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新闻,澳大利亚丢了一个放射源胶囊,不得不在1400公里的路上搜寻纽扣大小的铯-137胶囊,并且居然在一周里找了回来。
想起我们也有类似的事故,但是结局惨烈得多。1992年钴-60放射源事故简直是中国瓦房店管理的缩影:
某地科委为培育良种,从上海引进六枚钴-60放射源;十几年后科委迁址,委托太原的辐射研究院将钴源迁走封存。
“由于钴源室管理员记错了放射源数目,技术人员从封存的井里只拿走了五枚金属圆柱体。另外一枚放射源的下落,此后没有人再去关心。”
接下去的故事被大众熟知,泥瓦匠捡到不明金属块带回家,几乎全家死于放射病,并前后影响一百多人。
“医生们经过讨论,提出放射病的可能性。但山西卫生厅断然否决,理由是忻州没有放射源事故的记录。”
“小金属块随后被扔进医院废纸篓,被两位环卫工人拉走,本应送去太原郊区的垃圾堆放站。但工人偷懒,走了一半,便将垃圾倾倒在公路边。”
“ 王作元及其同事带着上级寻找钴-60的命令,在当地一些部门却得不到配合。而且,当他们第一次就放射病例与山西省有关方面联系时,竟然遭到对方反驳。”

我第一次读到这个故事时,文章的立意在于“路边的东西不要随便捡”。但是直到真正接触这一行,才晓得放射源都是些又小又不起眼的东西,当局不从储存运输的源头加强管理,难道还指望普通人用生命给他们擦屎吗?

chinadialogue.net/zh/4/40661/?

https://youtu.be/Pqpd8r8FirA 德国媒体发表了一个调查中国驻海外秘密非法警察的视频(地址如上,可切换官方英文字幕),详细记录一个错综复杂的案例,揭露出中共可能使用如下两种办法迫害海外华人:让秘密警察伪装成异见者,或是威逼异见者互相举报。简要内容: 

1.一名中国异见者四年前从内地辗转香港抵欧洲,之后屡受电话骚扰死亡威胁,诱骗他回中国自首

2.德国记者陪同受害者报警,途中得知有人用了受害者名字定豪华酒店

3.记者联系上骚扰者,发现他竟是一名自称从新疆逃出,途经乌克兰,经由NGO帮助在德国接受庇护的政治难民,哈萨克族(其经历多次被外媒报道)

4.骚扰者为了证明自己“有钱有势”,晒出了自己的加密货币钱包。记者根据钱包交易记录,找到了骚扰者们存在组织化特征的证据:有一个账户,定期给包括骚扰者在内的数个加密货币钱包定期定额转账,疑似行动资金

5.记者找到骚扰者在当地的雇主,一番对质,雇主否认和骚扰者有联系。之后不久,雇主向当地警方自首,而骚扰者给受害者留下了如下信息:
“你把一切都毁了!!”
“他们把钱都拿走了!!”
“他们殴打,关押我!!”

不是女性之间没有长久的友谊,是男人不希望女人相信女性之间可以有长久的友谊。

这是一种控制手段,告诉你其他女人都不可信,你闺蜜天天就想着坑你,那你就只能相信男人了呗,一点点剥离你的社会支持,到最后他要掌控你就会变得很简单。

包括外界最爱制造的剩女恐慌也是一样,“你现在不结婚老了连个伴都没有”、“闺蜜怎么可能组团养老”、“女生朋友怎么可能陪你一辈子”,表面上好像是为你着想,实质都是为了唬着你赶快结婚的手段。

其实不管是现实情况还是很多社会调查都能看出来,女性间的友谊和陪伴真的是可以长存的,关系好的姐妹一直到老都可以相互扶持,而且彼此之间非常纯粹。

甚至于事实恰恰相反,真正缺少长久友谊的更多是男人,就像上野千鹤子在《在熟悉的家中向世界道别》里分析的,男人所引以为豪的“人脉”、“友谊”,很容易随着他年迈后退出社会竞争而消散,更容易“孤独死”的是男人,更恐惧孤独终老的也是男人。

当然肯定不可能所有的闺蜜间都和和气气长长久久,一个人一生建立那么多人际关系,一定会有真心实意的有虚情假意的,这是正常规律。

但拿着一些个例或者臆想出来的结论去吓唬女人,真的就是阴谋了。

m.weibo.cn/status/Mnyba1F2Q

之前看到过一篇嘟文是讲荷兰某个郊区的小地铁站or火车站,只要交5欧就可以陈列自己的艺术作品,对这个活动挺感兴趣的,但是当时没有收藏嘟文,也想不起是哪个象友分享的了,哭哭,或许正好有哪位象友还记得是哪个站or看到过那条嘟文帮我分享一下链接吗,跪谢(论看到嘟文要马上收藏/截图/复制内容的重要性) :EveOneCat18: :EveOneCat18: :EveOneCat18:

看了条暖心的新闻。有位叫Chelsea Banning的作家在推上分享了自己的心碎签售经历,37人报名最后只来了俩,她觉得很沮丧,还有点尴尬。没想到这条推火了,好多作家纷纷留言写下自己的糟心签售经历,包括斯蒂芬金、尼尔盖曼、阿特伍德、Jonathan Coe, 朱迪皮考特、李敏金等等……斯蒂芬金那次真滴糟心,只有一个胖小子搭理他,还问他嘿你知道哪儿有卖纳粹的书吗😨 阿特伍德是无人问津,最后路人问她哪儿买胶带……

亲戚朋友出来镇场面的也不少。李敏金(《柏青哥》)曾经做过一次朗读会,只有她丈夫那边一位亲戚来了;我很喜欢Mark Harris的回复,他说自己第一本书写了四年,第一次朗读会来了六个人,其中一位是他认识的人,这位朋友就担心出现这种情况所以拉了四个亲戚来,这就凑了五位了,第六个人大概是真正的纯读者,冒雨赶来。他说,“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时,就笑吧。恭喜你出了书。”

Jonathan Coe分享的经历就很神奇了。他受邀参加那种犯罪小说作者云集的文化节,他那个时段刚好和德克斯特(摩斯探长作者)重了,就没啥人搭理,只来了一个人。能咋办呢,俩人聊了会儿,他跟人家说哎感谢你来啊,结果对方说,其实,我是伊恩兰金,本来要给你当介绍嘉宾的……😂

后来妹子的书好像火了,她在评论区还晒了自家狗狗的照片,有种“无以为报就请大家看看我家狗狗吧”的感觉😂😂😂

douban.com/people/cyama/status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