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ashine.onl/@strgzr/108807408

那个Tiffany G我基本肯定是国人。不要觉得国人就能appreciate不受审查的同人网络这个概念,因为我特么的在墙内网络见过好多好多“AO3被墙是因为儿童色情”的论调,还有好多人巴不得把审查制度带给全世界呢。

圈姐去世了。我们是从古典群里认识,后来又在猫头鹰群里有了更多的了解。圈姐会拉小提琴,懂得很多语言学知识,另外还养了小鸡,很可爱。她的先生来自印度,所以她也很了解佛教印度教等,还和我们分享过去印度的经历,非常有意思。
我们有过一面之缘,那是2021年的8月21日。我们在公园里铺下一个毯子,一起玩桌游,玩音乐,聊天,度过了一段愉快的时光。当时圈姐挺过了病魔第一轮的攻击,是一个很爱笑的人,很阳光积极,只有从她的手看得出她经历过什么风浪。后来我们一起去吃了饭,真的是特别美好的一天。
后来听闻复发,我们都很震惊,不知道能做些什么。和群友一起我们买了一只jellycat希望可以为她带来安慰。不知道有没有派上用场。我看着她在长毛象上的嘟嘟,虽然病痛很痛苦,对人的心理更是巨大的考验,她还是尽力的努力展现积极的一面,坚强得让人心疼。偶尔出现在群里,圈姐也是让我们为她加油,为她打气,从没有抱怨过也没有哭诉过。后来看到被诊断为四期,真的不愿相信,内心总期望会出现奇迹。
其实也是有预感的,之前每天都可以看到圈姐的嘟嘟,但是最近频率越来越低,这几天更是完全没有看到了…
有时慨叹上天是如此的不公,虽然对圈姐不是完全了解,但知道她突破了很多困难摆脱自己不喜欢的生活,勇敢地选择来到异国他乡一切重新开始。嘟嘟里也说她觉得自己已经得到了想要的东西。这么努力坚强的人,已经经历了很多艰难,为什么上天还要让她经受疾病的折磨呢!😭
圈姐一路走好,天堂不再有病痛的折磨,希望你在那里过得好,有很多三文鱼吃。

毁掉 alive.bar 十分容易。两千个网评员杀进来,每天各发一条粉红言论,足以把「本站时间轴」全部内容屠版;起初这会引发正常用户的愤怒,大家会用种种姿势进行反击——嘲讽的、抗议的、谩骂的、倡议的,然而网评员们不会因此受到伤害,他们只会在统一的指令要求下,确保这些反击嘟文下方的评论多数是具备攻击性的、立场坚定粉红的、引发极度不适的(他们甚至会互动),很快一个正常用户就会意兴阑珊,如同大家今日对微博的意兴阑珊。

只需数月时间,alive.bar 就会被多数正常用户放弃(因为一位正常用户每天看到的内容只有两类,一类是本站时间轴里清一色的粉红言论,一类是自己或自己关注的老用户评论下方一边倒的谩骂),该站点被网评员占领,成为又一个「夺取舆论宣传阵地」的成功案例。随着时间进展,新一批用户里会自然诞生出很多自发性的粉红,因为这就是该站点彼时的社区氛围所鼓励的。

alive.bar 今天没有遭遇这些,只是因为它还不足以被定性为「需要占领」。

文明与体面从来都是脆弱的,从来都是需要被守护的。

一九一四年以前,世界是属于所有人的。每个人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在那里待多久就待多久。没有什么允许不允许,没有什么批准不批准。当我今天告诉年轻人,说我在一九一四年以前去印度、美国旅行时根本就没有护照,或者说,当时还没有见到过护照是什么样,他们会一再流露出惊奇的神情,这使我感到很得意。当时人们上车下车,不用问人,也没有人问你。我们今天要填近百张的表格,当时一张也不用填。那时候没有许可证,没有签证,更不用说刁难;当时的国境线无非是象征性的边界而已。人们可以像越过格林威治子午线一样无忧无虑地越过那些边界线,而今天由于大家互相之间那种病态的不信任,海关官员、警察、宪兵队已经把那些边界变成了一道道铁丝网。由于国家社会主义作祟,世界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才开始变得不正常——我们这个世纪的精神瘟疫才开始,作为首先看得到的现象是对异族的病态恐惧:仇视外国人或者至少是害怕外国人。

人们到处抵制外国人,驱逐外国人。原先发明的专门对付罪犯的各种侮辱手段,现在却用来对付每一个准备旅行或正在旅行的旅行者身上。出门旅行者不得不被人从右侧、左侧和从正面拍照;头发要剪短到能看见耳朵。旅行者还必须留下指纹,起初只需要留下大拇指的指纹,后来需要留下所有十个手指的指纹。

此外,旅行者还要出示许多证明:健康证明、注射防疫针证明、警察局开具的有无犯罪记录的证明以及推荐信。旅行者还必须能够出示邀请信和亲戚的地址,还必须有品行鉴定和经济担保书,还要填写、签署一式三四份的表格。如果那一大堆表格中缺少了哪怕一张,那么你也就别旅行了。这些看起来都是小事。我起初也觉得这些琐碎小事不值一提。但是这些毫无意义的“琐碎小事”却让我们这一代人毫无意义地浪费了无可挽回的宝贵时间。

当我今天总算起来,我在那几年里填了不知多少表格,在每一次旅行时填写了不知多少声明、还要填写纳税证明、外汇证明、过境许可证和居留许可证、申报户口表和注销户口表,等等。我在领事馆和官署的等候室里站立了不知多少小时,我曾坐在不知多少官员面前一他们有的和蔼、有的并不友善、有的呆板、有的过于热情一我在边境站接受过不知多少搜查和盘问,我这才感悟到,人的尊严在我们这个世纪失掉了多少嗬!

我们年轻时曾虔诚地梦想过我们这个世纪会成为一个自由的世纪,将成为即将到来的世界公民们的新纪元。可是那些非生产性的、同时又侮辱人格的繁文缛节却浪费了我们多少生产、多少创作、多少思想嗬!因为我们每个人在那几年里要用更多的精力去研究那些官方的规定,而不是去研读文学艺术书籍。我们在一座陌生的城市、在一个陌生的国家,最先要去的地方不再像往昔那样是去那个地方的博物馆、风景区,而是为了领取“居住许可证”去领事馆和警察局。

我们这些人以前坐在一起的时候,常常谈论波德莱尔的诗或热烈地讨论一些文学艺术方面的问题,而现在我们发现自己谈论的尽是一些被盘问的情况、许可证的情况,或者打听应该申请长期签证呢还是申请旅游签证;结识一个可以使你缩短等候时间的领事馆的小小女官员在最近十年里要比在上个世纪和托斯卡尼尼或者罗曼·罗兰结下友谊更为重要。我们凭着天生的悟性始终会感觉到,我们是被施予者而不是施予者。我们没有任何权利,一切都只是官方的恩赐。我们不停地受到盘问,被登记、编号、检查、盖章。

——茨威格《昨日的世界》。一百年前。

查了一下qq/tim/微信/一些360旗下软件会读取chrome系浏览器历史记录、自动上报cookies这个事情最早21年1月就在看雪、v2ex等网站爆出来了。

当时程序员的结论是qq和微信是拿这些数据去找各大电商搜索历史,做用户画像投放广告。但还是细思极恐,万一用别的目的去分析这些数据呢(比如有人发现tim会读取梯子的配置)?这并不是目前的技术做不到的事情。而且有人爆出很多腾讯的很多读取“隐私”行为是facebook最开始做的,后者甚至还会把输入框中的每个字都发送回去,即使最终没有发布。

搜了一下回复里提到的虚拟机/模拟器,发现如果微信检测出是虚拟机/模拟器有封号的可能,看来是铁了心要拿用户数据。想了想如果要最大程度保证隐私安全,一个解决方案是只在一个备用手机上使用微信,重要信息所在的设备完全不要用微信。如果有必须微信传输的文件,可以从文件所在设备通过邮件传到备用手机再传到微信。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