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跟别人聊起父母和以前的事,大部分人都会觉得我父母对我要求特别高,但是我也没觉得… 昨天跟我妈提起读博摧毁了我的自信心这件事以后,我妈表示很惊愕,“你都读到博士了,而且现在还要毕业了,那么多人读都读不到,或者读不下去,毕不了业,你怎么会不自信?” 我条件反射一样的说 “那你怎么要跟差的比,不跟好的比?”

一出口就觉得不对,我妈说的,自己说的都不认同,但是脱口而出就好似是在那个环境养成的膝跳…

初中军训类似到家 第二天9.30am还没起床,被我爸拽下床严厉打骂,我觉得太冤了,举例我同学睡到下午都无人打扰,结果我爸疯了一样大吼“天下没有哪个学生会起得这么晚” 再教育要和好的比…… 但是我成绩不好的时候,他又会说比上次有进步就好,和自己比。 现在想想,依然混乱。

昨天我跟我妈提到了我爸这种非人的精力是不是有什么精神问题,我妈随口就说“他不就是小时候被人瞧不起,现在发疯工作嘛” 非常云淡风轻……

最后,给我妈提起 《从零开始的女性主意》可能是因为我讲道上野和田房两个人辈份犹如母女,让她产生了兴趣……她倒是去喜马拉雅找到了。

难得只是稍稍提起婚育的,没有让我精神奔溃的视频… 可能是因为我分享了真实的想法吗?🤔

名字没说准确,是叫Healthy Minds Program 蓝色logo 白色hm

Show thread
料酒 :annoyingdog: boosted

Simone Weil 认为,置身在完美的友谊中,任何一方能够随时斩断与对方的 bonding 而不会感到生命的能量变少;否则任何一方一旦陷入情感的纠葛而无法自拔,就意味着友谊成为了她人生中的必需品,这便是一切不幸的渊薮。

这在我们看来似乎颇为危言耸听:友谊的必要组成部分不就是对彼此的依赖和偏爱吗?对此,Weil 并不认同;她认为,我们对他人的任何依赖和偏爱都是牺牲自己独立自主的地位和能力为代价的。在这种关系中,我们要么试图取悦对方法,要么期待被对方取悦;又或是试图主宰对方,或者期待被对方主宰。无论以何种方式,我们都在让渡“自我主宰的特权”。

针对这一困境,Weil 建议,我们务必将任何依赖和偏爱的情感转化为友谊,即双方经过理性的认肯,尊重对方的自主地位和能力的关系。因此,Weil 理解的完美友谊是一种纯粹中立的关系,不受任何一丝情感的叨扰,用她的话说,这是一种”完全的冷淡“和”公正“。她还警告,如果我们沉溺于与他人相互的依赖和偏爱交织的网络无法自拔,那么所有当下的偏爱都有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恶化成互相仇恨,这便是自主丧失的恶果。

料酒 :annoyingdog: boosted

外空来信:
2022-08-12 weibo.com/7488681719/M0IFfgjcB

最近看到好多对弦子的负面评价,说她诬陷。于是我去被炸掉的某个号挖坟,找来了这篇再发一次:

2008年8月11日,刚满18岁的Marie在她独自居住的公寓被一个蒙面黑衣人强奸,她迅速打911报了警。警察在她公寓里没有找到任何证据,加上Marie在对警察的几次陈述中有一些细节的出入,又因为负责办案的两位男性侦探对于强奸案并没有特别的经验也未受过于此相关的培训,于是警察怀疑她撒谎。Marie从小被生父遗弃,在不同的foster家庭间流浪中长大,受尽了欺凌和虐待,包括sexual abuse。于是她刚满18岁就搬出了最后一位foster mother(Peggy)的家,想要尽快自立,并且在Cosco找了一份工作。Peggy因为Marie被强奸后表现的非常平静,看起来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觉得非常奇怪,于是她私下见了警察,告诉警察说Marie也许只是想要吸引关注,整个事情看起来太像acting out了,这进一步加强了警察的怀疑。于是警察再次召回Marie,要求她重述事情的经过,在细节不符时威胁她,几次三番,Marie承认她无中生有编造了强奸案,2009年,Marie被DA起诉false reporting,面临可长达一年的监禁。Marie的public defender帮她与DA Office协商,达成协议:为免被判决入狱,她承认false reporting,同时要遵守很苛刻probation的条件,于是她得于继续“正常”的生活。在另一方面,Denver地区在接下来几年又发生了几起非常类似的强奸案,根据受害人的自诉:背蓝色双肩包蒙面黑衣人,戴手套,对受害人拍照,每次实施完犯罪都要求被害人洗澡,并且销毁、带走一切可能的证据。因为苦于每次罪犯都销毁证据,案情进展缓慢,但这同时也为负责后来的几起强奸案的两位富有经验的女侦探一些宝贵的线索:也许罪犯是警察或者退伍军人,只有他们才会如此organized,disciplined, 并且懂得如何如此干净彻底地销毁证据。这个线索帮警察缩小了犯罪嫌疑人的范围,2011年案件侦破:果然是一名退伍军人。整个故事在这篇文章中有讲述:An Unbelievable Story of Rape: themarshallproject.org/2015/12

美剧Unblievable就是讲述的这个故事。令我特别感叹的是第一集和第二集的对比:第一集展现了缺乏经验的男侦探如何与受害人Marie谈话,富有攻击性的询问和无端猜测;第二季刻画女侦探如何与第二位受害人谈话,温柔、体谅、果敢,很快建立了对彼此的信任。也许因为作为女性,我们每个人在生活中多多少少都经历过不同程度的的性骚扰与性侵,我对这种对比和这个剧特别能relatable。很喜欢剧中的两位bad ass女侦探,他们在剧中的形象也来自生活中的原型,就是那种长相普通,但是因知识、经验、人性散发出的光芒,让你觉得她们特别好,特别美。第二张图是剧中形象,第三张是生活中的原型。

——+——+——+——+——

外空来信:
大家有机会可以看看,这个剧几乎还原了真实的案例,连主角生活中的原型也肯定了该剧对真实案例的再现。
cosmopolitan.com/uk/reports/a2

Show thread

看了个bbc iplayer上的短剧 The Secrets She Keeps,看着一半突然被一幕击中,一个男的和好朋友老婆(女主)搞了,然后在小孩出生那天,拎着一个DNA Kit 对女主妹妹说:“换作是你,你难道不想知道孩子是不是你的吗!!?” 结果,这个女性角色就一整个沉默,有点懵逼的表情的。作为一个女观众,我被这个懵逼逗笑了,因为os估计是 我不需要啊!如果我生的,当然是我的,咋可能不知道。但是这个剧里面三个男的,都以为孩子是他们自己的……嗯… 嗯……

Show older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