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文 《和我爸》 

我和我爸的关系,比起父女,哥们的感觉似乎更强。有时有一种相互兜底的感觉,这种感觉其实带给人很大的安全感。我想,我能理解男性之间的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宽容理解”。以前我还没和前任分手的时候,有一天晚上我和我爸彻底深聊(我们先吵了一架,后来又好好聊天了),先是说到他出轨的事。他就说,奶奶其实早就知道当时的那谁谁是他的小三,但一直帮他瞒着、包庇他。他说他从奶奶这儿学会一个道理,就是家人的幸福是最重要的。我估计逻辑清楚的人从这儿就要开始打问号了。

我爸先是说了说他工作有多辛苦多苦闷,因此有多需要出轨,而奶奶的包容(就是包庇)让他的出轨一直没被抓住,因而“个人生活质量”(我爸很爱用的词)幸福了很多。他对奶奶就很感激,并且学到了这个道理,就是家人的幸福比较重要。他话锋一转,接着说,所以他能接受女儿(就是我)是同性恋,爱男还是爱女都没有过得幸福重要。

一时之间我都忘了批判他。

我爸的思想水平嘛,一个西北农民出身、也从未去过远方的男人,就停止在某个阶段了。在他的逻辑里,可以看到,他对家人的定义,是指带血缘关系的人,因此我比他妻子和小三要重要;其次才是性别排位,比如我弟弟比我更重要。还可以从他这个逻辑里看出,同性恋在他眼里,是和出轨差不多的一件“错误的事”。其实根据更多我们之间的交谈,我知道同性恋对他来说,比起出轨还令人不齿。不论我再怎样忠于我的女友,不论我再怎样对我的女友好(比起他对他的女友)在我爸眼里,我都不如他这个出轨的异性恋。当然了,这点不是我想说的,就不举例了。

我也经常抱怨我爸思想水平低,但其实他比起很多很多中老年父母来说,在同性恋这件事上,他显然是思考过的。即便思考的过程和结果都让人有一种他逆练易筋经(谁知还)成功了的无语,但他的确是思考过的。在万千道德条律和五花八门的认知里,他选择了很朴素的一条价值观并且执行下去。很多父母面对已经成年的孩子的某种不尽人意,他们不知道自己在抵触什么、反对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可以接纳不舒服的状况到哪种程度,也不知道自己该秉持什么价值观来应对。他们只是一个劲说着,不行,不行,不可以,不许你这样。像个十岁的孩子。

那晚我还问过他,如果将来我出轨了,他会像奶奶包庇他那样来包庇我吗?他说,会。一时之间我又心情复杂。我只是自己知道,我不会包庇我爸,我也的确这么做了(力劝后妈、小三与我爸分手);如果我有女儿,她要是出轨,我也不会包庇她。但是对我爸,感觉那时候我还要批判他的话,就有点道貌岸然卫道士了。我就没再说什么,只是背后捣乱。

和当时女友在一起的时候,诸多吵架。有一次他在隔壁听见了,就私下问我怎么了。我说,因为我说起前女友的事,就跟我生气了。我爸哈哈一笑说,你没事说这些干嘛。我问,那你不给xx(现任小三)说以前的感情史吗?他说,当然不说了,能不说就不说,问起来了,能少说就少说。——给我传授和女人相处的经验呢。

我和我妈的关系很糟糕,但这两年我妈开始试图联系我,她最先找到的就是我爸,想从我爸这儿要微信号。我爸会发来截图问我,怎么弄?我就交代说,千万别给,永远别给。我爸说,好,你放心。在我和我爸的眼里,我妈除了是我妈以外,更具象的一个身份是“可怕的女人”。我爸替我隔绝这层关系的那种干脆,感觉更像是理解哥们之间的难处,哥们要远离某个纠缠不休的女人,而不是什么保护可怜弱小的女儿之类的。

再就是最近郑州洪水。前任老家就是郑州周边的。我其实很揪心。刚看到洪水的前几天,我就跟我爸说,你要不帮我问问xx(我前任)还好不好,我很担心。他们之前互相加过微信。我爸推送了名片过来,可能以为我需要。恰好这时我打开了前任曾经发来的邮件(因为我唯一能直接联系到她的方式就是邮件了),哇塞……那个冷漠和伤人啊……到底我欠她什么?我改了主意。我怕我爸手快,就赶紧阻止,我说你别帮我问了啊,我改主意了。我爸回我:我又不是闲着没事干。

看到这里的人,尤其是女性,不知道能不能体会到我想描述出的那种感觉。试想一下,我和朋友们说起「前任的家乡发大水,该不该问候?」这个纠结的时候,最容易收到的反馈一,是在已经分手这个条件上做文章;反馈二,是讨论唯心问题,「你还爱她吗?爱就问,不爱就不问了」。可是和我爸在一起的时候,这个纠结的走向变成了「想问就问,不想问就不问;你想让我帮你问,我就问;你想让我帮你挡着,我就挡着」。没有任何与道德啊、礼貌啊、教养啊、或情感状况有关联的因素。一如他要包庇我出轨,一如他替我挡掉我妈的骚扰。

我作为这种关系的参与者,能够相互兜底,真的给人很大的安全感。少去很多自我拷问不说,也少去很多争论带来的消耗,而且结果还叫人这么安心和满足(我能替他担一种责任/罪责,说明我也是有担当的男人)。我想,我比多数女性更深地体会到了这种哥们关系/男性之间的“宽容”是什么感觉。可是我也很清楚,往往这种相互兜底会变成相互包庇,这几乎是无可避免的走向。我写下这些,一个是为了描述我所窥探到的身为女性很难触碰到、而男性往往不愿意写出来(就算写出来也没我写得好)的这种感受,另一个原因大概是想让女性参照一下多数男性易有的思考和做事方式,看能不能在某些沉重和疲惫的时刻,稍微从自我拷问的习惯里出来。因为我们女性时时刻刻在拷问自己的行为有没有不道德、有没有不礼貌、有没有不好、会不会被别人说闲话,这太辛苦啦。

我又来出题了。假如你是一个男同性恋。 

有一个事情倒是值得讨论的。我之前看《背离亲缘》的时候,因为书里内容基本都是围绕着社会里的少数群体,比如听障、唐氏、同性恋、因奸成孕的年轻妈妈以及强奸所生的儿童等等,这些被社会边缘化的群体,他们所经历了哪些困难。其中有一件事是少数群体容易遇到的。比如很多听障人士并不认为听障是一种障碍,因为他们有足够丰富的文化王国,他们的沟通也不会因为听不见声音的缘故而产生不便。如果支持这种说法的话,也就是说,听障不是缺陷也不是疾病,他们就是普通正常人,在这种情况下,那么目前医保中给听障者提供的一些福利,比如对于有些想要获得听觉的人的手术费用、或者其他方面的医药费支持,就被取消。因为这些福利存在的前提就是,认为你的这个特点是一种疾病或障碍、并且不是你自己选择的。

同性恋群体也面临这个两难问题。同性恋者常年遇到的歧视/偏见就是:生来是变态,这不是自主选择的。基于这个前提,男同性恋中容易发生的疾病,医保是保障的。可是这个福利带来的负面效果就是歧视,因为这和人们看待听障一样,认为你这是生来就有的缺陷,也让男同性恋和艾滋两个概念绑在一起。于是平权的一个思路是,我们声张性取向是我们后天选择的(到底同性恋这个性取向是先天后天的,现在也没定论,要我说,是有些人先天,有些人后天)。如果这个性取向是我们后天选择的,完全是人自由意志的体现,那就可以摆脱同性恋是天生有障碍这种歧视。可是问题也接踵而来,很多人因此就说,既然是你自己选择的,也就代表你本可以选择另外一种生活方式,那么医保中的那些保障比如治疗艾滋的药物,就不应该再免费了。有时候很荒谬的事是,帮助是随着歧视一起来的。被歧视肯定是不好的,可的确有很多更加底层的人,在目前不完善的体制下,他们因为偏见和歧视的存在,竟能得到一些大大小小的帮助。

那么问题来了,我出一个很概括的题。我并不认为男同性恋就和艾滋一定有关联。我只是想知道大家对于这种两难困境的态度:

如果你是一个略微富裕的男同性恋,(a)歧视伴随着福利(简单来说就是免费的艾滋药物提供),(b)去除歧视也意味着这种福利被取消。如果这种福利取消的话,你自己不用发愁,你仍然有钱自费,但很多状况没你好的其他男同性恋会遇到困难。可是如果因为这种福利而让歧视的状况继续存在的话,那肯定也是糟心的。这种情况下,你倾向于哪种呢?

长文。昨晚看到LGBTQ公号都被封禁。 

我可能有点抑郁了。心里其实很悲伤的。可是那种情感远远超过愤怒和悲伤,更多像是一种悲恸、悲凉。如果从表象上看,就是一个人静静坐在这里,脸上也没有什么大的表情,也没有什么诉说的情绪,可是眼泪不断掉下来。我心里什么想倾诉的冲动都没有,全部就只有眼泪。

昨天刚好是我做报告。我和另外两个同学做关于婚姻的报告。她俩一个做了德国婚姻状况,一个做了德国为主的同性婚姻报告,我做了中国婚姻状况。刚好昨天上课讨论的内容是德国各个学科里男教授和女教授的性别比例。我看到统计以后大吃一惊,即便是文科教授里,女教授也只占39%,更别说像工程师、数学这类理工科,其中女性教授只有10%出头。也就是说,文科教授里有六成是男的,理工科有九成是男的。理工科里男教授的比例虽然大到夸张,但逻辑我是想得通的,因为本来学理工科的学生里男性偏多。可是我和学文学的、学教育学的同学都观察到,在我们的学科里几乎九成都是女学生啊。那么多文科女生,为什么留下来继续做学术做到教授的那么少呢?我们三个文科女生对着这个统计,都很吃惊,也很沮丧。沉默了一会儿后我第一句话就是,为什么这么多男的?

看完相关调查后我们明白了。哦,因为女学者后来都去照顾家庭了。调查里,育儿、照顾家庭这些事让女性学者很难兼顾学术志业,因此超过六成的女教授是没有小孩的。但是,没有孩子的男教授只占三成以下。你们猜猜这是为什么呢?成功毕业本科或者硕士的人里,男女还各占一半,到博士生阶段,成功毕业的博士里,40%是女的,60%是男的。博士后阶段,只有五分之一是女性。

然后老师和同学们都还是很痛心,觉得不公平,觉得现在这个状况仍然还有很大的空间去改变。总结说来就是,德国现在这个状况,我相信不是垫底的水平,但我们还是不满意。然后,晚上我就看到中国很多LGBTQ的公号被关停了。那种感觉就像是,我早上还在愤怒,为什么女的拿到的盒饭里,肉比男的就要少二两。这已经让人够愤怒了,结果晚上我看到国内在讨论,给女的发放肉食,这对吗,这有必要吗?就是这种落差感。

她们还问我,中国的同性婚姻是怎样的状况呢?我说我有生之年是看不到这天了。但我万万没想到啊,我这个句子没说全啊。有生之年是看不到同性婚姻在中国合法,但是有生之年可以看到同性恋在中国的生存环境越来越糟糕。把同性恋和恋童癖、黄色、暴力、违法内容等词列在一起,存在了非~常~长的时间,这我们已经习惯了。没想到同性恋还能成为境外势力。也没想到女权组织也是性少数组织。这是我不付费就可以看的B级邪典克苏鲁内容吗?不,这是给生在中国的女性、同性恋们,免费赠送的!只要你是女的,只要你追求平权,你就可以成为性少数!只要你是同性恋,你追求真实的情感生活,你就可以成为变态、恋童癖、黄色、暴力和违法内容!

以前的时候,我看到同性恋被和恋童癖等等上面我提到的内容被并列在一起的时候,我觉得那是一个努力的底线。我们要把这个底线守住,然后试着把同性恋去污名化。或者再退一步,什么都不要改变,官方就保持在这个程度就好了。所有因为性取向而艰难长大的同性恋和其他性少数们,虽然受了苦,但是没关系,我们还有后半生可以剥落伪装和疤痕。我们只不过是比那些多数派多走了弯路而已,多了困难和挑战而已。结果没想到啊,同性恋的污名化没有改变,女权还掉进来了。我大胆预测一下,女权现今在中国的这种污名化,让它离“不得含有女权、同性恋、黄色、暴力、恋童癖等违法内容”越来越近。实际上它现在已经和同性恋并列了嘛。

我还有一个大胆预测,就是丁克的人,或者说,丁克的女人,会成为下一个“性少数群体”,丁克这个概念迟早会被列到违规内容里不被转播。现在中国少子化很严重,男性比女性多出那么多,丁克的男的,你顶多可以说他没用他的二两精子为国家做贡献,但如果是丁克的女的,就可以说她是对国家利益有损害的。女权的人里,不一定都是丁克的,甚至和丁克没特别紧密的关联。如果我们把这儿的女权定义为,「呼吁男女同工同酬、招生招聘没有性别挑捡、男性所享有的性别权利如果想继续享有则必须跟女性讨论商量、鼓励女性更加追寻个人价值」这些最基本也是最低的限度的话,如果连这样的限度,女权的内容都不被鼓励、还要被污名化的话,丁克这个东西也不会远,因为它的把柄太容易抓了。而且一旦开始污名化丁克女性的时候,能为之对抗的群体会少之又少。首先,男性会吗?男性会愤怒地说,女性想不想生育是自己的自由吗?其次,女权已经被污名化成现在这样子了。再次,不能生育的同性恋群体,出境比以前更糟糕。那,到时候那些到了婚育年龄却没生育的女性们,会面临怎样的千夫所指呢?

现在发生的这些事,我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我震惊吗?可是又觉得一切都讲得通。只让你生一个,和让你必须生三个,是同一件事啊。LBGTQ可以是境外势力,那女权也就可以是境外势力,丁克也会成为境外势力。甚至有一天,那些只生一个的,也会成为境外势力。到了这一天我会震惊吗?我没有震惊,我只是说不出话来。

晚上看到这些消息,想到我早上还在班上讨论的那些,就觉得世界好荒谬。不对,是中国好荒谬。我找不到可以具体生气的对象,所以连情绪都没有可以落脚的地方。又因为看到这样的事情太多了、太多次了,我似乎都没有愤怒了。男教授比女教授多那么多,——这种水平的不公平,是应该引发我愤怒的。晚上看到的这些,引发的是疲惫、无望,和麻木。我该怎么跟我的老师同学们说,跟你们一起讨论的这个人,其实根本不配讨论少了二两肉的问题啊。我是如何混进一堆鼓吹男女平等的人里愤怒于女人得到的比男人差的?毕竟我身后的那个环境里,女的都还不算“人”呢。同性恋也不算人。

塞尔达里最应该配备的衣服是雨衣啊!你们海拉鲁大陆太爱下雨了。也不能说勇者就不稀罕保养吧,我可是又有马匹又有摩托车的勇者啊,连个雨衣都没有,这像话吗?

脑洞出题 

我发现我不是女同性恋。想象了一下,如果乔治克鲁尼或者汤姆汉克斯或者汤姆抖森,还有一些我不记得名字但很喜欢的男帅哥演员找我谈恋爱的话,我还是愿意的。我愿意的。请通知他们。但是他们不会来找我,对吧。从这个角度说,的确是因为得不到男人的爱,我才沦落为女同性恋的。但也可以这么说,的确是很多男人无法成为乔治克鲁尼,才让一些女的沦落为女同性恋的。他们只想拯救沦落风尘的女同性恋,却不想往乔治克鲁尼的方向努力,他们不羞耻吗?

说到这里,我发现我的性观念也非常松动。如果乔治克鲁尼、汤姆汉克斯带着塞隆、小K、朱利安摩尔、安吉丽娜朱莉一起开房,一个群体性趴体,并且叫我过去,那我去吗?我去的。如果这个趴体里还会带真木阳子、松隆子、满岛光,一个完全淫荡无下限的趴体,我会去吗?我去得更快。那如果这个趴体定在半年后,因为英语群体和日语群体的语言不通,有可能不会邀请日本团,怎么办?我保证半年内日语英语流畅,能帮助双方沟通。啧啧。有一种读情色小说结果读出学位的感觉。
那个趴体出现的全部都是我喜欢的人,是可以让我又直又弯、又淫荡又深情的人。我不喜欢汉服的,但我想了想,塞隆如果穿着汉服勾引我,那我也是可以的。原来我没那么讨厌汉服啊。可是,我们再来一种情况:如果这个盛大的趴体塞隆没穿汉服,但好巧不巧,也邀请了我爸,而我爸是个盲人,意思就是他不会看到我也在,——这种情况我还去吗?我想我还是不去了吧。那如果我爸不在趴体上,只是凑巧在趴体隔壁的房间开了房,那我还去吗?

长叹一口气,那还是不去了吧。影响性欲。

性欲和情欲就是来得突然,去的也突然。那么问题来了:
1. 你最喜欢的一个男神/女神,穿着你最讨厌的一种装扮,来追求你,你可以吗?你还会有性欲情欲吗?
2. 你和你最喜欢的男神/女神们开房,偏巧那天你爸/妈在隔壁也开了房,怎样都调换不了,你还有兴致去吗?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