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很喜歡在中環那一帶行路,上週一口氣走了三公里。走的時候就在想像19、14年,我腳下的路是什麼景象。如果那個時候我在,身邊一起走的是誰,我嘴裡喊的是什麼口號。天橋上跳下的少年,我能不能看清他的模樣。

Pinned post

网友投稿
上海 五原路常熟路,一个女孩被警察带上警车前撕心裂肺的哭喊
旁边的老人叹息,哎,我们三十多年前就这样

看过《呖咕呖咕新年财》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empty:
neodb.social/movies/10431/
在今晚我一邊看這部十年前的賀歲片,一邊時不時看看境內的街頭動態。像在時空裡穿梭。

昨晚一滴眼淚都沒有流,為烏魯木齊的街頭感到高興,也默默祈求他們不要被暴政傷害。三年前那晚我們就在群聊裡憤怒地說:街上見,可惜大家天南海北,就算走上街頭也是孤零零一個人。很快群炸了,那三個字被警察反復盤問。
今早聽腰,【世界呢分鐘】裡唱著:
在安分繁榮的路燈下,昨夜我們總算度過最委屈的那幾年。
(女友說:腰在你的日常表達裡佔比好多呀。沒有辦法不多,所有政治性抑鬱的時刻我都需要劉的歌聲。)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