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如果是人,那么维吾尔族人也一样是人。
你如果觉得somehow维族人的姓名不如你自己的宝贵,那不好意思你还真不能算是个人类,自己是个什么玩意儿自己心里清楚。

那就请麻烦你在我们人类内部讨论基本人权问题的时候闭上你的嘴,你不把别人当人看,就不配讨论人权。(你有不把别人当人看的权利,我们其他人自然有直接开除你“人籍”的权利)

我看到象上一些朋友们在很耐心很温柔地科普为什么汉人不该去质疑新疆集中营、中共种族灭绝维吾尔族人/西北穆斯林人口这一事实。我只想说,科普必须要做,但是“听话听音”,谁也不傻,谁是真心实意抱着关怀维族同胞、寻求真相的态度在认真提问,谁又是纯来阴阳怪气恶心人、纯粹为了逃避现实and/or帮中共洗地,咱们都能分清楚。咱只对前一种人科普,不需要说太多,自己都有手能自己去上网查。

对于后者,礼貌得体的态度反而让他们误以为自己法西斯式的价值观也是体面的,也是文明的,也理应得到平等的尊重。不行。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敌与我要划分清楚。

种族主义者永远不会因为你多科普了一万字而突然开始把“非我族类”的人们当成人来看。他们不是在问,而是在杠。

@bubblewhale
当然,恶意在杠、在逃避现实的人们并不觉得自己是种族歧视,因为在汉文化语境里“种族歧视”这一词implied是一外来词,是洋人才犯的错误,“我们🇨🇳人都长得一样怎么会种族歧视,我们不可能会的”。汉人们普遍觉得种族歧视是必须刻意努力才能做到的事情,殊不知我们的文化、语言、历史本身就是深深根植在种族主义当中的。

不是白人殖民北美洲屠杀印第安人算残忍,汉人大杀四方驱赶少数民族、掠夺人家家园就一下子名正言顺华夏正统了。瞧这些字眼,“正统”、“蛮夷”,到处都是被奉为主流汉文化价值观的种族主义。汉文化从不讲平等也不讲人性,汉文化里不存在天赋人权、人人生而平等,只有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汉人都是五千年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分子,“枪杆子里出人权”,谁拳头大谁就是爸爸,而爸爸怎么虐待蹂躏其他人都没问题,因为拳头=人权,拳头小的就没有人权。

我今天把话放在这里:我们汉人中不存在天生的非种族主义者。我们作为霸权主体民族,和白人一样,如果想摆脱深深植入语言文化思想价值观之中的种族主义则必须经过后天的认真倾听(少数民族/族裔的体验与发声)与思考、学习。这是一生一世的工作。

@bubblewhale
前面一条已经讲得非常直白了:只要是在🇨🇳长大的汉人,哪怕是在海外长大的汉人,都是天生的种族主义者,和白人并没有本质上区别。但比起白人,我们汉人更可怕的是我们毫不自知,且死要面子aka死也不能承认自己民族上、文化上的原罪(因此我们🇨🇳人动不动就被辱华了,动不动就敏感,因为我们汉人在文化上就是这么自卑与自负)。

白人的主体社会主体文化自我检讨了这么久,依然在克服种族主义这个问题上做得十分垃圾。一个average白人小孩从生出来就在被父母、家人、幼儿园老师同学、整个社会一起教育不能做种族主义者,要意识到自己的白皮特权,要关照帮扶弱者,要真正做到平等尊重、平等对待其他肤色的同学们。一个一直只跟白人玩的白人小孩,甭管ta什么理由ta都一定是个种族主义者,这是西方社会的主流价值观。

而我们汉人管这种价值观蔑称为“白左”。汉文化里,🇨🇳人(汉)就该只和🇨🇳人(汉)一起玩,内部还要按地域方言划分。汉人擅长卷,擅长不把人当人看、踩着别人后背往上爬。汉文化里压根就没有“人人生而平等、人权不可侵犯”这些个概念。

@bubblewhale
最后留给需要的汉族同胞们这样几个问题以供自我检索。哪怕你前面那些都看不太懂也没关系,每次想到包括维吾尔族同胞们的苦难遭遇之内的少数民族/其他族裔所面对的问题时拿出来问问你自己,帮助你简单明了地发现自己的种族主义:

1. 为什么同样是中共政府的恶行,在汉人聚居区的通化等地近期实行封城封户时没有这么多质疑声?我们大家往往仅凭豆瓣上几张图片几条转发就已经义愤填膺。这个时候怎么没人去这么仔细地”fact-check”? 新疆维吾尔族集中营的事实资料远超通化封城十倍百倍不止,所实行时间已数年,如果你能看得到BBC的文章,你也同样能随手找到这些资料。是你不愿意找。

2. 为什么同样是中共政府的罪恶,对于🇨🇳(汉人主体)女性被杀害虐待、离婚冷静期等问题你能够轻易正视、承认,没有任何心理障碍,而面对百万维族人被拘禁、女性被强行节育上环一事你突然就存在了这么多心理障碍?突然就满腹质疑,不能相信,非常defensive,总觉得“不可能吧,不可能是真的吧”?

3. 你,有什么资格去否认一个你完全不了解的弱势民族群体的集体体验?凭什么你认为你的看法比人家的更值钱?

@bubblewhale
那么什么样的汉人才算是“正常人”(不搞种族主义、不再具有种族主义价值观、真心认为不同肤色语言国别文化的其他人的命也和自己的命一样是人命、有价值的人类)?这种反省与反思好累啊,感觉也很内疚,到底什么时候功课能算做完?

有这种疑惑的朋友们我真的建议你多跟几个“白左”朋友聊聊,他们会很真诚地与你探讨这个问题。目前我看到中共针对维吾尔族人旷日持久的种族灭绝之暴行终于通过BBC一篇报道而在同胞之中掀起成型的关注,感觉十分讽刺也十分似曾相识。讽刺是因为it’s been happening for YEARS, 我第一次知道是2018年,从podcast里听到的第一句话开始就没有起过质疑的心,因为这*完完全全就是符合牠们的核心利益、牠们一定会去做也一定做得出的事*,任何不认同这一点的人都是尊贵的外宾。

似曾相识则是因为,上一次我进行这样系统性地对种族主义与自身特权的反思与探索,是在去年夏天的Black Lives Matter运动中。我在做功的时候,现在这些来“合理质疑”的人们都在嘲讽这次运动是“黑命贵”。我整个下半年都在骂种族歧视的🇨🇳人(几乎是全部🇨🇳人

@bubblewhale
我之前有就此发过thread(可能我真的该去写博客而不是在这乱发),我个人的经历之中,作为一个汉族人去认识种族问题、开启自身反省的那一扇门,恰恰就开在对美国黑人文化、社区与历史的聆听、学习与交流之上。🇺🇸黑人在这片大陆上三百年的经历,是我们这些连自知之明都没有、人权平等意识上完全是白纸一片的🇨🇳产韭菜人启蒙的最佳切入点。
但是要命的是,汉文化另一核心就是慕强。本来人都已经来到美国了(其他西方国家也同样有本地的非裔人口,只是美国黑人的历史与文化更具有代表性),已经有了绝佳的在这片始终充满斗争矛盾的民族大熔炉里亲眼见亲耳听的难得机会了,汉人倒好,英语不行的自己抱团去找汉人玩,英语ok的/虚荣心强的chuachua跑去倒贴白人。🙄️🙄️🙄️

你跟白人能学到个啥!白人的文化历史就是殖民的文化历史,得,又把汉文化的种族主义加深了一遍。一白一汉俩哥们一三五嘲笑一下他国口音,二四六阴阳怪气一下怎么黑人犯罪率高、怎么黑人这么穷、穆斯林也该死印度人也讨厌墨西哥人都是毒贩子,嘿,大学四年过去反而更种族歧视了,甚至能自费去国会冲塔。

Follow

@bubblewhale
这两天看到最多的就是大家在问“我们能怎么做,好像不能做什么”。有友邻发出了给靠谱的援助组织募捐的链接,有能力的可以从这里开始。但并不是除了捐钱之外我们就什么都做不了了,不不不不不。

你,能帮助到他们最多的,就是*从你自己*开始改变,并且把自己的经历分享出去。

这是我从自身积极参与2017年至今的🇺🇸政治之中得到的最宝贵的认知。永远不要被无力感打败,因为在社交媒体时代我们每个普通人都是一台微型电视台,一家微型媒体。Your voice matters. 如果你生活中就一名好友/爱人/家人,你每天与ta分享这些、邀请ta一起讨论关于反思种族主义的内容,告诉ta你看到的在新疆发生的事情、你的感受,你就已经影响了一个人,而这种人与人之间的影响是最最了不起的。

像我一样(不需要这么多话),坚持把你的思考,见闻与感受发在你自己的平台上,发在imessage聊天里(微信请注意安全),在朋友聚会时与人分享。我就是这样地影响了我的身边人,过去的四年里每一个普通🇺🇸人都是这样朴素地在自己的圈子里进行“广播”,最终赶走了🍊。

· · Tootle for Mastodon · 2 · 27 · 47

@bubblewhale
在目前这个世界中生活下去,最最重要的就是一定不能陷入这种“无力感”之中。“我们好像什么都做不了”,这是牠们想让我们这样以为的,就像是麻药,让我们本来握在拳头里的力量自以为不复存在,让我们本来坚挺的🧠变成一滩自我怀疑的浆糊,最终十四亿人纷纷习得性无助。

一定要摆脱这个谎言。牠们最想要的就是我们有一天彻底地相信了我们手无缚鸡之力、什么办法都没有,于是也不看新闻了、也不吐槽发帖了,彻底地死了心闭了嘴。目前小粉红们的生存状态就是如此。

请时刻提醒你自己:我有我的声音,我的声音也特别重要而且不可替代。我每天都在用我自己的方式影响着我身边的人们,我为反抗不公而发声、为维族同胞们的苦难发声,一定是有用的。所有大问题的解决,所有的历史进程,都是从一个个像你像我这样“发牢骚的普通人”开始的。不能放弃,不能被无力感淹没。

有条件的朋友们可以多做一些,目前的救助机构也有需要volunteer work的。但我认为目前的当务之急是spread the word,起码让身边人知道这回事,让大家都先认识到、讨论起来。(一切以安全为前提)

@bubblewhale “我们好像什么也做不了,除了按照牠们说的做”。谨记。

@bubblewhale 我對種族主義/民族問題的醒悟就是被維藏問題開啟的。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就開始想為什麼“勤勞 美麗 好客 能歌善舞” 、居住在物產豐富、花香果甜土地上的維族會來內地當小偷,為什麼“開朗 豁達 堅忍 看輕物質享受” 的藏族會來成都打架鬧事。雖然一時也得不出答案,但是懵懂地堅持以“沒有人是壞人/一個人不會因為一個民族就變壞”作為大前提來篩答案 (比如王力雄關於維、藏的兩本書) ,再和其他社會問題一起碰撞,才跳脫出來。而且破除漢族神聖其實也是另一個巨大的動力。你們一天到晚說有人要害你,那就是殺漢人的就是壞蛋!到底誰殺的漢人最多?日本人?蒙古人?哼,除了你漢人自己還能有誰啊?虎毒不食子,這同類相殘的難道還不是最壞的種?!
雖然可能有點偏激,但就是靠著“我自己就不是什麼好種”+“沒有什麼天生的壞種”這兩條腿走出來的 😂

@zteng 谢谢你与我分享这些!我感觉并不偏激呀,相反是很critical的thinking呢(原谅我尬拆这个词组),比中共宣传的“辨证思维”强到不知到哪里去了!这些年我越了解🇺🇸社会的种族不平等问题就越觉得似曾相识,白人也会选出模范有色人种,这个身份大多数时候都是亚裔,如同主子丢肉骨头给狗一样赏你一些不痛不痒没有实际意义的赞美,以此来掩饰自己从没想过把你也当平等的人看的面目,白人说亚裔“勤劳能干”和汉人说少数民族“能歌善舞热情开朗”完全是一样的,都是先搞个model minority出来,再用它煽动少数族裔内部内斗,无耻得很。
但可怕的地方在于,正是因为我们汉族人自己其实作为绝对的霸权主义民族,特别能和白人共情,所以来到了西方世界不但不会因为似曾相识而认出这些路数,反而心甘情愿、本能就想先给白人跪下认老大,“跟着老大当老二狗子,也比自己辛苦奋斗争平等要来得容易”。从某种角度来说这还真是活该倒霉,汉人自己终究奴役了自己,自己殖民了自己。
“平等”这一课,终于才是最值钱的一课,否则汉人多么勤劳会赚钱都只能是给新主子们不停拉磨的蒙眼老驴。唉。

@bubblewhale 是的 是的。聽到“模範少數”一下就覺得終於有人賞識我了,忙不迭叫爸爸!有時候覺得小粉紅至少在口頭上還有種一點😅

@zteng 但是粉红在B站也是一边骂黑人一边跪舔白男up主……郭杰瑞这种up主的视频弹幕评论根本没眼看,舔到了让人发毛的程度……对🇷🇺俄爹那就更不用说了,什么狗屁“战斗民族”我……粉红也是麻花逻辑的生物啊!

@bubblewhale @zteng Nah我不能跟白人共情,個人感受遇到最多垃圾人的比率白人最高(當然可能基數大)

@zteng @bubblewhale 我無法理解「高等華人」的心態,被看低被歧視連個遊行都沒有然後跟施暴者指責其他群體(LGBT,黑人,墨西哥,等等等等),在我眼中這群人跟這些白垃圾一樣應該在地球消失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