料酒 :annoyingdog: boosted

另,我也很反对使用“拖延症”这个词,首先拖延并没有纳入精神障碍的诊断分类,其次它相比于抑郁症,强迫症,精神分裂症等具体的疾病而言,其实是像发烧这样的表征,因此用拖延症这个词直接指代会导致忽略其更深的原因,甚至会导致例如抑郁症就医的不及时。所以一定要记住,拖延不是病,是信号,如果拖延的内容不影响你的生活,那就let it go,如果已经威胁到了你的身心健康,一定要复盘一下,是哪里出了问题。

其实我一直不知道 马桶 dual-flush上 到底按小的那个是 整箱水 还是 按大的那个是整箱水 每次按哪一个都觉得好像整箱水下去了... 有的标明了也就算了,但是那种小的特别小的,难道是按小的是半箱水吗? 还是说大的其实是半箱水,小的是整箱水???小到我这种手都感觉连着把大的都按下去了 说白了是就按哪一个都觉得全部按下去了 ...真的是很傻逼

料酒 :annoyingdog: boosted

Presenta Playground 这个工具蛮实用的。通过在页面上编写 Markdown 文档,便可快速生成 PPT 文稿。有需要的话,你还能对字体颜色、类型、动画转场效果进行定制。

在线体验: :sys_link: 网页链接

GitHub: :sys_link: 网页链接

:icon_weibo: weibo.com/5722964389/Jv6g63UPj

昨天晚上做梦 梦到大的fiddle-leaf fig上长满了白色的东西 梦里去google还出现了很细致的解释 说一种虫子会喷出雪花一样的虫卵 一只每天喷三十颗虫卵 而且梦里家里养的elephant’s ear 也是只剩下一片挺立 发现是浇水浇多了 多到把植物移出花盆里面都是水 所以梦里我们家大株植物都病危……醒来一秒以为是真的 又焦虑又伤心 今天意外发现之前掉叶子掉到只剩一片的fiddle-leaf fig 竟然冒出了新的叶子 重获新生的感觉

料酒 :annoyingdog: boosted

各有各的性癖,人人都一样不可怕吗?这几年打铁,打完就多元了吗?不还是基于单一价值观么。一个自我认同为铁T的人上床不想脱衣服,万一人家就是能颅内高潮爽,爽到就好呀。还要规定爽的姿势吗。

一个有关静音震动的吐槽

好像默认的设置是 静音模式就会开启震动 但是手机震动的时候接触物体表面就会发出很响的声音 导致并没静音 (除非是放在口袋 否则震动非常disruptive啊) 我自己是直接把震动关掉了 毕竟要静音的时候震动不够 silent / 能开声音的时候也不需要震动了... 发现 Steph同学善用 免打扰模式 受到启发 因为自己一直没用过这个功能 现在发现善用免打扰能达到我需要的效果!(或者说 结合实用 silent mode + 免打扰 更好)

所以大家都怎么用silent mode?(太多组合就不列举了 只看多少人 silent mode 和 vibration 的使用 也没有关注silent时候是放桌上还是放口袋 所以欢迎留言)

终于必须要看牙医了 没注意给预约了个私人诊所,查了查我的项目要995起价 给取消了预约 ... 还是找公立牙医 然而好像因为疫情很多诊所也不接收新的病人 (跪地 而且我这个也不算什么紧急...

料酒 :annoyingdog: boosted

恭喜越南不再追随中国老大哥!

2020年11月13日下午,越南国会表决通过《居住法修正案》,该法案最重要的亮点是改革户籍制度,《居住法》(修正案)包括7章38条规定越南人在越南境内实行居住自由,居住登记和管理工作,公民和机关、组织关于居住登记和管理的责任、义务和权利。正式废除自1964年施行至今的户口簿制度。

(目前全世界两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中仅剩中国国、朝鲜 、贝宁还实行户口簿制度。)

料酒 :annoyingdog: boosted

我为了写文查资料的时候,发现一个问题。
中国自1980年参加冬奥项目,金牌几乎全部都是女子获得,只有2块金牌由男子获得。
但宣传口只大力宣传了两次,分别是韩晓鹏和武大靖,这两个男运动员获得了金牌的时候。
我一直以为历届冬奥会,中国一共就只获得了2块金牌呢!
原来2002年杨扬就获得了女子速滑金牌,她还在之后的冬奥会上多次获得金牌和其她奖牌。。
为中国实现奖牌0突破的也是个女运动员,1992年的叶乔波在女子速滑获得2块银牌。
啊~~再次让我想起荣誉满身却默默无闻的中国女足。

跟我妈聊天 她说后悔没有在我读本科以后就开始拓展爱好提升自己… 并说她现在几乎不做家务,虽然断断续续都在请阿姨,但是这次她比较想通了的感觉。更重要的是意识到老了需要朋友!说出了:“老了其他还可能依赖子女,精神上不能依赖子女的” 而她这些想法是因为看到外婆没有朋友,依赖子女带去精神慰藉… 她意识到一代人一代人共同话题就是极少的,颠三倒四的说重复的东西会让人厌烦… 看我妈现在上兴趣班还交了新朋友我也是挺高兴

最近喜欢喷枪画 近视眼是不是这个效果?

Show thread
料酒 :annoyingdog: boosted

我愿意用少活几年来换取没有月经

用恐龙粪化石做成的肛塞性玩具 

Thomas Hämén 2016年的一个作品 叫 Asstral Traveler, 2016

“Connecting a sex toy with the faeces of an extinct animal humorously links the human interfaces for excrement and pleasure, with the vestigial experience – known but felt by no one – that dinosaurs once existed on earth.”

料酒 :annoyingdog: boosted
料酒 :annoyingdog: boosted

有关中文社群中「PTSD」一词被滥用误用的想法 2.0。

** 建议疑惑「为什么要如此在意一个词的用法的准确性」的朋友们直接从Q3读起

Q1: 「PTSD」即创伤后应激障碍,我经历过一个和 X 有关的不愉快事件,并且后续对 X 依旧感到不适,为什么我不满足/不能说自己有 「X PTSD」?

A1: 有关 PTSD 和 phobia (恐惧症) 的差别较为详细的介绍写在 alive.bar/@kococomi/1042229714 这里只说最简要的:PTSD 患者恐惧的始终是「过去」发生的「创伤性事件 (traumatic event)」本身(e.g. 强奸受害者害怕想起「自己被强奸的经历」),而 phobia 患者恐惧的则是「现在/未來」可能会遭遇到的某一类「物件 (object)」或者「情况 (situation)」(e.g. 恐高,恐社交场合)。

不那么抽象地说,若你和某个小粉红有过令你不快的争吵(过去时),此后你便非常讨厌小粉红这个群体(现在时)。当你把这种状态称为 「小粉红 PTSD」时,似乎暗示着你的负面情绪已经从「和某个小粉红争吵」这一过去发生的令你不快的事件 generalize 到促成这一不愉快事件的「主体」所属的「组别」,即「小粉红」这一群体身上了。

所以这种情况下,「和某个小粉红争吵」这一经历只是你为什么讨厌「小粉红」这一类人的原因,而非你恐惧的「实际内容」,因此你并不满足 PTSD 的核心 —— 恐惧的始终是已发生的某个令你痛苦的「事件」,而更像对某一类「东西(小粉红)」常态化的讨厌,所以更接近 phobia 的概念,因此此处说「小粉红恐惧症」更为恰当。若用「PTSD」,则实际你并不害怕小粉红这一类人,你躲避小粉红从头到尾都只是因为「你害怕自己回忆起和某个小粉红争吵的经历」,这显然不符合中文社群里使用「PTSD」所形容的状态。

再简单粗暴一点的讲法是, PTSD 就和新冠肺炎一样只能单独使用,没有「参数」可言。把令你「患病」的事件中的一个「成分」抽出来冠名 PTSD 这样的用法,逻辑上就和「因和感染的男友接吻而患新冠便说自己有『男友新冠肺炎』」「吃了有新冠病毒的外卖而患新冠便说自己有『外卖新冠肺炎』」没有差别。这也是为什么我提到过「名词 + PTSD」这种说法几乎可以直接判断为误用,因为这种讲法直接从逻辑上不符合 PTSD 的「无参数性质」,所以听起来非常违和。而若你放在「PTSD」前的名词是用来描述「我现在恐惧的是什么东西」,则这更是 phobia 的概念。且和 PTSD 不同, phobia 这个疾病是可以有参数的,幽闭恐惧症,蜘蛛恐惧症,牙医恐惧症都是完全合理的说法。

Q2: 如果我不说「名词 + PTSD」而是只说「我 PTSD 了」,是否可行?

A2:依旧不推荐这样使用。首先,导致 PTSD 的「创伤性事件」必须是和「实际发生了的或被威胁的死亡,严重(肢体)伤害或性暴力」相关。这也就意味着 PTSD 其实是一个概念相当「窄」的心理疾病,并不是日常生活中随便发生的事情可以导致的。所以说,「PTSD」一词背后的痛苦的剧烈程度实际上是超出很多人的想像的,而我实在不认为将这种包含了别人强烈苦痛的严肃诊断名以如此戏谑娱乐地讲出来是一件非常恰当的事。你可以问问自己同不同意大家以后集体把「游泳后鼻塞」戏称为「我新冠肺炎了」。而且实际上这种说法某种程度上可能比「我 PTSD 了」还合理一些,毕竟「鼻塞」真的是新冠肺炎的症状,而中文社群中「PTSD」的用法实际上都和 PTSD 的真实症状如闪回,噩梦,不受控地想起创伤性经历根本不沾边。

Q3: 语言是会变化的,很多字的读音也随着时间从错的变成了对的,为什么不能接受 PTSD 有不符合科学定义的用法?

A3: 完全不同意用「语言的变迁」来 justify 「PTSD」的滥用误用。和汉字的读音不同,「PTSD」 一词背后是有真正的患者存在的。大面积的滥用误用已经使得「PTSD」的搜索结果被严重污染。在微博、知乎等平台搜「抑郁症」还能看到大量患者互助、自测量表分享,而搜「PTSD」几乎搜不出任何有效信息而全是娱乐化的、完全不符合 PTSD 真实含义的用法。此前华晨宇写过一首给抑郁症患者的歌导致抑郁症搜索结果中的严肃资讯被他粉丝的追星言论淹没,从而引起了许多人的不满。而实际上每一次的「PTSD」滥用误用给 PTSD 的搜索结果都会带来相似的污染效果,都是在增加 PTSD 患者获取有用信息的成本。

另外,和生理疾病不同的是,心理疾病在东亚本身就面对着「不被严肃对待」的问题。如此大面积戏谑地使用一个严肃诊断名,无疑会增加真实患者所遭受的痛苦被了解、承认的难度。若一人向你介绍自己患有 PTSD,你能否理解这一词背后的创伤和精神折磨到底是什么样的强度,你能否保证自己没有任何可能会说「我和前女友分手以后也有点 PTSD 了」之类的话。

实际上我在上文附的之前写的 toot 中提到 PTSD 「你爱怎么用怎么用」也是一个非常欠考虑的说法,虽然理论上我的确无法要求任何人按科学标准使用诊断名,我也从未因这个词对任何人「出警」,但我并不应该公开说一个会伤害到患者的用法大家「爱怎么用怎么用」,在这里也说声抱歉。

Q4: 心理疾病患者时常在日常生活中被当作异类,虽然戏谑的用法不够准确,但也减少了 PTSD 患者被污名化的可能。

A4: 所有的「去污名化」都应该建立在对疾病有正确认知的基础上,这种把 PTSD 当 phobia 用,把精神分裂当人格分裂用的歪曲一个疾病真实含义的行为,在「减少患者异类化」的同时也会增加患者的真实病况被理解的成本,提高患者的痛苦被严肃对待的难度。一个患者不被异化却也不被了解尊重的环境算是达成了好的「去污名化」吗?

料酒 :annoyingdog: boosted

给notion team request line space/height 以后给我发了 教学视频 看到里面的官方使用案例以后突然觉得 Notion有点像 digital手帐(简约画风) :blobcatsweat:

有点重燃了对app测评的热情, 最近看到b站拔草厨房用品也觉得挺好的... 说白了就是更深入的分析到底适合什么样的用户,对于 Notion这种 all-in-one 的设计理念用法可能千千万万,感觉他们 User Research 团队很多能干的事... 最近卸载了毛象app 的网页版 也卸载了Tootle UX设计让我想到微博的app 丑又麻烦 Mast 的logo很巧妙 里面的设计也合理 除了load的时候拖拽的gesture需要的距离有点长??? (以前没注意到过 是幻觉吗?)

不得不赞叹一下 Ulysses真的是 比刚出来的时候越做越厉害了 / Notion的 all-in-one 对我来说越来越尴尬了 诶 尤其是Ulysses上写东西以后 就觉得Notion有点满足整理的欲望而已 然而是个 效能很低的“无用功” / NotePlan2 里面也能记笔记加tag了 ...

Show more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