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Inside Man很想把魔法特掐死, 任何人都可能是杀人犯,今天我就是掐死你魔法特的杀人犯

感觉很多中式城市的那种千禧风格诡异影像(我觉得很大程度上这些的流行都来自于那几个被封了的游戏)之所以诡异是因为中国城市总看起来感觉灰蒙蒙的,整个地方就是一个寂静岭。想起杰拉德薇去上海开演唱会拍的色彩斑澜又土气的幼儿车“小朋友们请来坐”,如果这些色彩斑斓的东西放在真正色彩斑斓的城市里也许就没有那么诡异。不过城市天空的灰蒙蒙也和这一切的一切有关,县城里土气的幼儿车和恐龙园就是一种育儿观念缺失的概念,小孩子真的喜欢这些吗,还是大人发明出来糊弄人的,显示自己至少尝试过让你开心:孩子真的喜欢麦当劳叔叔吗,小孩子真的喜欢坐那些怪叫着的育儿车吗,我觉得不如两把秋千和几个伙伴。不过这不怪任何普通人,在所有人都在同一片灰色天空下压抑地劳动和生活的时候,你会因为一个小孩挑食而气得火冒三丈。我记得我小时候和我妈一起单独吃饭的时候,我总感觉自己惹她生气了。现在想来,我要是天天累的要死下班还要一个人带小孩,我可能也会郁郁寡欢。中式恐怖的真正要义在哪里,那就是大象,灰蒙蒙的天空是大象,不需要小孩的游乐园是大象,丧偶式育儿是大象,劳累的父母和怯懦的小孩是大象,四处的建筑工地和烂尾楼更是大象,你的母亲骑着电动车,你坐在后座,在凛冽的灰色夜晚里在高架桥下一路笔直向前,风把她的声音带到了你的耳边:她问你周末要不要去某某广场玩,你点点头,但你知道那个广场上什么也没有,只有票价贵到妈妈不舍得买的旋转木马;你抬头,紫灰色的天空里,看不见一颗星星。

少数群体永远是受害者
冷战时期麦卡锡主义美国:同性恋是康米
冷战遗留的俄罗斯和和自称是康米的等国:同性恋是西方资本主义propaganda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