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本人超爱捉虫,大家写长文有需要的话欢迎联系我!

李怡前天死了,简中应该不会有关于他的死讯。

我最早知道他,是因为在80年代,他偶尔会出席香港流行音乐颁奖典礼,心想这人是谁,竟然有资格站在流行音乐颁奖典礼台上。

2000年时,那会还没有墙,经常在苹果日报看到李先生的政论。

其实我真正了解他,是在反修例运动后,他在Facebook上连载的“失败者回忆录”。

由此我才知道他的传奇。50-60年代,他和妻子(他的笔名“李怡”正是取自妻子的名字谐音),曾是港产老左,他的政论文章,曾深受统战部门重视。还曾是左派出版社“天地图书”的创办人之一。

直到文革后,他渐渐由左转右。

他主编的《70年代》到《90年代》杂志,就是一部香港知识分子的心灵史。

他是香港举足轻重的知识分子。

2019修例运动时,他坚定站在学生这边,积极发言,比同辈人都更勇敢。

《时代革命》里,他就是受访人之一,而且没有要求打马赛克,勇敢直面镜头。

直到去年,生活在香港超过半世纪的他,移居台湾,直至病死台北,令人唏嘘。

我在Facebook一直追看他的回忆录。

这可能是21世纪,最重要的一部香港知识分子回忆录,精彩之处在于,李怡把自己的思想转变史结合了他所了解的历史秘辛,是一部详细的、勇敢的香港现当代知识分子心灵史。

其中之大时代的波澜壮阔,又不乏个体的小桥流水,浑然一体。

我即时代,时代即我。

十分精彩。

可惜的是,他已经无法完成了。我还想着,如果将来出书,我一定会购买一本。

如果你想了解67暴动前后,乃至2019风起云涌的二次回归运动,整个香港人的民主抗争史,一定要看看这本回忆录。

李怡生前,把回忆录都尽数贴在他的Facebook和matters上。

有兴趣了解当代香港历史,请一定看看。

matters.news/@yeeleematter

我一直不怎么宣传自己播客(当然也因为不太更新),今天突然发现墙内把我之前一期播客下架了,怒了,现在连女性主义都不能聊了吗?所以我偏要来宣传一下:

「六叠半无束事件:从JR脱毛广告到身体自由」
“两主播最近每次出门都会受到来自车站以及车厢内部无处不在的女性全身脱毛广告的精神污染,打开社交媒体软件也总是类似的换汤不换药的广告,无时无刻不在给女性创造一种焦虑,于是主播决定从这些脱毛广告着手,聊一聊毛发本身与女性的身体自由。”

可在各大泛用型播客平台搜索“六叠半不明事件”或在搜索框输入rss:anchor.fm/s/7c6cb944/podcast/r

或点击以下Spotify收听链接:open.spotify.com/episode/5Ms8P

突然好奇
大家最近一次和人类做爱是什么时候?

几年前我就在微博上说过,能自由出境、因私护照可以自由(不被任何审核)地申领,也就2000年之后的事儿。封锁才是常态。

长城一直被宣传为是古人为了防止外敌入侵而设立的城墙防御工事。但会不会,更多是为了防止饱受饥饿苦役的民众、被苛政猛于虎吓得惶惶终日的草根底层、被杂税苛捐压得喘不过气的编户齐民逃到关外塞外?史书“正统”宣传上总是说塞外关外是不毛之地、苦寒之地,可是人吃人的事件是长城以外多,还是长城以内多呢?今天你国媒体不是也整天宣传美日欧水深火热嘛。那凭什么你就信辽国金国西夏国的子民一定比大宋国的更苦呢。《水浒传》的英雄们就生活在宋朝徽宗时期,看看里面的所谓英雄好汉的“善举”:杀人剖心、杀人放火、把客人做人肉包子。对兄弟两肋插刀,对待不是自己人的人,就像顽童刀切鼻涕虫一样残暴凶狠。水浒英雄对待民众都如此残暴,更不用说明末张献忠之类。苛政、杂役、战争、暴乱、匪徒、酷吏、饥荒……反复上演,兴,百姓苦!亡,百姓苦!人能不往外跑嘛。历史上的下南洋、闯关东、走西口,这三种迁徙在当年,也都是“润”啊。

自疫情开始,办护照出国变难了。其实只是恢复了之前封锁/半封锁的常态而已。除了疫情防控,还有一个经济因素很多人忽略了:你国一直是全球最大旅游逆差国。疫情之前的一段时期,每年几千万、甚至几亿人次的出境游(据官方数据,2017年出境游人次高达近5.98亿,数据来源于篇末链接的文章),出境消费远大于外国游客来华消费。最近外汇吃紧,用加强出境管理筑起新的长城,可谓一举三得:利于疫情防控、节约外汇,以及只可意会的政治层面封锁。

在这里,再转一次新中国护照变迁:信源是新华网。值得每个人都仔细读一遍。xinhuanet.com/politics/2018-05

因为签证问题去不了意大利了,所以出一下之前买的音乐会票,欢迎大家帮忙转发,感谢!

时间:本周日10月9日晚8点
地点:米兰,斯卡拉歌剧院
曲目:拉赫马尼诺夫Op.18+柴可夫斯基Op.36,Tugan Sokhiev指挥,张昊辰钢琴
座位:一层(platea)中间前排的A3和G11
价格:原价91欧元(是26岁及以下的青年票,不确定剧院会不会看ID),可以接受小刀

@board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