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但是我的心已经死在20年年初疫情刚爆发的时候了,那时候我真的天天难受得哭,无能为力得哭,陷入无限的政治性抑郁中。
以前主要是因为书影音和一些“遥远”的社会事件恨国,那时候是咬牙切齿的恨,就这样哭了一个月,我就心如死灰了。

· · Web · 0 · 0 · 2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