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ymerun
newyorker.com/magazine/2021/04
是这篇,很建议大家全文看。那种恐惧,那种强迫你顺从集体,那种连带责任的威胁,那种破环人与人之间的信任,那种对个人的藐视其实都建立与个体对威权的崇拜和依赖和个人对公义和人生思考的懒惰,令人心寒和绝望。成长在沿海省份,我觉得在我成长的时候都看过和感觉到,只不过更小没有那么创伤的观察。文章的女主角所谓的“罪”,个人主义,出国,那我也有罪,不同的是我是汉人。不过2021年了,已经足够历史证明,所谓集体主义只不过是权利不受监管的遮丑布,难说未来谁会是祭祀这个主义的牺牲品。

@flymerun NYT上搜索了地名没有找到这篇文章。作为本来今天已经在那探亲的人,感到胃疼。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