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昨天梦到我回到了大学宿舍,从门口塞进来两份校报,第一份不知道为什么采访了我们舍长,还没仔细看完我就看到第二份封面角落居然 quote 了我一篇我九年前写的矫情文章,然后居然还有一张我的照片(那个东西清晰得完全不像是报纸的画质)。我在羞耻和生气怎么没经我同意就用我文和照片和开始看文有点怀旧之后,翻开报纸后面发现居然整版都是我们当年的照片和故事,而且有些竟然还会动的,I was like 怎么这么高清我的人人备份都没这么清可以给我一份原图吗。

然后白月光出现了坐在门口她的位子旁边,就着校报内容聊了几句。我说好像毕业之后其她人我都见过几次了只有你好久没见了。然后她走来我位子这边抱一下我聊了两句。surprisingly 她居然叫我椒椒(那个年代我根本不用这个网名),这两个字声音还特别像瓜片(现实里根本不像)。还聊了下她年底或者明年结婚我肯定是回不去了。与此同时想到虽然没看到这个未婚夫但肯定是个猪头,白月光怎么就这么嫁了。

然后场景就切到瓜片在跟我发消息说呼噜的事情然后焦虑,还不回我的回复,我刚准备打电话就被闹铃叫醒了。 :blobsweats:

我觉得会做这个梦肯定是因为前两天又看了一遍那些年、以前同学老公现在都变猪头、昨天晚上又看了天大起义和跟瓜片刚好在聊呼噜。 :thinking_very_hard:

· Edited · · Web · 0 · 0 · 5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豆豉

豆豉是一个开放、友善的长毛象实例,欢迎不同爱好、职业的象友进行交流,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豆豉的服务器位于美国,站长保证不会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请在提醒某些地区的朋友们注意隐私的前提下尽情邀请他们来玩吧!(没有申请理由的自动拒绝)