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很喜歡在中環那一帶行路,上週一口氣走了三公里。走的時候就在想像19、14年,我腳下的路是什麼景象。如果那個時候我在,身邊一起走的是誰,我嘴裡喊的是什麼口號。天橋上跳下的少年,我能不能看清他的模樣。

Pinned post

但是我不想講「香港已死」這樣的話,我對漁村是懷揣希望的。state of waiting的確苦悶又有很多煎熬,但「見字讀書,見字飲水」不是什麼場面話。搞好身體搞好知識儲備,中共想在這片土地做長線教育還是很難。

Pinned post

民主黨全部區議員都俾你哋DQ嗮啦,人哋仲同你哋班仆街玩呀?!

昨晚躺在床上死活睡不下去,除了吃得太晚這個原因,我覺得主因是因為前晚我在夢裡和你國公安周旋到驚醒。人在縣城老家,罪名倒似乎是和政治無關的事,警方在各個車站部署,禁止我坐車離開。在夢裡我上了一輛滴滴西,到達市區想不出下一步怎麼走時逼自己醒過來了。

幫老細keep一些吃喝玩樂發票單,我大罵一百聲港豬不過分吧。

和許寶一起讀拉康,昨天總結髮言,我:我有個終極問題,就是我讀完拉康之後對生育這件事更困惑,我要怎麼做才能盡量減弱讓我的孩子受到我這個大他者無意識的影響呢?
許寶:最好的辦法就是別生
:mtfront_pooh: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