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一亲戚(是一个我不喜欢的人)找到我妈,说让我帮忙买点东西。我按ta的要求挑挑拣拣给ta弄了半个小时,一套东西买下来327.14。结果临到买东西ta转账给我妈的时候,只转了327块钱过来!
我他爹的就是服,我看我妈面上帮你买东西,都不说什么辛苦费了,你把你自己该出的钱给够了行不行?行不行!我帮你忙活一阵结果我还要倒贴钱给你买东西?!!!怎么你家里就靠抠门过日子了是吧?不把这一毛四抠出来你家下半辈子都揭不开锅吃不起饭了是吧?能要点脸吗?你去超市买东西也是每回都让超市的收银员给你抹零头的吗??
我想用我妈的手机找那个亲戚让ta把钱给转过来,我妈不让。给我气得!我诅咒ta出门就掉钱!掉140!

本来是特别不爱social的人,但是因为被关久了厌倦了接触不到他人的生活于是这两天非常想参加团体social的活动比如桌游或密室逃脱_(:з」∠)_【聊闲天的我也行,爬山游湖就更棒了!【求求了放我出去吧—————/超大声

这两条笑得我坐在马桶上眼泪大颗大颗地掉。

为什么我总是反复中周峻纬的毒,大概是他现在过的日子无限接近我想要拥有的那种生活(如果他还在加拿大一心一意学心理的话那就是基本等于我想过的生活)
虽然之前我也说他目前呈现出来的形象几乎就是我的择偶理想型,但是那个时候其实我不太能分清我的那种欲望是希望有一个他那样儿的伴侣还是希望成为他。我现在就是能非常清楚地意识到,我想成为他。
我太想成为他了,有接触各种有趣的运动的机会和条件、个人的心理状态和身心素质都很健康、有一个彼此相爱的伴侣、可以在自己都喜欢的心理学和唱歌演戏什么的两个方向自由做选择、可以自由出入中国、可以自由上国际互联网………
越说越觉得,其实我只是喜欢自由和富足。中国人真惨,21世纪了自由和富足还能成为奢望。

看到有象友在聊熊阿姨那篇文,本想回复一下,纠结了一会儿还是觉得单独发出来比较好。
我看完那篇文,尤其是下面那些评论,我就一个感受,这好像一场大型真人秀(没有要贬低任何人的辛苦与努力的意思)。社会把社会认为她应该接受的帮助给予她,把她当作一个完全没有主体性的受害者,然后把她被性侵的经历变成了一个标签,所有人都冲着这个标签来到她身边,却没有人真正看到她这个人、在意她内心真正的想法和需求(也许有人看到了在意了但是文里没有写出来吧)。所以她只好把自己隐藏在这个巨大又沉重的标签背后,按照人们期许的方式行事,却又忍不住要用一些满足自己需要的方式去挑逗那些帮助她的人的神经。就这样甚至还有人说“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说她“被毁了”,我真的很想咆哮,抽烟就是堕落吗?房间乱就堕落了吗?就算是她不断地谈恋爱换男朋友,那也只是她在用自己的方式获得爱或者其他的情感慰藉罢了(她父亲在得知她被性侵怀孕后的第一反应是打了她一巴掌,就这反应她大概率也没从家人那里获得过多少关爱吧?)有多少人没被性侵没被性骚扰仍然会抽烟仍然不爱收拾房间的?有多少人没被性侵在长大之后仍然会选择从一段又一段的恋爱关系里寻求爱和其他的情感慰藉的(哪怕那些情感关系都一直在让ta们受伤)?社会为什么要对她那么苛刻?!?!!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