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大家最好有个头像,并且主页不是空白的。才比较容易通过关注申请。如果没头像也没内容,那至少发个私信给我,告诉我你从哪里来或者你是谁。出于安全的原因。

朋友申请立陶宛和德国大学合办、但学习地点在立陶宛的一个硕士项目。动机信都写得差不多了,打算开始汇款、递交签证了,发现立陶宛和中国断交了,中国似乎已经不能没有立陶宛驻华大使馆了。
很惨但是有点逗。我正在帮忙找资料!有人知道“大使馆跑路”这种情况怎么办吗?

今天看到的最搞笑的两件事。一个是,有个gay得知某个女同学怀孕后,问她能不能给自己代孕个小孩,因为想找个知根知底的不是其他族裔的。
另一件事是看到有个男的,直男,想用那种色情app买色情服务,结果不断被要求转账最后被骗了四十几万。
两个事都是独立发生的事,但放在一起就特别妙,甚至把我逗笑了。这俩男的(不如说中国的男的),不论是直是弯,潜意识里都没把女性人,而是当成物品,都想用钱买女性的服务。之所以说是潜意识,是因为他们自己都不会察觉到这点。不把女性当人看这一点,不如说是刻进中国男性的DNA里了。

我最近开始玩《荒野大镖客2》的二周目。我对自己一直很了解。玩二周目的时候更加验证了我对自己的认知: 

这个游戏算是开放世界,主人公可以在里面的事件里自由做选择。做好事,可以增加荣誉值,做恶,就会降低荣誉值。根据荣誉值的高低最后决定主人公的结局。有些事件会根据你做的选择不同,而启动不同的连锁反应。所以玩家往往在二周目或者更多次重新玩的时候,喜欢选择自己之前没尝试的选择,看看会发生什么事。

说三个有意思的事情吧。

在故事刚开始,主角作为一个通缉犯,被一个村民认出。村民逃跑,要去报案。主角追过去,抓到了这个人,威胁他不许说出去。这时候可以选择灭口,也可以相信他的保证放走他。我在一周目的时候选择了灭口,因为他如果去报案而引发警察追杀我,这个结果是我无法承受的(我不知道我会引发什么后果),所以我选择保险的方式。我的荣誉值因此被降低一分。而在二周目里,我已经非常熟悉这个游戏的操作,有一百个警察追杀我我也打得过。这一次我就放了他。甚至也不是为了增加荣誉值或者好奇会发生什么,就只是觉得,风险为能承受。

我感慨的是,人的确会在能力更足、环境更宽容宽松、容错率更高、自身抵抗挫折的能力较高时,做出友善而宽容的选择。

第二个事件是关于一群人屠杀野牦牛、想借此挑起白人种族和印第安部落的冲突的。这个游戏设定的背景是美国开荒开到最后一些地方了,印第安人的部落被不断紧缩、印第安人被不断驱赶出他们世代居住的领域。主角所在的帮派其实也是美国进入现代化之前的最后的牛仔时代了。他们比起印第安人的状况要好很多,但仍然是在走向没落了。这让人非常感伤。

这个任务是主角和伙伴查尔斯一起去打猎。查尔斯是帮派里唯一的印第安裔,和主角关系很好。去教主角猎野牛的路上,查尔斯说,他们印第安人虽然也会杀死动物,可他们对动物、生命、自然都心怀敬重。他们只会出于生存需要而打猎,也会物尽其用,皮毛、肉、血、骨头,都会利用。他们不会为了取乐而残杀生命。结果在路途上他们发现野牦牛不断被屠杀,仅仅是被射死、射伤在路边等待死去。一向冷静的查尔斯气坏了,寻着踪迹找到了两个人。这两个白人以猎杀为乐,并且想伪造成是印第安人猎杀的,以此来挑起一些冲突。

查尔斯打死了其中一个。主角这时候有两个选择,一是杀死剩下的这个,又或者放走他。他苦苦哀求主角和查尔斯,一点都没刚才的嚣张样子。

我在一周目和二周目的时候都选择杀死他。他们已经杀死了很多野牛,任它们流血死在路边。他们以杀戮取乐。他们还妄图给印第安人带来麻烦,让印第安人的处境更为糟糕。这在我心里就是“不该被原谅的人”,已经犯下太多罪孽,无法被原谅的人。所以……即便这个游戏我开第三周目,我也还是一样的选择。

第三件我想聊的事,是这样的:在一周目结局的时候,我的荣誉值是满分,主角是好人结局。二周目的时候,我并没有很兴奋地想去尝试恶人结局,而是很欣慰地觉得,在一周目时的有些遗憾,我可以弥补了。即便已经是满分荣誉值的好人结局,在一周目里我仍然有一些叫遗憾的小事。比如刚才讲到的第一件事,以及与之类似的事。比如当时没放走那个说要去告密的人,是觉得自己打不过警察。还有,当初有个乞丐在我给了一美元后想和自己拥抱一下,我怕是小偷(偷走了钱后我追不上),我就拒绝了。他当时有点伤心,我也有点后悔。所以二周目的时候就选择了接受这个拥抱。

有很多类似这种,出于我能力不足、过于谨慎、出于害怕等,而留下的遗憾。开启二周目最叫我兴奋的,其实是可以弥补这些遗憾。我就有些觉得,我人生的目的可能就是致力于做一个善良的人。当我发现我有机会重来一遍的时候,我对于新奇的事物的兴趣,远远比不上做一个更加完善的好人。

打游戏也很能彰显一个人的本性。尤其是游戏设计得很好、很有深度的时候。荒野大镖客2这个游戏其实是个非常感伤的故事。当一群人处于时代的末端,要被时代抛弃的时候,他们怎么去面对外在的世界、自己内心的世界、怎么去理解这么复杂的东西……是很迷人,也很叫人感伤的故事。

和小七的好玩的事 

小七性格好温柔,反正对我很温柔。我已经开始欺负她了哈哈哈哈哈。
她唱歌很好,又喜欢唱歌。以前我们亲近的时候,她老录歌给我听。我说,我想听你唱lisa的《红莲华》。
你不会唱不了吧?
连这个也唱不了?
这可是入门级水平的歌曲啊。
会唱丢手绢就会唱这首啊~
虽然是日语歌,但……日语歌你也不会啊?
唱不了别勉强啊。

小七气到:我要唱!我现在就去背罗马音。
哈哈哈哈哈。

可是我好爱小七呜呜呜呜。
前几天我们商量如果明年能一起旅行的话去哪里。上次我们去了冰岛,但是她中途被工作召唤回去,后半程就只有我一个人环岛,我们都挺遗憾的。就说可以再去一次冰岛。也可以去格陵兰岛,还有北欧。说着说着地图就大了,非洲,澳洲,美国,全世界。
说了一圈,她说她都想去。我说好啊好啊,你想去哪儿我都陪你去,就像你当时对我一样。
她就哭了。嘤嘤嘤。
她也太容易落泪了。她就是个小孩!

自从我去莱比锡找小夜、小夜两次从来柏林找我玩后,我们偶尔会想着住在一个城市甚至成为室友。也没有什么特别项目,就是吃饭聊天压马路。小夜说,喜欢找你玩。呜呜呜呜呜,中年后的朋友关系里,能听到的最高的赞誉和最美妙的事,反而就是这种了吧,是那种小时候的孩子之间才有的“我去找她玩”。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