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兔兔的关系,用一首过火形容最合适不过:
怎么忍心怪兔犯了错,是我给兔自由过了火

SBP的punch card好好看呀,收拾钱包的时候发现我没有必要随身携带了

今天跟landlord的agent说我有猫,想修改lease中pet policy相关条款,被agent问is your cat declawed。当时我就既震惊又气愤,恨不得冲上去科普一百条declaw猫多么残忍。因为正好是茶话会时间,忍不住开始对着server里的姐妹诉苦,获得了很多安慰。之后我忍住了科普的欲望,邮件回复里好声好气地说我会常给猫剪指甲。agent过了几个小时终于同意了。
感觉不养猫或者对猫不太了解的人可能真的不明白养猫的人被问“你有给猫去爪吗”的感受。给猫去爪相当于砍断人的一个指节,被人expect会做这种事情,我真的感情上受到了伤害。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