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To 所有发送关注申请的朋友: 

你这点原创嘟文, 我很难帮你办事啊 :blobcatdizzy:

连做2个噩梦(可能引起焦虑) 

第一个梦中, 我头昏脑胀浑身无力但仍强迫自己起床, 客厅的灯非常昏暗, 我听到细微声音, 吃力地走到门前, 看到门锁在缓缓地转动. 恐惧仿佛浪潮一般将我击倒, 我想大力锤门吓退门外的人, 却发现自己毫无力气. 转而想大声呵斥门外人, 却发现自己无法出声. 正陷入两难间, 于凌晨三点惊醒.
醒来后,艰辛地起身去客厅, 检查门锁发现自己没有从里面反锁. 喝了水后继续入睡.
第二个梦中, 爹突然开始反共, 甚至已经联系好海外的军队准备进攻墙国. 我急得不行, 所有家人都在境内,你置他们于何地?但爹就是憨笑, 觉得支共不会对我们下手. 我如热锅上的蚂蚁, 终于被闹钟惊醒.
我坐床边思考, 这2个梦都很清晰地反映我作为国女最大的恐惧: 男性和支共对我这个性别的迫害. 我对于自身处境目前是无能为力的, 尽管我确实是想改变的. 但我不能发出声音, 不能作出行动.
梦里爹的反应也跟现实国男一样地可笑. 犹记得2020年2-3月封控在家时, 和几位男士网聊谈到武汉肺炎, 无一例外, 都觉得我谨慎的态度是想得太多, 这个病根本没那么严重.
当时他们也不一定真这么认为, 只是无法赞同女的意见, 毕竟女的总是太敏感, 太小题大做, 太斤斤计较,见识太少. 所以她们的意见是浅薄的,胡思乱想的.不应该被认真对待.

阿飞 boosted

【夫妻连续两胎均性别难辨】

1月31日,福建福州,福建卫生报公布一起病例。黄先生(化名)13年前与妻子产下一胎,发现孩子性别难辨。几年后第二个孩子出生,遇到相同情况。辗转多家医院就诊,均未解决问题。他抱着希望来到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经检查,确诊为先天性肾上腺皮质增生症,是一种常染色体隐性遗传病。最终,医生通过手术助两姐妹恢复正常。

【网评】自然科学和社会话语同谋“矫正”性别非二元的“劣质”出生基因。

【网评】觉得需要矫正大概表现在社会体系和“别人的认知”方面。而不是矫正性别表现“非常规”本身

m.weibo.cn/status/MqZ0A8BuG

阿飞 boosted

“疫苗宝宝之家”发起人何方美案超期羁押仍未判决:女儿至今滞留精神病院

中国维权团体“疫苗宝宝之家”发起人何方美已被捕两年多。据知情人了解,此案一审开庭审理近一年,仍未宣判,何方美本人处在被超期羁押中,而她的两个女儿至今仍滞留精神病院。

2020年10月9日,何方美带着因疫苗致残的女儿,于河南省辉县政府门前泼油漆,被警察当场带走。因何方美当时已怀孕五个月,她和时年7岁的儿子、时年4岁的女儿被送入河南省新乡共济精神病医院。在精神病院居住期间,何方美于2021年2月生下小女儿。2022年3月23日,何方美案一审开庭,何方美被当场逮捕并羁押至看守所。她的儿子因到了学龄,被送至一户村民家中寄养,而两个女儿则滞留在精神病院。

这是何方美第二次被捕。第一次被捕时,她被羁押十个月后无罪释放。

2018年3月,何方美夫妇一岁多的女儿在辉县接种了甲肝、麻腮风和百白破疫苗后,罹患病毒性脊髓炎而致四肢瘫痪萎缩。何方美夫妇一边带着女儿在北京治疗,一边上访维权。其后,何方美联合其他疫苗儿童家长,成立了维权团体“疫苗宝宝之家”,呼吁关注疫苗安全等议题,呼吁国家完善疫苗风险补偿基金。

2019年3月5日,何方美与其他疫苗儿童家长在北京王府井募捐,被辉县警方以“寻衅滋事罪”带走,并处以行政拘留15天,其后转成刑事拘留。2020年1月,辉县检察院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申请撤诉,辉县法院裁准,何方美无罪释放。

被释放后,何方美依法申请了国家赔偿,但赔偿迟迟没有到位;何方美一家的自由也多次受到限制,无法带女儿去北京继续接受治疗。2020年10月2日,何方美推着婴儿车,带着女儿至辉县政府门前,对着县政府的门牌泼墨。六天后,何方美再次到辉县政府门前,对着门牌泼红色油漆表示抗议。她和孩子们当天被带走。同月,何方美的丈夫也被警方带走,下落不明。




...

完整内容:ngocn2.org/article/2023-02-01-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