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但是我不想講「香港已死」這樣的話,我對漁村是懷揣希望的。state of waiting的確苦悶又有很多煎熬,但「見字讀書,見字飲水」不是什麼場面話。搞好身體搞好知識儲備,中共想在這片土地做長線教育還是很難。

Pinned toot

上次買的三罐喝完了~週末再去買~阿布泰的這款啤酒好好飲嘅!


今天和來家裡做保潔的阿姨聊了幾句。1999年從廣東梅縣過來,結婚生子。在客廳和我講那時候很怕結婚的,因為在姐姐家裡,看到她老公打她打得很兇,覺得結婚是件很淒涼的事。這句話講完吸塵器的聲音就響起來了。幸好有巨大無比的背景音,掩蓋了我的無言以對。
後來問她在香港這麼久大陸朋友對還是香港朋友多,她說:「我不喜歡和大陸人玩的,我覺得他們不真實。」我笑得好大聲,開始猜測她應該不會很愛國。就順勢說19年中港矛盾還是挺嚴重的。她秒回:「哎呀這個習近平,比毛澤東還厲害啊。大陸那邊新聞報導的是假的。」 :mtfront_pooh:

兩年前讓男友看春光,他一直沒看是因為不想看男男。看完之後和我說他覺得這是王家衛最好的電影,太真實了,在上演克制和抽離。我當時沒有當一回事,那個時候也比誰都敢愛敢恨,根本不懂為什麼他們要互相推開。現在明了。

何寶榮哭的時候想到男友說短暫分開的幾天他的狀態和何一樣,這次特意注意著這段戲份。以前看這部的時候跟著黎耀輝哭,這次跟著何寶榮哭。分開的那兩天我也和他的哭相一樣,躺在床上好端端地先只是淚流,隨後需要張開嘴巴嚎出來。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