义,是否也还是以男人们的定义为本,还是以你自己身体和精神的实际感知为本。

你在享受性的时候,是在表演给别人看吗?还是在取悦你自己?你是为了让别人如何评价你,才去采取相应的性行为和姿势吗?比如“因为女上位让我显得像个独立女性所以我要女上”,“有些姿势比如帮别人口交、被阴茎插入会被别人说‘不够独立女性、被男的碰过的女的就不干净了’所以我不敢”。

你对“性行为”本身的理解,是否还是局限在顺性别男人们的话语体系中。这也包含了“什么是贞洁、什么是放荡、什么是背德、什么是性道德”,什么样的性是正面的、中性的、被允许存在的,而什么样的性又是负面的、不该存在的。你的这些看法又是从何而来,是诚实面对自己的身心而来的吗?还是听谁说的呢?到底是听谁们说的呢?

诚实一点面对自己,你就能很快看到这些隐形的枷锁,其实它们也没那么隐形。

Show thread
Pinned post

这两天,确切说是9/15日当天,美国共和党内明星人物、🍊之外最热门2024总统候选人,Florida Governor Ron DeSantis,和Texas Governor Greg Abott, 一起联手操办了一场耸人听闻的反人类罪行,法西斯“壮举”。这件事我已经关注几天了,但没准备好在这里发出来,因为作为一个非白人在美移民,仅仅是旁观这件事都给我带来了巨大的创伤和痛苦。这里也必须预警:如果你也是一位移民,你也在美国,往下阅读也会给你带来一定创伤。但我还是决定发出来,因为人必须面对现实。这次犯罪行为也许严重程度不及1/6国会山武装政变,但反人类程度更为严重,尤其更为针对我们所有非白人美国移民:

Ron DeSantis和Greg Abott协商好,在***对所有当事人进行欺骗、骗这些依法来到美国寻求政治避难的难民们是“带他们去别的州加快办工作许可的进度,帮他们找工作”的情况下***,将50名从南美洲——大部分来自于委内瑞拉🇻🇪——寻求避难的人们用两班航班,从Texas(美国西南)边境拐卖到了位于Massachusetts(美国东北)州的Martha Stewart的vineyard,意图”own the Libs”,即使自由派/左派和民主党支持者们难堪。他们预期的效果是,毫无准备的Martha Stewart vineyard的在场人员、工作人员和本地邻居们,会像不把非白皮移民当人看的共和党人那样虐待这50个人,会拒绝为他们提供帮,会把他们拒之门外。

reuters.com/world/us/republica

washingtonpost.com/opinions/20

www.nytimes.comFlorida Flies 2 Planeloads of Migrants to Martha's Vineyard

打下这些字的时候我已经开始落泪。真的,我知道我当然知道今天的美国共和党和保守派、像🍊和DeSantis Abott这样的白人们有多么充满仇恨、多么法西斯、多么彻底地不把我和我们这样的人当成人类看,但我真的也的确没想到他们能够做出这样冲破人类下限的事情。这种恶行,人神共愤、伤天害理,我已没有语言可以形容。

委内瑞拉的人们为什么要冒着生命危险跋山涉水来美国寻求避难啊?委内瑞拉的国内经济崩溃、各种社会问题美国就是最大的罪魁祸首,或者直接说就是美国共和党、保守派及他们所坚持的对南美政策的直接后果。日子过得下去的话谁会背井离乡?谁会拖家带口跑到国界线来寻求避难?你们毁掉了人家的家乡,把人们逼到了已经活不下去了、不得已才跋涉北上来寻求帮助,我们都是人类啊,都是活生生的人,他们来到美国都是只为了活下去。什么无证移民?无证移民就不是人类吗?先不说入境寻求政治避难完全就是美国白纸黑字的明文法律,政治避难程序开启后就可以申请合法身份,就说说美国这个完全建立在移民尤其是无身份移民的背上的罪恶国家的现实吧:目前的美国农业一半的从业者都是移民,其中近三分之一的从业者都是无证移民。你以为高贵的MAGA白皮老爷太太们会愿意去做这种面朝黄土背朝天、劳作时间超长工资超低没有任何福利任何保障的苦力活??离开了这些无证移民劳动者们,整个美国农业都会崩溃,所有人从白皮共和党老爷到普通人都会饿死,这是不争的事实。而Abbott的Texas州,和DeSantis的Florida州都是农业大州,他们各自自豪地放在竞选campaign里拿来证明自己“政绩”的经济数字完全就是依靠着这些被他们践踏、玩弄、拐卖的无证移民们辛苦劳作所创造出来的,没有他们,这两个州的高贵本地白人们活都活不下去。

而这也揭露了一则罪恶的真相:the immigration system is a feature, not a bug. 来过美国的人们都知道在这里获取合法身份多么艰难,尤其当你不是白人的时候。这是***刻意为之***的,共和党保守派白老爷们、DeSantis和Abbott们要的就是你和我还有这些寻求避难的拉美人们一样,少拿钱白干活,尽情给他们剥削,尽情被大资本和资本家们榨干。没有合法身份就没办法组织工会,没办法为工人们自己争取权益,就只能拿着超低工资日复一日为了自己和一家老小奔劳,因为自己的家园已经回不去了所以就只能继续这样下去。而与此同时,共和党的精英人士们,这些如DeSantis和Abbott一样高高在上高人一等的败类们,日复一日把这些最辛苦、最勤劳也最卑微最底层受尽了压迫的可怜人们,描述成“罪犯、小偷、强奸犯、好吃懒做拿福利的懒蛋”,这完全就是共和党最擅长的自我投射,完全是因为DeSantis和Abbott和他们支持者们自己的白人祖先恰好就是这类人,强奸犯、小偷、偷人偷地偷文化的犯下种族灭绝罪行的殖民者和蓄奴者,人类之中最下贱下流的品性居然能数百年来一脉相传至今。

这两位美国大州的州长,美国共和党的核心人物、冉冉老星,就这样在世界面前令人震惊地把五十个人类、五十个寻求庇护的人们当政治筹码用,妄图“揭露民主党的伪善”。然而并没有,因为操他们的亲爹的民主党人再有什么不足,最起码还有人性,最起码能以寻常人类的反应做一些人事。面对从天而降的50位移民们,Martha’s vineyard 的工作人员和周围邻居们立刻一起行动起来,整个社区共同筹集资源人力来为这些可怜人们提供食物——他们从当天凌晨6点就没有吃过东西了——和住所、用品。没有人,没有人做出像共和党的败类那样泯灭人性的反应。The locals have taken the people in and rallied to help them ASAP, because that’s what HUMANS do.

twitter.com/repdylan/status/15

这不仅是极端卑劣的政治作秀,更是涉嫌违法犯罪,未经本人允许而将人欺骗运走属于human trafficking拐卖,违反了Immigration and Nationality Act (I.N.A.)的Section 274(a)(1)(A)(ii) 条例:
uscode.house.gov/view.xhtml?re
但因为他们是共和党人、保守派,是有权有势的白男人,整个美国法律系统大半都掌握在他们的fellow保守白男手中,所以他们基本不可能因此遭受任何处罚,甚至难被提起诉讼。这就是典型的美国保守派的laws for thee but not for me.

另外,在雇佣两架飞机和人力转移这些人们时,DeSantis挪用了Florida州政府***一千二百万美元***的公用资金,也就是FL州人民们的税钱。没错,50个人,两架飞机,$12 million 一千二百万美元。倒没想到,这国内航班和人力居然都贵到了这种程度,DeSantis州长大人如此生财有道,看来倒是中国官员们该来排队取经、学习一二了🙏

……

拜托大家转发这一条。我非常希望所有人,尤其是还在疑惑中的人们能够看清美国共和党的原本面目,并做出相应的选择。毫不夸张地说,这些人比我们恐惧的独裁政府更加恶毒,他们是在民主富足的社会中接受着最高等的教育资源长成的恶人,是手持圣经一边自我标榜神圣基督徒一边做出撒旦之事的极致伪善者,用基督徒的话语说,这些的确都是现世的恶魔,比恶魔更恶。如果本次中期选举我们都不作为,那么恭喜你我,很快被拐上飞机不知带往何处的就该是我们了,很快这个我们历尽辛苦抵达的避难国,就会变得比今日🇨🇳更加糟糕和危险。When people tell you who they are, believe them. 共和党人在非常非常非常露骨地向我们展示他们自己的真面目,请睁眼看见。

最后,我想请大家花时间看一看这个短视频,这是一位Massachusetts 州本地的移民律师Rachel Self在赶往Martha’s Vineyard见到难民们之后发布的临时演讲,一针见血地指明了DeSantis和Abbott此举所带来的伤害,和这些人们到底经历了什么:apple.news/Aqblz0pfcQ-moEfTEj5

而此时,DeSantis和Abbott还在不断把寻求帮助的难民们用各种不会比这一次更合法的手段“运输”往民主党地区,包括纽约州等地。他们号称这样做是为了帮助难民们。如果是要帮助难民们的话,为何故意拒绝事先通知Martha’s Vineyard和当地政府和社区呢?为什么要以“帮你们办工作许可给你们找工作”为由,许诺“到地方住所食物工作什么都准备好了”来欺骗、拐卖这些已经受够辛苦的可怜人呢?为什么不说实话呢,DeSantis和Abbott?为什么从来不说实话呢,共和党和保守派?在民主党本地人们忙着伸出援手的时候,共和党人在拿人命开玩笑,以移民们的痛苦取乐。不管你今天在美国拿着怎样的身份,人不能忘本,别忘了你和我和这些被欺骗玩弄的人们一样都是移民,也都在共和党的眼里彻底不属于人类。永远别忘记这一点,因为他们从来都不会忘记这一点。这些人是撰写《排华法案》的白人们的直接传承者,如果我们不尽我们所能阻止他们,那么新版的《排华法案》可就不会如初版那般“仁慈”了。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同样,一直独善其身精致利己的人和群体,永远也不会得到别人的任何帮助,也只能是咎由自取。

附上Biden总统对于DeSantis和Abbott行为的斥责:“将人命当作政治工具作秀”,以及白宫与DHS在内的联邦政府各部门高层展开谈话,或准备就两位共和党州站的行为进行起诉:
axios.com/2022/09/15/desantis-

newsweek.com/biden-blasts-abbo

Show thread
Pinned post

到底是谁在groom孩子们;为什么二元性别身份gender roles是完全虚构的 

社会上的性别gender和性别身份gender roles,是被教会的,是完全后天形成的。

我人生最初最深刻的一则记忆,就是在幼儿园的时候经历的gender politics. 是啊,believe it or not, fucking GENDER POLITICS among 3 and 4 year olds. 作为一个话都说不清楚的几岁小屁孩,我完全不知道“做一个女孩子”到底是什么意思,更不知道所谓“男女有别”除了身体上的细小区别之外还有什么深意。小孩只是喜欢玩,我只是喜欢能和我玩到一起去的其他小孩们一起玩,玩就是为了快乐,就是在院子里疯跑、抓虫子、大叫追逐打闹角色扮演打仗和其他所有互联网前时代的普通小屁孩的游戏。但我不知道不代表其他孩子们不知道。很明显,有些同学们的“家教”做得比我家要“好”,有人把他们,把这些拼音都还没学完的幼童们给教得非常“完善”。

我第一次遇到这个问题,是在一天的游戏时间结束后,大家回到教室里,围着桌子团团坐下。你和谁一起玩的就和谁坐一张圆桌,一桌大概六七个小朋友吧。我们刚坐下,我们桌就突然有一个小朋友站起来,指着我对着我们这堆孩子里领头的那个孩子王说:她不应该坐在这里,因为她是个小女孩。一时间所有同桌的同学们都看着我。我还记得那种突然被put on the spot的感觉,而双倍懵逼的则是我截止彼时完全不明白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或者说我和同桌其他小朋友的区别在哪里。是的,应家长要求我留着长头发、穿着小裙子来上学,但到底什么叫“是个小女孩”?更关键的是,为什么一个“小女孩”,一个小“女”孩,就不能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了,就需要被区别对待,甚至被赶出去、要换桌坐?那个年纪上的我完全没有日后的能言善辩,在那个时刻上完全是震惊、迷茫和沉默的。其他每天一起玩的小孩子们都看着我也不说话,这时候我才意识到哦,其他人好像都是穿着裤子的小“男”孩,哦,我们这一队里原来只有我一个和别人不一样,只有我梳着长发穿着裙子。一时间我就变成了那个等待群体审判的局外人。实际上时间也就过了几秒吧,但我的感觉上却像过了一整堂审讯一般漫长的时间。(小孩子没有法律系统的概念,但被群体中的所有成员针对、自己在这里的合理性被质疑、被指责不同并因此被要求离开的感觉,是所有人类、所有有智慧动物都一并最能领悟的感觉,这直接和最基本的生存本能相连接。)

然后那个孩子王站起来回答了他。我们叫他小王吧。小王是个比我更调皮捣蛋的孩子,和他一起玩总是很有意思也更疯,不会像一些其他比较乖的小朋友那样让我觉得无聊,所以那时的我很喜欢和他一起玩。但我完全不知道他接下来会说什么,因为这一趟人之初始性别政治的怪圈已经把我给打晕了。小王站起来,他却显得很淡定,他很干脆地对那个指着我的小男孩说:为什xx不能和我们一起玩?对方答:因为我们都有小鸡鸡,就她没有。(此刻我好像又学到了一些莫名其妙的新“知识”:哦原来没有鸡鸡的不能和有鸡鸡的一起玩……这都是些什么狗屁规定,我们是在中世纪吗?(当时的质疑会这样伴我一生)这时候小王做了一件在性别政治中石破天惊的大事。他大声回应道:哦是吗?然后掏出他的小鸡鸡。对,因为好像当时大家穿的都是开裆裤(对,我知道,这真的是在幼儿园中小班,it’s fucking mind-boggling to me, too, how early this Gender fucking bullshit starts to haunt us all. 裤子都还不会穿脱的幼童们就被卷入了性别政治的斗争中,这他娘了个逼的哪里是人该干的事情,但这就是绝大多数直人代代相传最乐此不疲的事情🤷🏻‍♀️)所以这动作非常行云流水,特别顺利。

他把他的鸡鸡放在了桌子上,然后说:我也有小鸡鸡。我说她可以和我们一起玩。行了吧?

在想当然的震惊效应之下,我忘了这句话具体的语言组合。大概的意思有以下两种可能性:1. 小王他用他的小鸡鸡,给我这个因为没有鸡鸡而被质疑身份对成员做了一种担保;2. 小王用这种非常戏剧性地亮出他的小鸡鸡的方式,震慑了全场其他鸡鸡拥有者们,震散了他们的质疑,他把鸡鸡放到桌上的动作类似于一个封建君主在争议不休的群臣前把御玺用力砸到桌上的动作。不得不说,虽然这一行为无论如何都很男性,也比较富有父权意味(瞧瞧这多年来的参与性别政治都把我变成了什么),有人能针对这一行为作出的批评批判大约能水够不止一篇毕业论文,但毋庸置疑的是这是一件非常酷的行为,作为当事人我甚至愿意将它称为一件“壮举”。当时我的心理活动就是拍案惊奇,就是哎,老铁牛逼,哥们我这个感动啊,在座其他老铁可能都是憨憨但这个老铁是真的够义气,能处,有事他真上。(而且是真的拎着命根子就上,现实中的人类行为真的远超任何艺术创作🤌👍)之后就再也没有小男孩们质疑过我不能和他们一起玩了。这整件事情的发展都非常“男性”😂,葱冲突到解决到解决方法本身都非常一刀切、简单暴力,事情也随着一个男孩把鸡鸡摔在桌上而彻底一锤定音。

但不幸的是,性别政治是有两个阵营的,而我刚面对完的只不过是第一关。身为穿着裙子输着长发、没有鸡鸡只有外阴的一个女孩,我躲不开的还有来自同性群体的性别审判之怒火。老实说,直到今天,她们的怒火还经常追逐着我,我永远能遇到她们之中永恒执着不放弃的那些人。她们永远在精神上揪着我的小辫子(即使我已经短发多年)不依不饶地质问着、盘问着:“你、到、底、够、不、够、女?你到底是不是女?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你‘女’得完全不正确,我们要开除你女籍!” 在幼儿园的小院子里,在人生第一次与她们的相遇中,她们的最终审判还带有几分童稚的单纯,以及相应对的残酷。并没有男孩那边的戏剧场面和古典法庭(……),我并没有被指控、被辩护和被集体审判的机会,女孩们这一边完全只是上行下效的对君主们命令的传达。我只是在班级一起合影之后,女生们一起排排站好的间隙里被两个女孩王给通知了。明艳动人、艳压群芳(是的,我要再次提醒大家这一切都发生在一群三四岁小屁孩之间,大家都还屁股都擦不干净,但性别政治及其他政治已经深入现实层面,孩子王就是和别的孩子不一样,女孩孩子王就是打扮发型饰品都艳压群芳、有自己的跟班团队,乃至言行举止气场和我们都不一样,你问我为什么我也想知道为什么,大概人类或者所有高度分化的社会性动物就是这个吊样吧)的她略微昂着下巴对我说:xxx,以后我们都不带你玩了。我再次懵逼(似乎一直以来在性别政治和性别身份中,我最擅长的行为就是……懵 逼。Like what is all this, why y’all like this. Can we just please not. Can we just please LIVE):为什么?我做错什么了吗?然后从小媚女(……)的我立刻绞尽脑汁准备着卑微道歉。对,从小就是如果男的质疑我我会对抗、对打,但女的质疑我我就会本能准备跪舔、无条件先认错,这其中原因涉及到太多没人有时间去分析的复杂mother issue懂得都懂。

但是我却没有跪舔道歉的机会,甚至没有求饶的机会,因为她,叫她大王吧。大王对我轻轻传达了最终审判:因为你老是和他们(用小天鹅一般的下巴指了指男生那一群;那个时刻女生们列队整齐、都穿着漂亮整洁的小裙子梳着专门为集体照准备的精致美丽头发,而男生们却像一群彼此撕打的泥猴子🥲;老实说,在那一时刻我的确理解大王语气中的鄙夷与嫌弃,甚至为我自己的参与而一并感到羞耻。我低下了头),一起玩。

见到了我的“悔过”,大王和她的姐妹/共同治理者二王一起轻叹了一口气。真的,她们连叹气都比我们美。她们中一人对我说道:那今天就告诉你了哦,以后想和我们一起玩的话就不能再和他们一起玩了,你自己想吧。然后她们就走了。我不记得后面发生了什么,但印象中所有其他女孩子们的行动也总是跟随着她们的。

…………(深呼吸)

我写出这些早早早年回忆究竟是为了什么呢?在骄傲🏳️‍🌈月的尾巴上,在国内两性(虽然性别,不管是生理性别sex还是性别身份gender都远远远远不止只有两个,但在落后、反进步、反人性至此的🇨🇳社会中,性别依然被十四亿人中几乎每一个都坚定认为只有两种,性别身份只有男和女,所以中国的性别政治也只能是、只能是、只能是这种非黑即白的二元化二极管决一死战,要么男死要么女活(。)矛盾与社会对话再一次白热化的今天,作为一个从一开始就无法完美融入其中任何一个阵营、无法套进中华好女儿或中华好男儿这两个性别角色中的任何一个的,不能有选择的普通中国人、严重不合格的一个中国女人,生活在今日保守势力、极右势力愈发气焰嚣张,誓要让全社会回到1776年的🇺🇸,聆听着他们高度统一的对LGBTQ+人群的指控“你们在groom(驯化、养成,尤指性方面的驯化)孩子们!不直的人都是恋童癖!你们在教原本正常的孩子们做同性恋!”的口号,我只是想指出,我只是需要指出:这一切都是被后天教会的。我们今天所知的性别身份gender,是纯粹的一种社会构造,是完完全全被后天教会养成、驯化信服的;仇恨与歧视,全部都是被后天教会、驯化接纳的;不,*中国人不是天生就不能民主,中国人、汉族人不是天生就邪恶、天生就奴性、天生就不行,中国男人也不是天生就是坏、天生就厌女*,就像美国的保守派, evangelical Christians, MAGA, 白人至上主义者这些高度重合的群体也不是天生就恐同、天生就反智、天生就种族仇恨一样,这些全部、全全部部都是纯粹后天的培养驯化,是畸形倒退的社会和它高度压迫、高度统一的文化教育系统的产物,是“社会”这条高效生产线上强行烙印进我们几乎每个人脑子里的东西,是除非个体意识非常强大、非常具有批判思维能力,否则终身都无法撕脱的“商标”。

当然了,如果你生活在2022年的🇨🇳、你是个女性,你从小到现在所见过、所经历过的只有身边男性们无穷尽的恶意和歧视,从来没有哪怕一个中国男孩/男人把你当成一个平等的人类来尊重、相处,你所接触过生活过的环境每一个都是这样,那没有任何人能责备你会产生这样的信念:中国男人就是天生邪恶,厌女是基因里的。就好像如果你是个生活在2022年的🇺🇸的深肤色queer普通人,你从出生到现在接触到的每个白人evangelical基督徒都是高度种族歧视、恐同排外厌女的样子,无一例外,你所接触过的每个环境情况都完全一致,那你也会开始相信“这可能就是基因问题,可能Mississippi每个白人都有基因缺陷”。没有人能说这是你的错,只能说这是社会性的错误。后一种情况远远没有前一种情况普遍,这就是🇨🇳社会、中国这个国家、中华民族对系统性错误。你的人生已经这么艰难了,我遗憾的只有你没有得到你应有、每个人类生下来都应有的最基本的尊重与善待。其他人看来偏激、片面的想法,可能只是你赖以生存的唯一武器而已。我们也都只是想要活下去,最底层的人们之间,最手无寸铁的人们之间谁还能有精力去攀比评判谁的武器更好看、谁拼杀的姿势更正确吗?

我想分享这些,也许只是因为我足够幸运吧。从儿时到现在,这不长的一辈子里,我被许许多多来自“敌对阵营”的人们善待过,平等尊重过,或者抱着平等尊重的努力与彼此爱护的善意,与最大极限真诚、坦诚地相处过,扶持过,在最原始的人类个体的层面上一起,生存过。能在中国这种社会、国家里平安长大的中国男人、汉族男人,不厌女几乎是完全不可能的,想要评判的人们我真心劝一句:此时此刻闭上眼睛设想一下你如果是个生在中国的男孩,你这一辈子会是怎样度过。你绝对不可能做到如你今日设想的那般“正义”或完美,如果你努力坚持,大概率你不会被允许活到成年。我们难道都没有见过因为不合群、不够符合传统男性性别身份和暴力文化而被霸凌、欺侮的男生吗?我们都没有听过,甚至说过,甚至反复说过那一句句“你这样/他这样还能算个男人吗?你还有点男人样子吗?”我们每个人心里难道不是至今依然有“一个男人应该是什么样子”的这些刻板模型存在吗?……是的,在这样的现实之中,在这样任何一个个体都完全没条件去蚍蜉撼树地对抗的国家、社会和民族中,我遇到过的每个中国男孩、男人都是绝对不完美的,而来自上一辈、上上辈的他们几乎全部都是遍体鳞伤的,他们甚至没有我们这种了解创伤、正视创伤乃至寻求专业帮助的机会,他们甚至不被允许寻求任何帮助,他们只能披着满身创伤走一辈子,直到走不动了默默倒在无人知晓的黑暗里。那些默默自杀的中国男人们,男性长辈们,留给身边所谓至亲之人们的只有无尽迷茫,谁也想不通他怎么就倒下了,谁也看不到那些拉扯了他、折磨了他一辈子的痛苦与鬼魂。他倒下了,大概还是因为他“不行”吧,还是怪他“不够男人”。

我所遇到过最温柔、最饱含爱的能力与意愿的,即使是远远不够完美、非常残缺的爱的一群人们,就是普通的中国男人们。我的爷爷是个因为家庭条件被剥夺了受教育机会的,终生寡言的普通工人。这一辈子我们聚少离多,我上次见到他已经过了许多年,我们之间的谈话连一次、一句能被清晰记住的我都没有,完全没有。但是他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爱过我的一个人,是对我的爱唯一最不求回报的一个人,每个中国孩子、尤其是非男性中国孩子们最遥不可及的所谓unconditional love. 别说这个英文词组了,连汉语他都不是特别地懂,他没有对我说过“爱”,我也没有对他说过,我们相处的时间绝大部分都是沉默的。在最后告别时(当时我不知道是最后一次,也不知道是告别)我没能拥抱他,在中国、在我生长其中的那个中国我们真的很少很少拥抱别人。我不记得这一辈子我们是否曾经拥抱过哪怕一次。远远在我理解、学会爱的语言之前,他就离开了我们。我至今不能知道这辛苦痛苦的一辈子,究竟有没有哪怕一个人对他说过爱,给过他一个平稳的拥抱。和他一起过的每个年,他总是绕着整个厨房客厅忙里忙外干活最多的那个人,吃一晚上的年夜饭他会忙活一礼拜,然后被全家人数落一晚上,“就这么几个人你包这么多饺子,吃两个礼拜也吃不完”,而他永远只是讪讪地笑。他是个生于四十年代贫困家庭的人,是个和他的工友、同乡邻里们一样,最普通的一个中国男人。你说他没有厌女情绪和刻板印象吗?没有我就把我的头给你割下来,厌女仇女是中华文明几千年里流淌至今的骨血,是遍布九千六百多万平方公里的氧气,是每个在中国长大的中国人无论出身性别都没有选择、必须一口口吃进去被喂养长大的粮食,是比汉语言本身更中国的东西。我肯定我爷爷通不过最基本的女权检验,身为家长叱咤风云的奶奶一样也通不过,我家里没有一个长辈可以通过,他们那个年代全中国除了0.01%最有特权、财富和资源去接受现代进步教育的人上人之外,没有任何一个人、没有任何一个普通中国人符合女权的要求。(说到女权,插一句,一直以来我都误以为“女权feminist”本身是某种标明左派、维护基本人权立场的正面词汇,直到我发现许多人会把所有权力大、地位高、靠剥削他人聚集起来财富的女人称为“女权”。比如Alice Astor这位著名认可欣赏希特勒的法西斯政治人物,居然也被誉为“trailblazing feminist”, 那我想江青自然也是中国的trailblazing feminist, 我相信有不少人们是真的unironically这样认为的😅😅🥹🤡我再次重复一遍:女权是人权,人权是女权。女权不是,永远都不能是凭借自己生有阴道就似乎获得男人们没有的压迫、剥削、践踏、伤害他人的虚幻正当性,你如果真觉得事间存在这种正当性那我只能祝福一位或多位优秀中共女性干部们来为你亲自送上几分党的爱与温暖,相信因为没有阴茎(不要忘了很多女人有阴茎)就不管干啥都无罪、生而为女就是高人一等的人们我讲实话不能理解你们关注我是为了干啥)而这些完全通过不了女权检验的、不完美的、没文化的、不够进步不够左派姿态不够好看不够先进优秀的他们,始终都是我认识的最善良、最能爱人的一群人。他们以我所不能想象的坚毅活到了现在,沉默寡言地在只能用艰难恶劣来形容的环境中守护、照顾着自己身边的人们,因为童年因饥荒失去过家人所以每年都会包多到吃不完也没地方放的饺子。他们爱我爱到可以付出生命,但永远不会用正确进步的语言说爱。我如果和他们出柜,和他们谈起女权主义,要过好长好长时间才能一一解答、消弭他们的迷惑与抵触。而他们依然是值得爱、值得尊重的一群人们。我认识的最好的一群人们之一。

同样在美国,我也遇到过普通的、怀有善意的保守派右翼人们,戴着MAGA帽子、直到🍊落选后依然戴着MAGA帽子来我上班的地方吃饭喝酒的白老爷们儿们。你还是可以和他们礼貌交谈、保持普通社会成员们之间基本的善意和尊重相处,只是一谈到社会问题,他们就会开始向你背出一整套Fox News的说辞。这里我觉得很有意思的一点是,就像有人指出过的那样:保守派对于所谓“你们queer人在教坏小孩!原本正常的孩子看到同性恋之后就会变成同性恋!”的无稽控诉,其实是一种自我投射,因为本身真正直的人并不能被“变”成queer,但天生queer的人们、尤其是女人们和非男人们,千百年来都在强大的社会压力下被变直,或者说被加工、训练成一个思想行为模式都高度符合直人二元传统性别标准的“正常”人。今天剃着板寸纹身穿孔酷爱裤装的一个non-binary年轻人,如果出生在五十年前就不得不被社会和他人们按着头驯化着去和别人一样穿高度女性化的连衣裙、终生使用“她”这一人称代词、和其他女性一样在厨房和育儿室里实现人生抱负,而如果出生在一百五十年前的中国,ta还会被缠足,然后始终认为缠足也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因为身边每个类似家庭的女孩女人都也这么做。ta一辈子不会被允许知道自己也可以不用做“她”,拒绝做别人的生育机器,自己的人生可以更宽广也更多彩。一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高度驯化、养成、规训、洗脑儿童们的,从来都不是任何性少数群体们,而一直都是始终占据绝对多数、始终拥有绝对霸权的顺直人们。

是你们,教会了我的那个小同学“没有鸡鸡的不可以和有鸡鸡的一起玩”,是你们,洗脑给了话都说不清楚的小孩子“你如果和他们玩,就再也不能和我们一起玩了”。是你们教会原本一起玩得无忧无虑撒欢开心的小孩子们,小男孩要轻视、轻贱、嘲弄小女孩,小女孩要规矩、文静、要自认不如小男孩聪明,要顺从小男孩。是你们口口声声“男女有别、男女授受不亲”,“女孩应该有女孩的样子/男孩得有男子汉的样子”,并在每个孩子不符合你们刻板要求的每个时刻怒斥、殴打、虐待,高呼着“你还是不是个男子汉了?你还像不像个女孩子家了?“是你们把这些违背人性、忤逆自然、肮脏污秽的东西,着魔一般地一代又一代驯服进、烙印进每个生来平等自由的灵魂里,是你们手把手一字一句教会这些人造的仇恨、偏见与执念,然后又在我们刚刚开始尝试解放一丁点、尝试消除一丝丝这些后天毒药的今天转身扮演满地打滚的受害者,哭诉着教坏孩子、洗脑孩子的是我们这些一直被赶尽杀绝的人,哭诉着宣扬平等与尊重以及多元化就是最可怕的仇恨,在你们嘴里爱就是恨,平等就是歧视,接纳就是排斥,地球不可以转,人类怎么敢进步,最好的变化就是朝过去退化。

在这个Pride写下这些,既是一些掏心窝的倾诉,也是一个不能被放弃的愿景:我希望,我一直都会希望全地球的小孩子们都不再被洗脑、强迫学习二元性别这种东西,同样也不再被灌输种族理论、宗教和党派信仰、国家主义这些玩意。让孩子们一起玩吧,让他们只是一起玩,因为一起玩很快乐,只是让他们一起玩,不要再把他们强迫塞进“男孩/女孩该有的样子,中国人/X国人该有的样子”这些监牢里。把人性还给他们,让他们活下去吧,让他们作为被保护、被尊重的人类们活下去。让孩子们在操场上玩吧。孩子们就只是孩子们。有一些孩子回喜欢女孩子,有一些会喜欢男孩子,有些会都喜欢,有些孩子只是喜欢和其他孩子一起玩而已。有些孩子并不是他们生下来身体所有的性别。大部分孩子们终生都不可能成为父母理想中的样子。所有的孩子们都不是、不可能是他们父母的翻版,或者任何人人生的延续。他们只能是他们自己。他们只能做他们自己。让孩子们玩吧。让孩子们活下去,请停止杀死他们吧。

只要这一天还没有到来,只要地球上还有这一天尚未到来的地方,Pride就永远都有存在的意义。其实每个孩子生来都是骄傲的。请你不要夺走他们的彩虹。🌈

Pinned post

在美国的朋友们,如果有遇到不需要喊警察的emergencies,或者美国警察在场反而让你感到更加不安全的emergencies(比如women of color(我们中国女人都是)被家暴,这种情况我之前在纽约报过警,被非常鄙夷消极地对待了(“你就在那等着吧,我们可能四十多分钟到可能不到,我们很忙”),而现在我根本不信任警察到场会帮助我,尤其是如果我的partner是个白人男性的话),这是除了报警打911之外的其他紧急援助资源:

dontcallthepolice.com

有按照城市划分。

Abolish The Police, Defund The Police运动很重要的一块就是鼓励所有人尝试reimagine public safety. 美国警察目前主要的目的和功能是杀人,尤其杀有色人种和黑人。你每一次打911让他们出警都请记住你这是在邀请他们来杀人,可能杀的就是你。如果是mental health crisis,其他方面不需要这种致死暴力的crisis,我们应该知道有很多其他资源能更好地保护我们、帮助我们。

Pinned post

@bubblewhale
最后留给需要的汉族同胞们这样几个问题以供自我检索。哪怕你前面那些都看不太懂也没关系,每次想到包括维吾尔族同胞们的苦难遭遇之内的少数民族/其他族裔所面对的问题时拿出来问问你自己,帮助你简单明了地发现自己的种族主义:

1. 为什么同样是中共政府的恶行,在汉人聚居区的通化等地近期实行封城封户时没有这么多质疑声?我们大家往往仅凭豆瓣上几张图片几条转发就已经义愤填膺。这个时候怎么没人去这么仔细地”fact-check”? 新疆维吾尔族集中营的事实资料远超通化封城十倍百倍不止,所实行时间已数年,如果你能看得到BBC的文章,你也同样能随手找到这些资料。是你不愿意找。

2. 为什么同样是中共政府的罪恶,对于🇨🇳(汉人主体)女性被杀害虐待、离婚冷静期等问题你能够轻易正视、承认,没有任何心理障碍,而面对百万维族人被拘禁、女性被强行节育上环一事你突然就存在了这么多心理障碍?突然就满腹质疑,不能相信,非常defensive,总觉得“不可能吧,不可能是真的吧”?

3. 你,有什么资格去否认一个你完全不了解的弱势民族群体的集体体验?凭什么你认为你的看法比人家的更值钱?

Show thread

或许是不是从来不存在什么“全球审美大倒退”(这个词字面意义上只存在于简体中文世界),而是您自己的白人至上、浅肤色中心、网红脸和种族歧视的低级审美完全脱离人类现实且也跟不上人类社会的进步速度,然后自己还掩耳盗铃不愿意改变学习呢……

正常人都会觉得Lizzo比重度P图整容滤镜网红脸和竹竿身材好看,您不觉得或许有没有可能是您的问题呢?🤷‍♀️?

简中世界就大部分人都会喜欢上马尔福和Aemond这款的白男男孩……就非常典中典。在世界范围内算普通的长相因为是浅发色白男就被简中人吹为神颜,然后可以无条件原谅吹捧,一口一个少爷……嗯……行……吧……霸凌和种族歧视行为在他们眼里看起来是“少爷的高傲”,可是但凡同样的角色是个非白人演员,同一批人就要立刻使用最下贱的脏话去侮辱小演员了……

在小美人鱼电影版上映期间我要记得彻底远离简中世界……地球犯了什么错,为什么要平白无故生养十几亿化粪池臭蛆。

Show thread

乔治啊啊马丁笔下的冰与火之歌世界始终有着一个“女人不能坐上铁王座,女人不能掌握最高权力,否则就会变坏、变疯、祸国殃民、离奇惨死”的诅咒,这就让人很🤔我看到不少人说他作为一个老白顺直男已经“很左”了,对于🇨🇳男创作者来说的确是如此吧,但是在2022年的全世界范围内,在2022年的🇺🇸,倒也轮不到我们对他如此深度宽容。为什么总是有人对特权最高的人们无条件宽容和共情呢?我们又不是老白男,为啥要顺从老白男们的价值观和他们眼中笔下的世界啊?如果2022年了你都还不能理直气壮直截了当地说一句“冰与火系列包含着厌女价值观,Tolkein和罗琳笔下都包含着种族歧视的价值观”,那还真的是没能跟上已经足够缓慢的现代社会之进程了。批判性思维,批判性思维,喜欢一部作品不代表必须要说它和作者处处都是好,能够立体看待、批判欣赏一部作品及其作者也不代表你就是个hater,脱离二极管思维或许是拥有健全人格的第一步。

这样一种“女人绝对不能掌握最高权力”都设定绝对是刻意的。Rhaenyra Targaryen的原型是Empress Matilda,这位生活在12世纪的历史人物并没有惨死,也没有什么丈夫是同性恋、孩子都是私生子,而是在孩子的支持下度过了虽然有挫折,但整体还算平稳以及非常幸运的一生,虽然自己的王权宣称没能顺利实现,但也始终作为自己成王的孩子的导师及背后力量始终站在政治舞台上,也是权力的游戏的成功玩家,活到高寿寿终正寝(六十五岁、数度生产且孩子大多活到成年,在那个年代绝对是幸运和健康高寿了)。但是到了乔治啊啊马丁这里,受她启发的Rhaenyra这个人物就不仅被迫同妻,还得前三个儿子都是“私生子”(男人们最厌恶和本能恐惧的“别的男人精子的产物”),还得在剩下两个“纯血”儿子后“身材变形、肥胖到骑不了龙”(……只能说马丁啊您或许从来都不照镜子的还是咋滴?顺直男们最爱攻击、严格把关我们的身材体重,然而自己却是身材管理最普遍缺乏的唯一人群,身高不到一米七的、自己身材一言难尽的却总有无穷理由对女人和非男人们品头论足🙄️还总是写得好像plus size一点就是一个女人能犯下的最大罪恶一样,一群给Lizzo提鞋都不配的可悲低级生物们),最后还得被所有人背叛(与Matilda完全相反)、在自己孩子面前被龙活吃掉惨死。她的死亡可以说是冰火系列所有角色中最悲惨痛苦的死亡,你要非得和我说这只是巧合不能体现男作者的厌女与恶意那我只能祝愿Matilda的灵魂晚上多多慰问您一下🤷🏻‍♀️只能说男人的心眼儿啊,真的比马眼都小。

这也让我想到,在Hillary Clinton胆敢参选美国总统还以压倒性优势(Bernie Bros永远牙酸眼红的点,他们永远选择忽略现实中的🇺🇸大半选民一直都是中立派而不是左派的这则现实,一直愤恨于🇺🇸根深蒂固数百年以来的社会历史现实没有因为Saint Bernie一个人而突然全民变左,而这都只能是那些邪恶女人的错🤷🏻‍♀️我也是左人,但我死也不会和这些垃圾存在什么认同)胜出获得两大主要党派之一的党内候选人提名之前,作为第一夫人、作为参议员、作为国务卿的她一直都是相当被🇺🇸人民和社会接纳和喜爱的。这一切都在她胆敢以一女之身逐鹿最高权力的那一刻被改变了。左派的一些男士甚至比右派更仇恨她,更希望置她于死地,看看Bernie Sanders对她和对Joe Biden的态度就知道了,尽管政治生涯之中前者始终比后者更左、更progressive. 这实在是非常真实,在男人们主宰的虚拟或是现实世界中,每一个胆敢问鼎最高权力的女人都是要被全社会猎巫的恶魔。不知道我能不能活到看到AOC这一辈的年轻女性参选🇺🇸总统的时候,如果她本人真的走到这一步,记住我今天的话,你会见到曾经的男性“左派盟友”们如何在一夜之间瞬间变脸。

所以,我们真的需要更少的主流、流行的故事由顺直男、老白男、老汉男们书写。真的,他们的声音作为绝对唯一的声音霸占了人类社会数千年了,真的已经够了,他们只会讲那同样一种故事,“女人不能掌权、权力超过男人的女人、威胁到父权社会根基的女人都是歇斯底里的魔鬼”,it’s the same old tiny little pathetic sad story, the eternal screeching of male insecurities, aren’t we sick and tired of it already? 不管再怎么套上现代、流行语言外壳的包装,内里依然都是永恒的同一个故事,现在中文世界和中国文化已经被这种故事强奸到了我看到“黑暗森林”这四个字就开始作呕的地步👋看得我提前闭经,不孕不育。(“黑暗森林”本身作为一种理论没什么错,只是一种理论而已,但是刘慈欣对它的描写,和他的一众蛆虫粉丝们至今为止对这一词语的滥用,完全将其与永恒的绿帽焦虑和男性脆弱心理捆绑在了一起,“因为我一直害怕被绿、一直觉得自己不够男人不够阳刚不够好,所以我只能假设全世界都是准备绿我的女人和准备抢走我女人的男人”😭,真的,您们能不能放下《三体》而去阅读一些最基本的心理健康类书籍,stop it, get some help表情包)我实在非常期待再过五年、十年之后,像《权力游戏》《指环王》《哈利波特》系列这样流行的作品,再也不是老白男和TERF白女的专属(…………)(真的作为具有基本社会知识的成年人再读《哈利波特》非常fucked up,其中蕴含的根本不那么subtle的种族歧视和刻板印象内容甚至超过许多男作者的……令人不得不服。不愧是TERF Island的国作……作为🇺🇸人的马丁和这比起来着实是进步了起码一个世纪。)

Show thread

龙之家第7集之发展到暴力的女同性恨 

虽然但是,Olivia Cooke的精湛细致演技和Emma的……出世极致演技依然有贴心地包含了Rhae和Alicent的初恋ish诠释,很微妙。

Alicent扑过来对Rhae说的那番话很微妙,并不是单纯在指责她的孩子伤害了自己孩子,也不是在指责Rhae威胁自己男宝的王位,而是一通如果是对这二人间的历史没啥了解的旁人听来会比较一头雾水的指责,是一种完全失控的控诉,Aemond的受伤只是导火索,而被点燃的其下积攒了十年多的火药则是“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没有成为我想要你成为的样子,你怎么可以这样这样对不起我”,就是一种非常真实地存在于女女亲密关系中的扭曲之爱……这种“爱”并不仅仅是局限于爱情的爱,而是love本身,是一种充满强烈占有欲与对无法实现的自我的投影与寄托的all consuming love:我想要把我最爱的你变成和我自己(的理想自我)一样的样子,你如果拒绝了就是在拒绝我的爱、就是背叛了我。

我感觉经历过这种扭曲情感的朋友们应该都能懂。我们很多人——女人——在青少年时期应该都有过那么一两个极要好的同性朋友,虽然不明确是同性恋关系,但她对你的占有欲极度强烈,你和别的女生关系稍微更好一些她就会非常介意甚至生气;我们中的一些人或许也做过这种好朋友,就是迫切需要自己是对方的世界里独一无二的存在,否则就视为背叛。“虽然知道这可能不对,但我就是想要你成为我自己的样子”这种话近期都还有女性好友对我说过。这听起来非常疯狂,但又的确再真实不过,很奇妙地类似的关系和情感需求在男性之间的亲密关系上似乎很少见到?这也与各自作为被父权社会剥夺了很大程度的人格与独立性的“第二性”的局限有很大关系。

而Emma饰演的Rhaenyra流下一行泪颤抖说出“Now they see you for who you are”, 也包含了一些终于直面打破了自己一切自欺欺人的美好幻想的已然面目全非、暗黑扭曲的过往朦胧初恋的清醒与悲痛,和就此与旧情别过的决绝放弃。在这一幕之前Rhae刚刚斩钉截铁对Daemond说过她不认为Alicent会做出残忍杀人的事来。“不管我多么不想承认,如今的你都已经是这副模样了,我所熟知的那个过去的你真的已经彻底死去不能复返了,我也终于看到了你真正的样子。” 她口中那个“they”又何尝不是她自己?

而Rhaenyra这句话被Emma以这种方式诠释出来,又同时很像一句最终决绝的分手。“我终于看到了真正的你,而这样的你让我厌恶又恐惧。” 这也成了让一向自持的Alicent彻底自控崩溃、彻底发疯施暴的刺激点。她举刀划向她,但明明可以刺向心脏或者脸庞的距离她却只划了前臂(最不是致命伤的地方,人们自残最常选的地方)。而后Rhaenyra震惊无言地捂着血流不止的伤手后退,只是沉默地看着对方和众人,好像也是对这种局面的一种默认:这一刀算是我欠你的,虽然依然不能完全理解你到底为什么这么恨,但能让你这么恨姑且也算是当年的我欠你的;我没想到自己能让你十年来这么痛苦,那就给你这一刀,也算拿实实在在皮开血流的痛苦去抵还。这算不算另一种扭曲层面上的Blood of My Blood? 她用自己肉体凡胎的龙血,归还了Alicent这十年间心头的血。而Alicent立刻掉下了手里的刀,眼含泪水茫然四顾,后来面对父亲时也是先说自己这次做错了、这次过分了,不知是不是也对于对方如此决绝干脆地与自己决断、干脆地对自己臆想认为的亏欠这样“偿还”的惶惶然与不甘。被亏欠的一方是掌握有权力的,可以一直通过愧疚感去操纵对方,然而这次失控之后Alicent再也没有了,当着所有在场人们的面,谁都知道无论如何Rhaenyra再也没有什么亏欠Alicent的地方了,这一刀也的确斩断了所有似有若无、欲说还休的两人间的情与缘。句号落下,故事截止,从此以后只有单纯政敌间的殊死较量。

我还是很喜欢书里Alicent到了晚年临死时一直说自己最讨厌绿色这一点,不知道剧里是否会沿用。不知道是怎样的特别运气😂,这还不算长的一生里我遇到过好几位这种执着、缺乏安全感、占有欲强烈的恋人和亲密友人,对我的爱的表达非常接近于将我彻底拥有,否则就感到无穷不安,偏巧我是忠于自由、无法被任何人彻底拥有的类型,这也是为何我格外了解这种扭曲黑暗的爱的另一面。在这种占有欲不对等的亲密关系里,坦然放手的那一方其实始终拥有更大也更绝对的权力,因为你才是随时随地都能决定不玩了、彻底退场的那一个人,在这种意义上你可以随时终止对方的自我感动、一往情深的单人游戏。我感觉Rhaenyra的断然退场、告别,也是促使Alicent与自己原本的自我彻底丧失一切联系的催化素之一,因为对Alicent而言她的自我始终不是独立存在的,而是紧紧围绕着、依附着她心目中的少年Rhaenyra而存在。现在,少年Rhaenyra和成年的她一起彻底与Alicent告了别,“你闹够了吗,这些年就算我错,无意给你造成的痛苦我愿意用血来偿还。我走了,恕不奉陪。” 如果说从前Alicent多少潜意识里还是在意一些这位曾经挚友/初恋的看法,现在的她则是彻底地什么都没有了,她的世界里从此只剩下包括父亲在内的身边一众psychopathic野心玩家和对男宝王权孤注一掷的渴望,她只是Green Queen了,一丁点都不再是Lady Alicent. 这样本应该是最干脆决绝的态度,如同Westeros这片大陆上的无数其他贵族们一样专心做个权力玩家、心无旁骛,那又是为什么她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会反复告诉旁人她最最讨厌绿色呢?在决裂之前,Lady Alicent从未穿上过家族的绿色。

(当然讨厌绿色纯是书的内容,而书里Rhaenyra和Alicent年龄差巨大,基本没有啥挚友姬情的可能性。我就是觉得这句“最讨厌绿色”和剧版至今为止的情节发展……相映照着颇有些意思。最后呼吁大家爱护自己的精神健康,远离这种扭曲感情,只在虚构情节里看看乐乐也就行了,现实中遇到请务必申请限制令有多远躲多远……)

Show thread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