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不知何故,慢慢的在与月亮复杂的朋友们割席(月天蝎-月水瓶)他们会让我的心更清明而无处逃避痛苦。我本来是简单直接而没有大脑的。那些人类共同的痛苦和思虑 我承受不了。

这种分离似乎加重了我自己独立。以前有什么不懂不会的 都依赖着他们。

我不看新闻,新闻是导致我月经不调的次要因素。导致月经不调的主要因素是工作上遇到的sb和不出息的相亲对象。

我们这批(天海落摩羯的)孩子,土象星座都老出艺术家和离群的人。
比如一个金牛座,除了本性喜爱从事经济和审美活动 还有天海直接拱日,虽说踏实 现实 但理智上是要追求不凡的(强调天王星的不凡 和 海王星的高级)。

我很在意朋友
但是我现在好像没朋友。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