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交零落实是人生常态,

能够偶尔话起,

而心中仍然温柔,就是好的。

报税的时候想如果有一个国家向我全球收入交税,我感觉我并不想给美国钱去养这种政府。我更愿意把钱给加拿大或者欧洲国家。

最近经常一起出去玩的朋友除了女生也包括了几个gay朋友,都是很可爱的人,不过我发现一个问题:似乎这种情况下我也仍然会表现得和有直男在时不一样, 

比如我往往不会在一个直男无法够到什么高处的东西时,自己过去直接伸手拿下来,即使我确实比不少直男更高(174)。又比如在直男表弄不懂某些事时,我不一定总会主动过去解释。又或者即使自己体能不错,也会有意避免在直男在时和他们抢着做些力气活。
似乎作为女性,我们中很多很多人都已经把一种规训自我内化了,即使自认关心性别问题的我也仍然没有彻底摆脱影响,这个规训就是,“不要伤害直男的男性自尊心”,而这个自尊心是建立在“一定要比女人更擅长行动和懂更多”的基础上的——即使我知道很多时候这都不成立,对我而言尤其如此,我却仍然在有意配合他们的这种心理,要求自己不要“冒犯”他们,以避免在他们眼中“不像一个女人”(一个有性吸引力的异性)。
回想更早之前的感情经历,我如今甚至还会有些惊讶地意识到自己那时的一些想法,比如:不要让他发现我比他更懂、要给他机会帮我拿东西、不要体现出我比他体力更好、要多向他请教问题、要赞美他同时允许他批评自己(即使有时那是挑剔甚至不懂装懂)…… 我因为不会一直做得到这样,时不时忍不住表现出“不够女人”尤其是“不够像女友”的样子,都甚至担心自己“失去他们的兴趣”或者说,“失去在直男眼中的魅力”。于是我为了自己的性取向,把自己变成了一个演员,主动试图扮演一个要被保护被引领导的角色,以便自己可以符合那个预设的目标取向者眼中的“理想目标”。
可是仔细想想,这不就是一条只会让自己显得愚钝、虚弱、怯懦的路径吗?难道不就是一些直男厌女的理由吗?如果只有同性和gay朋友们在,我难道不是又完全不想自己表现成那样了?也就是说,我实际上根本不喜欢那样的自己,也不是那样的人,我最快乐时,就是感受到自己充分分享所知所想、尽全力行动和为自己的理念争取话语权的时候。所以我如果不摆脱那套性别规训,甚至都不可能坦然地以真实的自我和直男相处,那么又怎么可能在亲密关系中感到踏实和彻底的信任呢?毕竟连“不扮演角色”都首先做不到。
恐怕这也是为什么我回想以前的感情经历,总有种不真实感和失落,遗憾自己为什么没有在一些对方明显不懂、不对、荒谬的时刻,明确说出自己真实的想法,又或者还会故意装不懂,故意表现无知、无助,甚至主动牺牲一些自己发展的机会,以便维持对方看上去比自己“强”的状态。曾经那样的一个自己,让我感到非常失望,几乎还有恶心,即使我对ex们早已不在意,对当年的自己却仍然无法释然。
后来的这些年我会回避亲密关系,也与隐隐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有关吧。我得先调整好自己,才可能有能力真实地活着,进而真实地去爱。但是现在虽然改变很多了,仍然还不彻底。我应该做到对直男和对女性、gay同样的态度和相处方式才可以——即使这样确实会在很多直男看来“像个男人”——毕竟我只是想成为自己,想当一个真实完整的“人”。
而如果因此就要在别人眼中显得古怪,没有性吸引力,那就这样吧。我反正完全不介意单身生活下去,何况我都30+的年纪了,更不介意没人对我“感兴趣”,因为最重要的还是活得尽量真实,这样回想起来,才会感到自己真实地活过,记忆和感情都是实实在在的,不会对自己负疚。
总之,还要继续努力才可以。努力活在真实之中。

看到FB那个華人家长群的post,我想到17年在SF出租apt次卧的时候,一个华人阿姨加了室友的微信,然后说:我儿子在FB工作,想住在城里,东部某知名计算机藍翔學校毕业,我是帮我儿子来找房子的。」然后她还说她现在在美国,如果可以租下房间来帮儿子打扫卫生。顺便还查户口一样把女生室友的情况都问了一遍…
我跟室友当时看到信息都是震惊,震惊的感受来源如同多元多次方程般复杂⋯ 就⋯被陰晴不定的紐約求學生活練出了tough shell的兩個妹子,實在不能相信同齡的出國男生裡,還有這個級別的媽寶⋯⋯⋯和這麼操心的媽。

家楼下的书店开了10年,因为书店在小区里也没什么人知道因此不喧鬧。老板娘的daytime job是某廠设计师,从大学开始就认识我,我一來就泡杯手沖,我常来看电影,偶尔还带以前的伴侣来约会擼貓看书。她这个角落已经成了我最佳的therapy place. 常年在外,我在纽约和旧金山也再也没找到一家这样的时不时还可以放电影host读书会的书店(内心os:why is America so dumb)。后来我只能靠在家里的沙发旁边放上书架,然后自己做手冲咖啡泡茶来duplicate这个有疗愈效果的「精神病角落」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