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因為擅長察言觀色,我的直覺向來很準,遇過一些會讓我不舒服的人或事,我的猜測都會得到證實。然而這項技能讓我厭倦各種社交,因為有太重的情緒負擔了。可能也是這樣的體質,之前遇到一些讓我不舒服的男性時即使當下說不上具體奇怪的點我都會默默地疏離。直覺幫我躲掉了一些傷害。在對女權主義的認知中我發現這樣的「直覺」是應該被鼓勵的,拋棄這種天然的不適反而是對於規訓的迎合。我漸漸相信我的感受,在工作和生活中遇到各種mansplaning都會察覺出異常和表示拒絕。反思了一下之前因為外表看起來很弱容易成為被欺負的對象,現在努力成為一個不好惹的人。

不想在写字楼上周九晚六的班了!我错过了好多树荫和阳光。于是认真思考了一下有什么是在家坐着就能上的班,目前就想到一个,把鸡爪啃成无骨凤爪! :blobbun: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