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nniferzengblog.com/home/2022
友邻转发的习近平公开讲话,我概括几点,大家可以不用遭受视觉污染:
1. 牠不在乎毁掉前人留下的根基,力图造神,也觉得现在没人敢接这个烂摊子,只有牠能领导中共,领导中国。
2. 牠不在乎经济倒退,更在乎中共的政权是否牢固,甚至觉得经济倒退更易于驯服民众,比现在更好。
3. 牠想拉拢党内的不同派别,过以前那种红色后代完全把握经济命脉的日子。

(可能三点有些语义重复的地方,或是概括得不够全面,但牠水平有限,我也水平有限,今天也要咒牠暴毙就对了)

@adelieeeeee
感觉是少年时期目睹家里红色贵族的特权一夜之间被剥夺,产生了相当强烈的创伤与落差心理,并将“回到一切开始之前的那种人上人生活”视为终生目标的样子呢。并不觉得牠自己对这点有什么认知,在牠的视角就是已经把自己的创伤和失落与牠幻想中的“民族大义”联系在了一起,牠们红色贵族的复兴就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不顶不是中国人。

虽然的确是如果早能找到一些靠谱的心理医生就有可能解决或改善的问题,但这也就是类似文革和今天正在开始的二次文革等🇨🇳特色式人为灾难会给一代又一代人留下的创伤,在个体层面解决不完、防不胜防。如果没有习,可能也有薄、也有甲乙丙丁。

@bubblewhale 吐了,但是牠不可能向任何人坦白说自己的心理创伤吧,所以还是去死好了

Follow

@adelieeeeee
怎么说呢,I really don’t think he’s aware of any of this. 通常来说他们那个年代、经历过牠那种成长经历和成年生活的🇨🇳人,尤其是顺直男人,又尤其是一直在中共内部任高职的顺直男人,基本不可能有多少向内看的机会或者能力。在牠自己感觉可能就是有一股动力在推动着牠这么做,而对牠自己而言也是完全问心无愧的,就是牠很可能真心相信自己在做的是正确的事,甚至带有相当的“为国为民”的自我感动和“悲悯”情怀。牠认为自己是在重建童年时经历过的那个理想国,是在拨乱反正、恢复秩序,而这在让牠自己接近平和喜乐(事实上永远不可能,牠永远不可能拥有这些感受,永远都不会快乐或者感到安全,哪怕所有这些愿景明天就全都实现,牠也只会感受到更巨大的恐慌和空虚。牠甚至不会能够喜欢镜子里的自己,因为永远达不到心目中的那个理想形象)的同时理所应当也该让大部分🇨🇳人也都更加平安喜乐(。。。)

假设不考虑身份和个人安全的问题,如果有一个第三方画外音去和牠讲这些,牠只会迷惑地问“你在说什么,这都是些什么”(当然文化教育程度也是一个槛。。。但就算牠真的有博士学历也没办法听懂)。人类如果在青少年时期、年轻时没有办法get in touch with your own feelings and trauma, 到了中年之后几乎不可能再具备这种能力,只会顺着自己的妄想越走越远、越来越思维固化。这不得不说也是🇨🇳社会系统的一种悲哀,因为像牠这样的可不只是一个几个人,而是整整几代人。所以现在牠这样的家伙已经不可能被改造或教化了,只能迫使其停止,而世界上从未有过自愿停止的独裁者,都必须以外界强力制止,最简便的当然就是🔪

我觉得最讽刺也最悲哀的就是,习也是一个🇨🇳社会和中共体制的受害者,牠曾经也只是个遭遇飞来横祸的孩子,但是hurt people hurt people, 作为红二代的牠依托着这个让牠感到安全、强大的扭曲体制进一步成为了当年让牠自己近乎家破人亡的那种怪物,如今手上人命累累,再也不可能收获多少同情和原谅,离开权力就只能死,且大概率是惨死,我也只能说一句活该倒霉、报应来得还是太晚。但这种系统性社会性的问题并不只是一个习近平明天被凌迟就能解决的,这种国家范围的悲剧惨剧如果不在社会范围内被整体解决、整体停止,就会继续、继续发生下去。今天有多少个高官父母因为政治斗争一夜间失去所有的红色贵族二代们?他们之中又是谁会成为未来的🇨🇳最高领导人?往复无穷尽矣。必须要彻底摧毁这种系统,改变造就这种系统同时也被该系统塑造的扭曲病态社会文化,才算是终于能到了个头。

· · Web · 0 · 6 · 26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