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醒的时候最难受,我的心脏好难受

然而妹妹害怕担心的事我也在担心着,并不能给她太多的安慰。她以前害怕鬼和外星人的时候我还能帮她平复调节,当她开始害怕人的时候我已经无能为力。

Show thread

妹妹和我聊了一些她每天回家害怕的时刻,老实说,其实活在这个所谓“最安全”的国家的每一刻都让人担惊受怕。

所住楼房的天台是连通的,家住顶楼很担心某天会突然从天台冲下来一个人。
(我提议说上楼带个强光手电筒,妹妹说万一手电筒照到那个人了岂不是更吓人。)
楼防盗门是坏的,不用输入密码,拉开就能进楼,爬楼梯的时候会害怕有人尾随。
楼道的消防设备只有一个空壳,即使前几个月外壳贴了新的消防宣传纸,但打开也还是积灰和垃圾,着火了只能无助地等待消防员。
同时对于警察也不敢抱有太多信任,担心真的受伤之后报警也只会被当作小事看待,医疗费和其他损失也得自己自认倒霉承担。

我在哪都不愿意完全敞开心扉,只要有人关注我我就会对自己作出修饰,我做不到给大家看我对自己的剖析,这在我看来和让我当众发疯差不多。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