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araorange 你向西行進……

稻香村

杏簾招客飲,在望有山莊。菱荇隊鄔水,桑榆燕子梁。一畦春韭熟,十里稻花香。盛世無□餒,何須耕織忙。一個酒幌(sign)用竹竿挑在樹梢。

可能的方向:

west - 四月謎會
south - 瀟湘館
north - 蓼汀花漵
east - 釣魚臺
enter - 天然

c1267d9c1f53601585c86b5a7e6584b8

河北货车司机喝农药死谏这件事,最绝望的点是“死亡”,甚至是“引起公众关注的死亡”,在官方看来已经不再有什么特殊意义了。

在过去,这种以自杀的方式唤醒公众注意,靠的是人们对生命价值的承认,以及与“放弃生命”等价的现实不能承受之重。

但如今,官方已经可以对公共讨论做到完全的控制,所以生命价值几何,也可以被肆意操弄。当事者的死甚至令他们窃喜:因为死者不会说话,无法自证,反倒给了他们轻松改写事实的机会。一通春秋笔法之后,议程被设定,系统无罪,不必追责,家属情绪平稳,“领导为我们解决了问题”,死者只是“无征兆迅速喝下农药”的一桩意外。

以死明志,在当代中国,已经是条被解构的道路。被系统困住的受害者们在生命尽头爆发出的呐喊,如今也被捂住口鼻,太阳底下无事发生。

不管怎么样吧,至少菲利普亲王长得帅这件事上没有什么争议 :blobcatcomfy:

胡润有个观察,很敏锐。也是我前几天讲的一个故事时想到的。

他说,十几年前,中国大教育行业的首富是俞敏洪,因为英语能力被人认为全球化人才竞争的核心竞争力。五年前,张邦鑫取而代之,成为中国教育首富,学而思就是满足中国家长让孩子在国内进好一点的学校的需求。两年前,张邦鑫被中公教育的李永新超越了,公务员培训成了帮你找工作里最炙手可热的行业。

“这是一个多妙的故事。”胡润说,这就回到两千年前了。从教育的需求变化,可以对中国经济有一个新的理解。

有个评论应该对比阅读。这个人说“我给这三位首富都贡献过,今年考公差一点,研究生毕业找不到工作。。。”

Reddit上看到一个帖子,问你后悔哪些financial decisions,赞的最多的一项是在理财上starting late。后面有一个讨论挺有意思的,就其实能start early并且financially literate某种程度上也是privilege了。父母从小就给开投资账户,开免税账户,教怎么攒钱理财然后坐等利滚利的不能说是少数,但也不是多数。好多父母自己因为失业、生意失败就有financial struggle或者单纯就心大或有spending problems,再碰上经济危机勉强keep afloat的很难教孩子怎么理财。即使教了,我男朋友好多朋友也在犯这里面的错误,finance新车,不停地推迟什么时候开始攒钱放入退休账户里。

还有一点比较有意思的是,很多背了学生贷款的人都很后悔读这个对自己工作没什么用的学位,即使加拿大大学不是很贵,很多人都是四五万的贷款。尤其是如果读书读到快三十,开始工作的晚,再需要还贷款,很难开始攒钱。尤其是在大城市,对攒钱买房和退休的负面影响都是巨大的。这一点和国内一问要不要接着读书,回复里都让去读还挺不一样的。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