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名人名言(不知道是谁先说的,很多人都在说):
It’s not a reporter’s job to just shrug and say “one person says it’s raining, and another says it’s not” when one person says it’s raining outside and another disagrees. The reporter’s job is to GO FUCKING OUTSIDE AND FIND OUT WHETHER OR NOT IT’S ACTUALLY RAINING

Pinned post

无论对谁都保持平和是不可能的。

你不可能既对中共政权保持平和,又对维吾尔族人保持平和,因为一方字面意义上在要另一方的命;

你也不可能既对以色列国保持平和,又对巴勒斯坦难民们保持平和,也是因为一方字面意义上在逼另一方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你更不可能既对🍊和它的MAGA粉们保持平和,又对美国的所有非白人族裔、女性、性少数群体和移民们保持平和,依然是因为一方字面意义上试图置另一方于死地并且已经相当成功。

我看了有象友转发的受爱戴的某大学教授教育学生们的话,无论如何都要保持平和、不仇视任何个人或集体。这就是中国文化最恶臭最毒瘤的一种核心,愚蠢至极,这也是为何中国到了2021年还是这种被君权死死卡住脖子、中国人被铁靴死死踩跪在地上为奴为婢的原因之一,因为比起追求公平与公正,追求光明,追求每个人从一生下来开始就值得过上的拥有最基本的自由和尊严的人类生活,你们花了几千年时间在给自己洗脑不管发生什么都要保持平和。饥荒死了三千万人你们也平和了,天安门广场上坦克车达姆弹把学生市民变成肉泥你们也保持平和了,结果呢?还他娘的要平和?

为什么不应该仇视像习近平和中共政权这样的个体和集体呢?

Pinned post

在美国的朋友们,如果有遇到不需要喊警察的emergencies,或者美国警察在场反而让你感到更加不安全的emergencies(比如women of color(我们中国女人都是)被家暴,这种情况我之前在纽约报过警,被非常鄙夷消极地对待了(“你就在那等着吧,我们可能四十多分钟到可能不到,我们很忙”),而现在我根本不信任警察到场会帮助我,尤其是如果我的partner是个白人男性的话),这是除了报警打911之外的其他紧急援助资源:

dontcallthepolice.com

有按照城市划分。

Abolish The Police, Defund The Police运动很重要的一块就是鼓励所有人尝试reimagine public safety. 美国警察目前主要的目的和功能是杀人,尤其杀有色人种和黑人。你每一次打911让他们出警都请记住你这是在邀请他们来杀人,可能杀的就是你。如果是mental health crisis,其他方面不需要这种致死暴力的crisis,我们应该知道有很多其他资源能更好地保护我们、帮助我们。

Pinned post

距离我接种第一针Moderna疫苗也过了几天了,没有任何不良反应。

最近看到象上的antivax运动远比我想象得要宏大,并不打算强行改变朋友们的意见,只是希望大家能够尽量保持open mindedness,思想开放,有疑虑的话比起专注于被疑虑困惑淹没、在本能的不信任之中越陷越深,试着多去进行一些阅读和了解。

尤其是在🇺🇸的朋友们,目前最主流的三大疫苗:mRNA的两针Pfzier和Moderna,一针的强生,关于它们研发和原理的资料都非常非常多,只需谷歌疫苗名称即可自己开始阅读。

如果觉得阅读英文资料太难,我推荐一位我关注了很久的豆瓣友邻:douban.com/people/1155157/stat

她一直在发布*各国*(包括🇷🇺🇨🇳)疫苗研发的进展,从疫情开始、疫苗还没有影时就开始了。在她这里你可以找到各国各种中英文相关专业资料。

以及针对冠状病毒疫苗的研发,从03年非典就已经开始了,这些研究成果和进度全球共享十多年,绝非“忽如一夜春风来”。

祝大家在安全的基础上,都能做到实事求是。❤️

Pinned post

@bubblewhale
最后留给需要的汉族同胞们这样几个问题以供自我检索。哪怕你前面那些都看不太懂也没关系,每次想到包括维吾尔族同胞们的苦难遭遇之内的少数民族/其他族裔所面对的问题时拿出来问问你自己,帮助你简单明了地发现自己的种族主义:

1. 为什么同样是中共政府的恶行,在汉人聚居区的通化等地近期实行封城封户时没有这么多质疑声?我们大家往往仅凭豆瓣上几张图片几条转发就已经义愤填膺。这个时候怎么没人去这么仔细地”fact-check”? 新疆维吾尔族集中营的事实资料远超通化封城十倍百倍不止,所实行时间已数年,如果你能看得到BBC的文章,你也同样能随手找到这些资料。是你不愿意找。

2. 为什么同样是中共政府的罪恶,对于🇨🇳(汉人主体)女性被杀害虐待、离婚冷静期等问题你能够轻易正视、承认,没有任何心理障碍,而面对百万维族人被拘禁、女性被强行节育上环一事你突然就存在了这么多心理障碍?突然就满腹质疑,不能相信,非常defensive,总觉得“不可能吧,不可能是真的吧”?

3. 你,有什么资格去否认一个你完全不了解的弱势民族群体的集体体验?凭什么你认为你的看法比人家的更值钱?

Show thread

询问广大象友:
有没有一些膝盖受伤的人也可以做的高心率有氧运动呢?好像只能去游泳了?

另外问一下膝盖软组织挫伤(但半月板没受伤)应该找哪种医生看呢?Orthopedic surgeon表示因为不能动手术,就让我去做物理治疗,但理疗我做着感觉并无卵用,膝盖还是很疼。。

近期美国餐饮行业的供应链又断了(挠头),我问我们店的老板他们说和上次那个搞笑的苏伊士运河迷你挖掘机事件有关(大货轮卡在了运河最狭窄处,把全球航海交通都给堵死了,但解决方案只有一台超级小的挖掘机在那里孤独地把河岸挖开一点😂🤣)。日本餐厅的日本弹珠汽水、冰绿茶这种东西都进不来了,快餐大型连锁如Taco Bell这种也缺少很多食材。

🇺🇸的供应链的确是个谜。早在2020年的一月中旬,我们在美国就买不到N95口罩了(那个时候疫情并没有在美国本土开始传播/爆发,虽然🍊、白宫和其他一些政府相关部门有收到疫情早期的警报和消息)。在去年三月纽约封城的时候,超市几乎全部都关了,店铺店面都上了木板封起来。我和我的朋友们一度的确真实地开始担心没有地方买菜、买不到菜会饿死,都上亚马逊买了很多箱装的泡面(这些东西也有卖完的)和罐头,的确是面临末日的感觉。世界上第一富有的国家,实际上运转得相当。。。不稳定也不顺利。

针对在美国的朋友们的调查:
你觉得咱们啥时候可能实现放心不戴口罩?

🇺🇸目前的疫情情况就是…………因为美国政府的三个branches都要么被右翼人占满(最高法院保守:liberal judges比例为9:3),要么就选择无限迁就右翼巨婴(老民主党了,请为民主党唱响一曲《斯德哥尔摩情人》),疫苗接种率全国远远摸不到群体免疫的底儿的情况下就火急火燎让CDC先撤掉了mask mandate. 不错,这就是Biden政府的CDC的政策背后的迷惑思路:让不愿意打疫苗的人感觉到“打了疫苗好自由,打了疫苗就能摘口罩了”从而提高疫苗接种率。

但是他们忘记了很重要的一点,撤掉口罩令的第二步:应在各大人口密集室内公众场合入口检查疫苗接种,已接种的的确可以不戴😷,未接种的则必须要戴。本来CDC的确有这样计划过,不料(为什么我们这种傻屌普通人都知道的事情他们会没料到?)刚放出全国推行vaccine passport的消息来就遭遇右翼MAGA巨婴的愤怒攻击,哭闹着这又侵犯到了他们的“自由(特权)”,于是只能不了了之。

于是从一月底到现在,🇺🇸的情况就是:我们接种了疫苗的人们都还在坚持佩戴口罩,顶多室外空旷的地方摘一摘,在地铁、在一切室内和人多的场合依然人人佩戴。但是,很多人都已经在室内摘掉了口罩,哪怕是在纽约市这么liberal的地方。在这一点上必须要夸赞一下广大亚裔美国人AAPI社区,我们……为这场不能结束的瘟疫承担了太多(当然病毒很可能来自中共政府的未知行为,但这也又一次体现了普通中国人乃至普通东亚人、AAPI人不断在为中共政权的恶行承担责任👋),现在的纽约,华人社区是90%+的口罩佩戴率,即使室外都是如此,室内基本是100%佩戴率。但是到了非华人社区,比如纽约市中心/曼哈顿,就……地铁这么危险的地方口罩佩戴率都达不到一半,让人🤯。问题在于,根本就没有任何人在检查疫苗接种情况,也就是你根本没办法知道你对面身边不戴口罩的人到底是刚从疫情严重区回来、刚从covid病房出来的病人/携带者还是早已经接种疫苗的人,这导致我们这些已经接种疫苗的人的自由也被剥夺了,我们根本没办法放心地不戴口罩,我两次室内不戴口罩去到人多密集的地方都生病了,虽然PCR检测不是covid.

而普通人们对疫情未来的预测,已经从年初的充满希望、一切都好,“应该很快就可以彻底把口罩收起来了吧”,到了现在的“你觉得什么时候能完全摘掉口罩啊”“看美国这样子估计永远都不会了”…………👋无望,遥遥无期。

现在美国多个地区(多为严重被右翼Fox News和Facebook上的antivax propaganda侵袭的中部、南部地区,即传统意义上的红脖子地区)疫情再次疯狂上涨,一半以上的病人感染的是delta variant,几乎全部ICU病人都没打疫苗,而且大量这种被彻底洗脑的antivax的脑残们同时也重度种族仇恨、歧视反感医务工作者(???),人坐上了ICU病床都还在对冒着生命危险抢救、服务他们的一线医务工作者们破口大骂,其中covid病房护士们承担了最多的辱骂和各种其他来自病人的虐待,同时又拿着最低的工资👋。这些疫苗接种率达不到40%的地区,ICU病房再度爆满,一线医务人员已经不能仅用“工作强度、精神饱和”来形容。整体来讲,就是巨婴太多,官方机构又错误地选择一再迁就他们,导致全国抗疫体系再度濒临瘫痪,距离疫情终结遥遥无期。

任何一个国家、社会,如果任由一小群巨婴为所欲为,凡事以他们为中心,政府和大多数人民都只能对他们妥协,导致的后果就是民主制度本身也实际失效,整个社会变成实际由巨婴这一少数群体独裁的oligarchy. 今年秋冬,空有世界其他地区人们羡慕的各种mRNA疫苗的美国,几乎必然躲不过第四波疫情高峰。

我不是一线工作者都非常累了,你猜一线病房里的护士们、医生们和其它工作者们的每天又是怎么度过的?

@bubblewhale
投91-100%的同志们😂😂😇对咋们是真的很没有信心啊!(但是理解,抱抱你们)

Show thread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